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桂民海央視自白當事實 媒體為何甘當愚民工具?

2016/1/19 — 17:30

【文:朝雲】

自莫斯科大審判起,共黨便慣於公審,迫人自承有罪,麻痺人民。

過去看新聞,早已見識中國,還會拉犯人遊街示眾、未審先判地播放犯人認罪的影像。

廣告

一直不解這這國家的法律。電視台何來權力進入羈留所拍攝,如何合法播放未經定罪的嫌犯自白?哪是一個怎樣的國度?

這不是「司法磨合」,而是中國司法的落後和醜陋,與人類文明的差距,要以世紀為單位。

廣告

過去雖覺噁心,但「被自白」者如郭美美,都是事不關己的花生,波瀾很快平伏。

然事到如今,謹請吾人尤其是報人,認清「自白」背後是什麼。為何有些人「自白」,有些人沒有?為何「自白」的次序,與被補(擄)的次序不一?

李波在港人聲援下很快現身,尚有無形的保護;然而自白經過剪接的桂民海,和仍未肯自白的人,背後的現實更加殘酷--他們正在受或軟或硬的迫供,不同程度的迫害。筆者最擔心未自白的人。

很多人對黨史對國情的認識,都遠超在下。但筆者不解,為何有些媒體,會將「自白」當成「事實」般轉述?為何甘當愚民的工具?究竟是真心膠,還是假膠?

你們還可以選擇。選擇是有成本,但筆者肯定,你們選擇的成本,都比筆者低。

香港需要全面的抵制,方能抵禦北方的專制。趁我們還可以選擇,就是選擇的時候。每個人都可以選擇,你們更有資格去選擇。

筆者正在讀蘇共黨史,方知蘇共倒台時,一如納粹的柏林失守,倉皇辭廟。憤怒的群眾包圍蘇共中央總部,幹部慌忙地銷毀文件,碎紙機不夠用,甚至要徒手撕。

沒有人能擔保,到時來得及撕去所有名字。

* * *

「他們向史太林提出唯一要求,在所有政治局委員前,承諾放過他們和家屬,與其他被告。。。史太林下令將被告帶進克里姆林官。兩人到宮裡時,驚訝地發現,其他政治局委員並不在場。不過史太林再次保證:『我們都是布爾什維克,我們都效忠列寧,追隨他的原則。不管老黨員的罪有多深,我可不想殺他們。』」

季諾維也夫和加米涅夫,是與列寧同輩的共黨元老。與列寧一同打天下,坐江山,也成為史太林清黨整肅中,第一批被害元勳,是為莫斯科大審判。經過用刑和威脅家人安全,他們決定自白,在公審中認罪換命。

「全部被告都被帶到國家安全局總部,關進地牢裡,警衛從大衣扣下板機,朝被告的頭顱發射。。。季諾維也夫跌到地上,叫史太林守諾言;另一被告因為病重,根本沒出庭應訊,在擔架上被殺。」

「幾乎所有被告的妻兒,都陸續遭逮捕謀害。」

到第二波審訊,秘密警察本已經羅織好罪狀,但史太林覺得不夠重,要求安插更嚴重的罪名:

「第一場審判,至少取得經過包裝的自白,但新計劃卻必須捨棄已經獲得的自白。有些訊問官覺得這樣做很難堪,乾脆和其他人調換案子。不過秘密警察還能感到羞恥的日子,就要結束了。」

「史太林堅持把托洛茨基扯進陰謀裡,重複了第一次審判時出的大紕漏。。。國際媒體的記者立刻就發現這個明顯不過的謊言。1930年代的奧斯陸,並非交通中樞。兩天後,挪威報紙便報道,1935年12月,沒有任何飛機在首都奧斯陸降落。。。托洛茨基藉這個機會糗了蘇聯政府一頓。」

到第三波審訊,還未被整死的,只餘在列寧遺囑中獲點名讚賞,原屬接班人的布哈林。

列寧在遺囑中說布哈林「是黨的最愛」;史太林則「太粗暴」,臨終前建議同志另立總書記。

布哈林自知難逃一死,被捕前向妻子拉林娜跪下。寫遺書會被搜去,他求太太背下他的遺言:

「。。。我非常確信,歷史的洪流將會把所有污穢從我頭上徹底洗淨。。。我要求共產黨的新世代,那些年輕而誠實的領導者,在全體黨代表大會上閱讀這封信,還我清白。。。同志們,請你們記得,共產黨光榮勝利的旗幟上,沾滿著我的鮮血。」

拉林娜沒被處死,但同陷囹圄。獄長告訴拉林娜,只要她肯公開譴責布哈林,就能重獲自由。她拒絕,陷獄八年,其後流放到勞改營和西伯利亞,輾轉共二十年。

「就像祈禱一樣。」拉林娜在獄中沒法寫下布哈林的遺言,唯有在心底反覆背誦。

赫魯曉夫上台,拉林娜才返回莫斯科。但前者與其後幾任領導,都拒絕拉林娜要求平反,直到戈爾巴喬夫上台。

***

史料主要援引自《審判的歷史》。因涉太多人名和細節,求簡潔而刪節,祈諒。

作者解釋,「被告認罪的事實一點不令人驚訝,他們之所以能夠接受公開審判,就是因為他們願意認罪。1930年代,只有六萬個蘇聯公民享有接受審判的『特權』,其他三百萬人都直接被槍殺,或死於獄中。」

「公開宣布有罪,幾乎創造了事實。。。有所懷疑的人,只能納悶若果真的沒有柴火,哪能產生這麼多煙。」

為何筆者不厭其詳援據歷史?因為「自白」真的有效。當年很多「真心膠」,真的相信莫斯科大審判:

「《紐約時報》的特派員主張,如果有人認為被告的自白是假的,是因為不了解俄羅斯人的心靈,應該多讀點杜斯妥也夫斯基」;「美國駐俄大使拍越洋電報回美國,『如果認為這場審判是演出來的,就得假設幕後主導人有莎士比亞的創造力。。。』」

(本文原題〈真心膠與假膠〉,現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