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桂民海認罪的十大爛尾

2016/1/21 — 12:19

資料圖片:桂民海(央視截圖)

資料圖片:桂民海(央視截圖)

1月17日晚上,銅鑼灣書店五人失蹤事件持續發酵。被中國政府稱為「首先是中國公民」、在泰國失蹤三個多月的瑞典籍股東桂民海,在央視及新華社突然以「桂敏海」身分「現身」,聲稱自己涉及2003年12月酒後駕駛撞死人,已經被法院於2014年8月判處兩年有期徒刑,緩刑兩年,但後來因為他在2014年11月「畏罪潛逃」,因此法院在2006年8月撤銷其緩刑,裁定收監執行原判的兩年有期徒刑。及至2015年10月,事隔九年,他決定因喪父、念母、「悔疚」而向公安「自首」,又強調自己「還是一個中國人」,呼籲瑞典政府尊重其個人選擇。此錄影短片播出後,惹起更大猜疑。箇中情節簡直莫名其妙,歹戲拖棚,人神共憤。

桂民海公開「認罪」片段的明顯謬誤包括至少以下十大重點。

廣告

一、新華社表示:桂民海搭飛機從香港前往泰國,然後潛入中國大陸「自首」。桂民海的確在到達泰國後失蹤,但經瑞典政府向泰國政府交涉,已證實桂民海根本沒有從泰國離境的紀錄,而泰國與中國又沒有接壤邊境,究竟桂民海是如何「自願回到」中國大陸「自首」?為何他要「繞個大圈」去泰國,然後「偷渡」進入中國大陸「自首」?更重要的是,目前所有證據,包括泰國當地的攝錄影像、目擊者的口供,都明確顯示桂民海是在泰國芭堤雅被活生生綁架,中國政府又可作何解釋?

二、桂民海失蹤後,瑞典政府曾向中國政府查詢,中國政府為何當時不答覆說此人已經「自首」,反而要在事發後三個多月各國表示深切關注之後,才發出這段短片?在桂民海「自首」之後,最近瑞典政府要求會見桂民海,為何中國政府置之不理?

廣告

三、央視播放的「認罪」片段顯然不連戲。桂民海的衣服、髮型、肥瘦竟在十分鐘內出現顯著差別,儼然他可以在一秒鐘內更換內衣。片段顯然經過剪輯。為何剪輯?為何硬要把至少兩次「認罪」的錄影偽裝成一次?刪除的片段有何內容?想掩蓋些甚麼?

四、公安部門聲稱:桂民海在2003年12月在寧波市「開車撞死女大學生」時,每100毫升血液,酒精含量達114毫克,超過國家標準80毫克而被判定為醉駕,所以他因「交通肇事罪」於2004年8月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兩年,緩刑兩年。但是2003年犯罪當時根本沒有80毫克這個醉駕標準(2004年5月才開始實施)。法律如何穿越時空?

五、新華社表示桂民海還「涉嫌其他犯罪」,「相關涉案人員正在配合調查」,所指為何?相關涉案人員是否包括李波等銅鑼灣書店人士?更重要的是,中國政府為何要以「擠牙膏」的方式,報導桂民海針對「一罪」的「自首」而閉口不談「餘罪」?難道他忽然「良心發現」自己的合作夥伴都是壞蛋,然後與家人不辭而別,取道泰國,穿越時空,「以自己的方式」進入中國,「自首認罪」和揭發他們,然後他們又陸續「以自己的方式」進入中國來「贖罪」?

六、桂民海在英國的女兒Angela於「父親現身」四五小時後收到父親英文信息,大意是:「Angela,我很好,請不要為我擔心。我是為了解決一些個人問題而自己回到中國的,若有任何人問及我,請保持沉默,這對我很重要」。為何桂民海自首後還要這樣對女兒寫出這樣的話?為何女兒的沉默會對他「自首」後的狀況很重要?為何這位了解父親的女兒表示她根本不相信父親真心說出這些話?

七、Angela進一步表示父親的中文名字一直是桂民海而非「桂敏海」,為何判決書僅以「桂敏海」名字作為被告人,而竟然會扯到桂民海身上?有報章表示桂民海本名的確是桂敏海,但更名時間不詳云云,但對於他的女兒Angela上述的說法,又能如何自圓其說?

八、2004年判決書中的「桂敏海」(46歲)為何比桂民海本人的真實年齡(39歲)大了七歲?他們還有可能是同一人嗎?

九、央視所展示的2004年刑事判決書是否膺品假貨?依我看來,極有可能。因為中國大陸判決書的格式是有嚴格要求的,不可能有「中華人民共和國」七個大字出現在「浙江省寧波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事判決書」這個標題之前!大家不妨到網上查找看看。這是一個小細節,但卻足以一舉推翻整個謊言論據。

十、如果他在所謂緩刑期間潛逃出境,亦即正如央視和新華社所言,如果他在判決後不久,真的害怕死者家屬異議而最後令他坐牢,導致他在尚未執行民事賠償的情況下,就決定在緩刑期間內,「按精心設計的計畫,冒用他人的身分證,以出境旅遊的名義偷越國境,輾轉多國,一直潛逃在外」,那麼他為何還會大張旗鼓在香港開書店、出版和販賣專門針對中共政權的爆料式政治類書籍?在中國大陸,獲釋的罪犯在緩刑期間,只要向公安部門「報備」,通常均可自由離境,他何必潛逃?

整部「認罪」大戲已經荒腔走板,光怪陸離。破綻多到已經不能稱之為破綻,疑點多到已經不能稱之為疑點。儼如有個騙子對你說:「我阿媽係男人,你老爸係女人,兩個結了婚,還殺死了我,我要你賠錢。」你絕對不會為這種貨色的謊話而感到憤怒,反而只會大笑一聲,請他去檢驗一些頭蓋骨下有無腦這個器官。白痴的習近平指揮無腦的奴才,拍出這樣的「認罪」短片來,既沒有能力羞辱到桂民海,也沒有能力欺騙到香港人,反而只是對整個共產黨綁匪集團最公開、最赤裸的自我羞辱和自我凌遲。這段短片可以輔以穿插上述十大問題的簡單對照說明,重新製片,再放上網,令共產黨的白痴醜態在全球世人面前無所遁形。

我甚至認為:中共集團這樣做恐怕不只是單純的愚蠢那麼簡單,而是故意公開表演它的愚蠢和粗獷給世人看,清楚地告訴大家:「我是流氓誰怕誰」、「死豬不怕滾水燙」、「你奈我如何」、「你吹得我漲」。換言之,這不是「不專業」,而是「活流氓」。不過,這麼露一手,黨的威信當然蕩然無存。然而,黨不需要威信,只需要大家害怕、迷惘、沉默(現在被那些共奴稱之為「不要揣測」)。如果大家真是如此,就會正中下懷,立即輸給了那個低能白痴的土痞子習近平。拒絕恐懼,拒絕迷惘,拒絕沉默,才可踏出逆境求存的第一步。

附帶一提,18日深夜,香港警方發稿表示:傍晚接獲廣東省公安廳警務聯絡科的覆函,表示「經了解,李波現在內地」,並附上李波「致特區政府有關部門」的信件,警方指內容與週日李波給妻子的信內容相若。警方表示:即晚去函廣東省公安廳警務聯絡科,要求安排與李波會面,並將進一步了解事件。

換言之,又是「擠牙膏」式回應,跟「經了解,李波姓李」那種回應層次本質雷同。試問:誰還不知道桂民海、李波等人現在身處中國大陸?最根本的問題是:原因、經過、時間、地點、狀態、後果,但是目前中共當局一點也不透露,令人髮指。當然,綁匪又怎會有空跟大家談心聊天,真心暢談自己綁架人質的心路歷程呢?大家無謂癡心妄想。

畢竟,共產黨已經撕下了偽善面具,露出了猙獰獠牙。從瑞典籍桂民海最初被稱為「首先是個中國公民」,到他最近自稱「還是一個中國人」,足證華人移民入籍歸化外國,成為外國人,取得外國護照,已經不能算是擁有甚麼「護身符」。反正共產黨已經豁出去了。只要共產黨覺得你是中國人,你就是中國人,成為共產黨可以綁架的對象。這就好比伊斯蘭國那些「聖戰士」不會先驗明某人的國籍,再去襲擊他們一樣;總之殺了他,他就是阿拉的敵人。無論如何,大家跟恐怖分子是沒有甚麼道理好講的。

然後,有人會問:那些由始至終是外國籍的人(非中國人),倒沒有問題了吧?非也。不用綁架,也可拘押。瑞典公民彼得·達林於1月3日在即將飛往泰國前,在北京機場被拘留,並且聲稱已經道歉。新華社表示:達林夥同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律師王全璋等人在中國大陸以「中國維權緊急援助組」名義活動,長期接受境外機構鉅額資助,建立了十多個「法律援助站」,資助和培訓無照「律師」、少數訪民,利用他們蒐集中國負面情況,歪曲擴大甚至憑空捏造,向境外提供「中國人權報告」,「通過被培訓的人員,插手社會熱點問題和敏感案事件,蓄意激化一些原本並不嚴重的矛盾糾紛,煽動群眾對抗政府,意圖製造群體性事件」。於是,在與桂民海認罪時相同的灰色背景下(就連戲棚都一樣),達林聲稱他對於自己的行為十分後悔,「我在中國從事了違反中國法律的活動,傷害了中國政府和中國人民,為此我要深深致歉。」真假對錯,恐怕已經不用多講了。共產黨,紅天下,假無畏,真無恥,正是全球人類的公敵!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