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梁凌杰公眾追思儀式 悼念人群中的他們

2019/7/11 — 17:41

上月初在金鐘太古廣場高處,掛上反對《逃犯條例》修訂標語後墮樓身亡的示威者梁凌杰,公眾追思儀式今日(7月11日)傍晚在香港殯儀館外舉行,陸續有市民到場獻花悼念。

早在追思儀式開始前,Cat 姐已到場協助打點,並運送了二千枝太陽花到場,派發與市民向梁先生致敬,「我們不會放棄,會帶著他的信念走下去」。Cat 姐解釋,太陽花喻意希望和歡欣,台灣學運亦以此命名,希望可以憑花寄意,所以購入一批太陽花,派發予前來告別的市民,「這是緊張時期,我們也要自強不息,我們不會放棄,會帶著他的信念走下去。」

Cat 姐稱自雨傘運動起就支持民主運動,她開設的基隆茶餐廳當年經常送飯予抗爭者。她表示,今次有更多人醒覺關心香港,對眾多年輕人參與「反送中」運動,十分感動,不過想不到會有人因此失去生命。

廣告

她對梁先生的輕生感心痛,認為撕裂是政府一手造成,不希望再有人會犧牲。她相信梁先生也希望港人繼續他的抱負,即使政府仍然漠視市民訴求、林鄭只以「壽終正寢」了事,「不要放棄,留得青山在,我們一定堅持到底直到政府回應訴求。」她說。「我們香港人要求不多,大多數人只想安居樂業,只求政府不干預我們的自由、讓我們這一家好好地生活。」

而在悼念的人群當中,包括莫先生和他 10 歲的兒子 Nigel。就讀小學四年級的 Nigel 表示,梁先生輕生他非常傷心,不希望再見到有人因為政府而犧牲。Nigel 又表示,自己幾年前曾支持林鄭月娥,但今次她強推修例,面對廣大市民反對亦不聞不問,感到非常憤怒。

廣告

莫先生表示作為父親,為有年輕人犧牲感到痛心及可惜,他希望年輕人無論如何都不要以輕生來抗議政府,有心事時應與別人傾訴。他又認為政府不能再「閃縮」,必須出來面對群眾,以及問責下台。莫先生又表示,林鄭月娥的態度非常差,對她日前指條例「壽終正寢」絕不收貨。

義務協助復修梁先生遺體香港生死學協會會長、英國遺體防腐師伍桂麟亦有到場。他在梁先生墮樓後,主動在 FB 發文,希望聯絡家人協助,「各人有不同角色,既然自己有能力,就希望為梁先生做點事情。」他表示這樣做是希望盡自己的力量安慰家人,讓梁先生可以好好地和家人見最後一面,也希望可以修補創傷,不會再有人以生命控訴政府。

他在「生死教育」專頁上也有發文,提醒人出路還有很多,「有很多人對於政府至今不理不睬,感到憤怒、似乎不見希望,身心都受著很大痛苦。不過一日有生命力量,一日還有機會,年輕人有衝勁創意,方法和出路都有很多,應珍惜生命不要絕命控訴。」

伍桂麟表示尊重梁先生和其他輕生抗爭者的決定,不過表示西藏很多民眾自焚,但對於不重視人民生命的極權政府來說,再多人命犧牲也未必能帶來改變,「我希望大家不要以生命作控訴,這不是最好的方法,有生命就還有機會。」

亦有義工在現場設立「樹窿」情緒支援站。現職社工的 Yao (化名) 表示,他們今天都是以同路人和普通香港人的身份到場,希望能為大家提供一個平台互相鼓勵、互相支撐。Yao 表示,樹窿街站是在第二名示威者輕生後成立,因為他們看到身邊不少人覺得無力,亦未必可以和親友傾訴。

他們在現場準備了畫簿和卡片,希望大家可以在「樹窿」放下自己的情緒,或者寫下一張卡片,再帶走一張別人的卡片,卡片背後亦印有支援服務的熱線號碼,「記住我哋唔係自己一個,而係有好多人同行。」

正就讀社工課程的 Nothan (化名) 亦表示,在抗爭路上很容易覺得孤獨,大家都是脆弱的雞蛋,「不過我哋依度有二百萬隻雞蛋。」

學生獨立聯盟召集人陳家駒下午 5 時許到場悼念。他表示近日也有參加因「反送中」輕生其他數名示威者的悼念儀式。他稱,自 2014年以來有很多年輕人看不到前景與希望,包括他自己在內,都曾因而感到消沉和氣餒,他更有朋友因而輕生。他指如果現在不繼續好好推動改變政制,犧牲的仍然是年輕人。

對於接二連三有年輕人因「反送中」輕生,他表示要銘記他們的訴求,他們的死是社會迫成。聯盟也有近月成立小隊,在社交群組見到表達有情緒困擾或有輕生念頭的人時,主動關注傾談或轉介協助,至今有數宗曾接觸過。

六月以來,連登仔以至普通市民通過不同行動表達「反送中」訴求,示威者在行動中會以「不切割、不流血、不受傷、不被捕」和「兄弟爬山,各自努力」為原則。陳家駒感謝不同派別願放下成見,改變了之前因路線之爭而發生互相指責的情況。他指今次運動激起了港人的「核心鬥志」,「無論中共如何分化抹黑,香港人最後也會願意放下成見團結一致。我對香港的未來很有希望,相信今次不單是反送中這般簡單,而是香港爭取民主的大型抗爭」。

陳家駒認為,港人十分聰明,懂得從過去的教訓中汲取教訓而進步,今次自 6 月以來「遍地開花」的抗爭模式,可能從未見於其他城市,他對未來香港爭取有民主制度仍持樂觀態度。他望著突然下起傾盤大雨,說「今次香港人團結一致,為抗爭接受不同的抗爭模式。一年前我不能想像,如有班人衝入立法會,外間將會割蓆、指他們是暴徒,但美國政府竟讚賞、稱示威者為追求民主人士,我相信未來一年會有更多奇蹟發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