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梁君彥和梁耀忠

2016/10/13 — 18:33

梁耀忠(左)與梁君彥(右)。

梁耀忠(左)與梁君彥(右)。

10月12日,70位新一屆立法會議員宣誓就職,並且選舉立法會主席。先不談許多非建制派(黨外)議員宣誓時加料、改音、俗語、符號、道具、標語、口號等超凡創意,以及姚松炎、游蕙禎、梁頌恆三人下週需要再宣誓時,應該如何應對及權衡輕重等問題。目前最令我關注的,莫過於新任主席梁君彥,以及愚昧古板、拂袖而去、疏忽地把梁君彥送上主席寶座的梁耀忠。這兩位梁先生敲響了香港警鐘,令人相當失望。

回顧當時,選舉主席的過程極度混亂。由於除了經民聯梁君彥之外,議員年資最長的民主黨涂謹申也是主席候選人,因此選舉主席的會議就交由年資第二長的民主派街工梁耀忠主持。梁耀忠面對各種混雜呼聲、要求、阻攔,陷入「腦交戰」狀態,竟然主動拂袖而去,莫名其妙地放棄主持會議職責,行徑儼如關公守華容縱放曹操,最後交由年資第三長的建制派石禮謙主持會議。石禮謙意外地執到令箭,立即否定姚松炎、游蕙禎、梁頌恆三人的選舉主席資格,而且不顧眾多議員反對,在擾攘後轉換地點開始投票選舉主席。最後一如各方預期,宣示剛剛成功放棄英國國籍、待人接物情商偏低、由中共幕後臨時欽點的功能組別自動當選「零票議員」梁君彥以38票當選,比預期的建制派總共40票還要少。另有3張白票。非建制派(黨外)議員基本上撕爛選票,散落一地,大部分人離場抗議。

廣告

一、梁君彥

梁君彥的政治問題是眾所皆知的。

廣告

(一)他是功能組別自動當選的零票議員,沒有任何民主選舉洗禮。昔日立法會主席范徐麗泰及曾鈺成均屬直選議員,與他的政治實力大相逕庭。

(二)中共施壓給有意參選的謝偉俊、田北辰、張宇人等議員(謝偉俊、田北辰均有直選民意基礎),叫他們不要選,臨時突然刻意開路給梁君彥。建制派含涙投票,梁君彥勝出但不光榮。

(三)梁君彥曾任立法會內會主席,按其當時表現,似乎不太熟悉議事規則,而且蠻橫霸道,冷酷無情。其武斷剪布、刪減議員拉布修訂議案、否決中止待續辯論、限制發言時間及次數等粗暴做法,一旦持續,很可能激化社會矛盾及引發憲制危機。

(四)梁君彥待人處世情商不高,難以溝通,資質庸愚,沒有幽默感,更乏太極功及狡狤小聰明。

(五)梁君彥宣示他自己剛剛成功放棄英國國籍,但是他的居留權問題尚未完全獲得確定,而且他尚未充分解釋自己當年為何想要取得英國國籍,而不做一個「驕傲的中國人」,又為何現在卻要突然極速放棄英國國籍,做回一個「驕傲的中國人」。為了權位,他竟然丟掉他的國家?

他說自己當選後心情沉重,但香港人的心情肯定比他更沉重!未來四年,非建制派(黨外)雖有30席,但是絕不輕鬆。中國共產黨專政集團找來梁君彥擔任立法會主席,大家即可預期強硬、庸愚、粗獷、冷酷之事將會陸續有來,必須嚴陣以待,升級抗爭。

二、梁耀忠

至於梁耀忠,他為甚麼會主動放棄主持會議,變相疏忽地把梁君彥送上主席寶座?他本人在不同場合分別解釋的理由有二。

一是他說自己角色很尷尬,覺得選主席過程有很多不理想的地方,特別是由於自己不是主席,難以行使主席權力,所以繼續主持會議意義不大,才會交由其他議員主持。他自稱已盡力按議事規則讓議員提問,然而很多民主派議員感到不滿,希望他留難或不讓梁君彥當選,但他自問沒有能力再做下去,所以寧願不繼續主持會議。他為在過程中做得不好道歉。他也強調當時已經表明自己不願主持會議,完全只因自己是資歷深的議員,才會勉強主持選舉主席的會議。

二是對於姚松炎、游蕙禎、梁頌恆三人不在選舉主席的選舉人名單上感到不滿,周旋無效,於是拂袖離去。梁耀忠在主持會議前,立法會秘書處給了他一張議員名單只有67人,只派票給67人,但梁認為雖有3位議員的宣誓受到質疑,但他們的議員身分無庸置疑。他認為70位議員全部都應該有權投票,但這已經超越了「議事常規」賦予他的權限云云。他堅持涉事的3位議員有無投票權應先釐清,否則選舉結果不公正。梁耀忠在其要求不得要領下,他放棄主持以示抗議。

儘管我了解與尊重梁耀忠的憨直人格及差劣口才,但我實際上無法理解上述兩點解釋、論點、論據、邏輯。我反覆讀之,只覺都是遁詞、贅詞。據我善意理解,他的心態可能很簡單:「我不是主席,只是主持人。我寧願走人,也不要越權。民主派希望我越權去取消梁君彥的立法會主席候選人資格,我想做但我不能做!建制派差點逼我主動越權去爭回三位議員的選舉主席資格,我想做但我做不到!我是主持人,只是主持這個選舉主席的會議,方便大家討論,沒有任何權力裁決任何實質問題,否則就是兩個字:越權!你們都逼我越權,我退出!」試問:難道這就是高風亮節?

10月13日,梁耀忠召開記者會道歉,同時增加了一項新解釋。他說他事後看見在石禮謙接手主持會議之後,立法會秘書處及法律顧問竟向石禮謙表示石禮謙有主席的權力,不只是主持。梁耀忠認為這不只是誤導,而是出賣。事實上,當天在梁耀忠主持會議時,秘書處不斷向他傳字條,提醒他「你不是主席」、「暫停會議」等。梁耀忠認為自己沒有主持會議經驗,只能遵守議事常規,信任立法會秘書處及法律顧問的意見,很無奈,很抱歉。

我依然不認同他的做法和解釋。雖然我不認為他是「鬼」(他在支聯會、六四、七一、街工的長期表現可以為證),也不認為他這次與建制派「事前串通同謀」,但是他的「腦交戰」式思維混亂、徬徨無知、不識大體、庸愚懦弱,還是相當值得譴責。

(一)本末倒置:立法會議員是民意代表,秘書處及法律顧問只是輔助者,根本沒有民意授權,因此議員是本,秘書處及法律顧問是末。這是最基本的政治常識。梁耀忠議員顯然本末倒置,把秘書處及法律顧問的字條、耳語視為一種干擾及壓力,但其實任何議員都根本不用理會這些閒言閒語。香港立法會秘書處不是中國共產黨總書記,沒有任何政治權力。不冷靜,不剛強,耳朵軟,心徬徨,還要指斥那些別有用心的輔助者「出賣」自己,未免無稽,主客不分,本末倒置。

更有甚者,梁耀忠堅持容許姚松炎、游蕙禎、梁頌恆三人參與會議及在會議中提出規程問題。秘書處根本沒有阻止,亦即選擇性聽從了梁耀忠的指令,形同默認了梁耀忠推翻了秘書長陳維安指三人宣誓無效的判定。梁耀忠真的自覺無權嗎?梁耀忠事後大可要求秘書處公開澄清,但在整件事上梁耀忠正是做決定和需要負責的人。

(二)模糊焦點:我無從理解「主席」與「主持」以及「暫停會議」與「休會」之間的糊塗文字仗。我甚至認為這種討論實在極度無聊。關鍵只得一個:梁耀忠主持這次會議時,他有無正當合法權力,要求先待姚松炎、游蕙禎、梁頌恆三人的就任或無法就任的結果獲得全面確認,要求先待梁君彥沒有外國國籍及居留權獲得全面確認,然後宣告即日暫停會議,擇日再次開會?顯然有。沒有任何越權,符合正當程序,貫徹公義精神。不為也,非不能也!否則,如屬客觀不能,那麼他針對秘書處「誤導及出賣自己」的指控,究竟從何而來?豈非前後矛盾?

三、辭職

梁耀忠的錯誤已經鑄成,梁君彥已經即日當上立法會主席。梁耀忠真的要深切反省,應該被選民記一大過。

坊間有人提議梁耀忠立即辭去其超區議席,啟動補選,促成全港變相公投。我認為悉隨尊便,但如果我是梁耀忠,我會立即辭職,啟動補選及變相公投。

試想:未來四年,梁君彥肯定跋扈橫蠻,每當選民憤慨之際,肯定會想起梁耀忠正是梁君彥的「變相造王者」,梁耀忠肯定無法理直氣壯,必須低頭忍辱,何苦呢?

倒不如及早離去,啟動變相公投,既可一舉兩得,也可給梁耀忠機會反省,轉進至更適合自己能力與性格的工作崗位上,避免糟塌街工多年以來辛苦建立的形象和聲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