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梁國雄獲法庭批准 到旺角參與社民連周年晚宴

2015/1/2 — 19:03

圖左:黃浩銘,圖右:梁國雄,資料圖片:梁國雄facebook page

圖左:黃浩銘,圖右:梁國雄,資料圖片:梁國雄facebook page

社民連主席梁國雄、副主席黃浩銘、成員陳寶瑩,去年11月在旺角佔領區妨礙公職人員清除障礙物被捕,案件下午在九龍城裁判法院續審。3人因應明天傍晚,社民連在旺角一家酒樓舉辦八周年晚宴,提出修改保釋條件,請求在短時間內豁免進入旺角指定範圍的限制,獲法庭接納。

裁判官指,3人在維持原有的保釋金額下,批准他們在明天下午5時至晚上12時進入旺角限制範圍。控方提醒他們,要預留時間在凌晨12時前離開,否則會牴觸保釋條件。

梁國雄在離開法庭時表示,警方向法庭申請禁止被捕人士踏足旺角指定範圍,涉及濫權,法庭浪費很多時間處理保釋條件,質疑有關的做法影響他們的人權自由。他會在本月19日案件再提訊時,就保釋條件提出上訴。

廣告

黃浩銘則在Facebook再次批評,禁制他們進出旺角特定範圍的保釋條件並不合理:

我、長毛及寶瑩因要出席明晚社民連會慶,向法庭申請豁免保釋條件。

裁判官已批准我們三人於明日下午五至十二時進入禁制範圍,讓我們可以出席會慶,大家明晚記得來喇!

然而,我需要一再強調(我已在法庭說過),這個保釋條件是極不合理的。第一,律政司至今仍無任何證據呈交法庭證明我們違法,我們徹底是無罪之人,不但表面證供未有成立,我們更仍未答辯!此條件無疑剝奪我們的基本公民權利,亦有未審先判之嫌,與14歲女童案無異,絕對是濫權;第二,禁制範圍比原本禁制令範圍大數倍,並不合乎比例;第三,我根據《基本法》第三十二條有宗教自由,裁判官批准我參與在禁制區內的宗教集會,但當時卻拒絕讓我出席社民連晚會,同樣剝奪《基本法》第廿七條給我的集會自由,更沒有交代拒絕我的原因。而今次申請,裁判官又改變初衷讓我出席,我認為,今次裁判官也是基於形勢作出判決,而非根據法理。如果連法庭都屈服於形勢壓力,而非按法理辦事,怎能服眾?法庭的威信只會在港人眼中慢慢流逝,法治又如何成全?

廣告

圖:黃浩銘Facebook

圖:黃浩銘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