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梁天琦囚6年】官:有預謀有組織 需判阻嚇刑罰 拒考慮政治訴求及背景

2018/6/11 — 12:13

旺角騷亂案中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因一項暴動及一項襲警罪,今被判入獄6年,另一被定罪的被告盧建民則因暴動罪被判囚7年。辯方律師求情時稱,當晚事件有其社會政治背景,又稱本案被告和一般罪犯不同,但主審法官彭寶琴判刑時拒絕接納有關說法,彭寶琴判刑時指,根據英國暴動罪案例,法庭絕不容許任何人將民生或政治等爭議訴諸暴力行為,法庭必須「毫不猶豫」地拒絕辯方以被告的政治訴求作為求情因素。

盧建民、黃家駒將就刑期上訴 梁天琦未決定

本案判刑最重、被判入獄7年的盧建民的代表律師表示,對刑期感到意外,會提出上訴,至於被判囚3年半的認罪被告黃家駒,其律師亦表示會就刑期上訴。

廣告

梁天琦的代表律師則表示,梁天琦未決定是否提出上訴。

法官:法庭判刑時不會考慮政治動機

廣告

彭寶琴判刑時引述案例指,如果社會出現了目無法紀的行為,法庭不能關注事件是否源自幫會爭鬥, 還是政治動機,法庭唯一的關注點,是案件涉及的暴力和社會安寧被破壞的程度。

彭寶琴強調,暴力行為從本質上違背了文明社會下理性討論和彼此尊重的原則,並引述終審法院處理黃之鋒一案(公民廣場案)指,法律從來不容許任何人以非法手段行使其自由,強調如果任何被告的行為一旦超越法律的界線,他們就必須受到法律的制裁,而不能說執法者是剝奪了他們的集會自由。

彭寶琴指,警方於案發當晚到場,最初只是為了處理報稱有人被的士撞到的交通事件,但後來人群卻在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黃台仰的指揮下,主動衝擊警方防線,阻止警方執法、並以報復性行為發洩在警員身上。

至於律師求情時曾指,盧建民當晚的行為是因為他對警方累積了憤怒和偏見所致,但彭官強調,有關背景並不能作求情因素,「否則社會可能會誤解,以為對政府或現狀不滿,就能訴諸暴力行為。」

辯方律師求情時又曾指出,本案各被告所涉及的行為對比當晚整體事件,情節屬相對輕微,但彭官援引案例指,暴動是一項集體性質的罪行,其嚴重性在於被告以聚眾方式作出違法行為,試圖以人數之多達成其共同目的,因此無論被告是以何種方式參與,他們都不是單獨犯案的人,任何參與的人都是咎由自取。

彭寶琴又援引澳洲案例指,任何被告以擁有強烈意見為由作出暴力行為,將其意見強加諸社會上其他人身上,無論其動機再良好,行為都有如騎劫社會上其他人,法庭是絕對不能接受的,因此刑罰的阻嚇性將會是判刑的首要考慮。

有預謀及有組織   需判阻嚇性刑罰

彭寶琴指,案件發生當晚原是大年初一的喜慶時節,但當晚人群當中有不少人戴口罩,手持盾牌,認為有關證據已足以證明當晚的行動是有預謀及有組織,並涉及嚴重暴力情況,因此法庭必須判處具阻嚇性刑罰。

彭寶琴又指,當晚盧建民早於9時多就已在旺角現場出現,並曾幫小販將木頭車推出後巷及和應黃台仰發言,不理會現場警方勸告,並曾多次向警方防線投花盤等物件,顯示他一直積極參與在事件當中,因此判處盧建民7年監禁。

至於牽涉梁天琦及黃家駒的一項在亞皆老街上暴動罪,彭寶琴指,當時在亞皆老街上的人群數目是警員的數以十倍,強弱懸殊,人群更無故突然從後襲擊沒有裝備的交通警員,並對警員拳打腳踢,無視他們沒反抗能力,人群完全失去理智,導致警員需要兩次鳴槍警告,形容當時在亞皆老街上的暴動是「極其嚴重的」。

公眾席上有人泣不成聲    王婆婆嚎哭

彭寶琴又指,雖然陪審團就針對梁天琦的一項在砵蘭街上參與暴動罪並未達成有效裁決,但證據顯示,梁天琦當晚大約9時許就已在砵蘭街現場出現,並一直觀察現場情況的發展,因此他之後走到亞皆老街並在亞皆老街上襲警,明顯是積極參與在亞皆老街上的暴動行為, 因此判處梁天琦6年監禁。至於梁天琦開審前已承認的一項襲警罪名,則被判處12個月監禁,與暴動罪刑期同期執行。

而黃家駒則因為在亞皆老街暴動開始不久後已被捕,對後來的事件並沒有參與,再加上他認罪,被判處即時監禁3年半。

三人聞判後反應平靜,盧建民仰頭輕嘆,反觀公眾席上則有人泣不成聲,大叫:「堅持啊,我哋等你出嚟啊」,經常出席社運場合、人稱王婆婆的王鳳瑤更於5樓大堂的法庭延伸部分內尖叫嚎哭。三人被懲教人員帶走時和公眾席上人士揮手道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