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梁天琦案看香港殖民地體制

2018/6/15 — 12:02

圖片來源:城寨 Facebook

圖片來源:城寨 Facebook

中共一直聲稱要去殖化,而殖民地體制的本質,就是嚴刑峻法,由於英國人是外來政權,所以會訂定一套嚴苛的法例去對付殖民地,以防叛亂。但中共另一方面就熱烈擁抱這套嚴苛的殖民地法律,目的同樣是用來鎮壓反對聲音。

英治與共產黨管治的分別,是英人會從政治上調節手上權力,嚴刑峻法大多備而不用,原因不是善心,而是他們也受制於獨立的英國媒體、民選政府及文明的官僚體系。一九六六及六七兩場暴亂,用今天標準看是輕判,英人反而從政治層面著手改革殖民地管治,建立民政專員,溝通官民關係,改善勞工立法,緩和社會矛盾。反觀今天由於背後的主權國宣揚「依法治國、一切從嚴」,又有反分裂對付港獨的政治指示,特區政府自然不會從政治上解決兩次社會衝突的背後矛盾,而一味從高壓入手,利用九七前殖民地惡法去對付反對者,所以律政司選擇最嚴重的罪行作起訴。佔中三子亦如是。若政府要從政治層面處理分歧、解決矛盾,在起訴示威者問題上,也不會過份嚴苛,所以才出現了 1966 九龍騷亂領袖及 1967 左派暴徒,若不涉嚴重傷人及死亡,多會輕判的情況。

至於法官,我不認為今天他們是受共黨指示判案,而是他們本身對殖民地嚴刑峻法無能為力,也不敢指出問題所在,當律政司用重罪起訴時,他們便不多不少,按這些嚴苛法例判案。但有一點值得商榷,是所謂判以「阻嚇性刑罰、遏止一股歪風」,就是否可以對政治案件施以重罰呢?這由彭寶琴及之前判黃之鋒入獄的楊振權,均在判詞中有這些說法。

廣告

我始終認為旺角騷亂及佔中不是一般刑事案,背後有特別的背景及成因。我認同當強姦案愈來愈多,法院作出重判以遏止歪風。但政治案件怎可能不考慮其成因、背景,就因要遏止歪風而重判呢?這個決定本身不就是政治決定嗎?

旺角騷亂案梁天琦、盧建民六年七年重囚,令香港終於現出了嚴苛殖民地體制的本質。

廣告

 

原刊於城寨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