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梁天琦與 Ricci Hall

2016/3/5 — 16:18

Ricci Hall 網站圖片

Ricci Hall 網站圖片

梁天琦在訪問中提到如何帶領Ricci Hall打敗St. John’s College。

我在HKU上Hall莊的時候,人們有個說法,就是沒有quit hall而能夠畢業的Riccian不能睇小。

廣告

Ricci Hall(利瑪竇堂)的文化跟其他hall很不同,如果hall是希臘城邦的話,他們就是斯巴達(St.John’s College大概是雅典。他們講求團結和輩份,做細的會被「大仙」(senior)的不斷作思想和體能操練,喜歡的會很喜歡,受不了的會quit。

當很多hall莊要不斷平衡不同的群體的利益和訴求,上莊好像做區議會那樣的時候,斯巴達就全hall上下像日本熱血漫畫般日操夜操。

廣告

不同的hall因為歷史、收生規定、規模不同*,所以有不同的文化,百貨應百客,沒有哪種比哪種好,正如其他中學的學生很難明白為什麼兩間男校會為學界比賽那麼投入一樣,這只是喜好和文化差異。

如果把Ricci那種斯巴達式文化用在社運,核心團隊應該會有很強的行動力,Ricci Hall那種斯巴達式訓練有用武之地。香港的社運組織一向不甚有組織,要做到斯巴達式組織文化,過程一點也不容易,始終不人人都是連續數年晝夜被大仙思想上和肉體上操練的Riccian(他們也不斷有人quit hall),要成功維持的話,需要領導者有很強的意志力和感召力。

 

* HKU 的hall 分為U Admin和Non-U Admin,Ricci 和 St.John’s 是Non-U Admin,可以自主收生,即是能選擇最認同其理念的申請者,宿生基本上是自願被hall的文化同化的,其他U Admin 的hall 必須依照大學規定收生,當中大部分宿位會以居住距離計分,宿生不一定認同其理念及文化,所以宿生會比較像區議員,需要平衡hall內不同想法和文化。

-----分---隔---線-----

//18歲考入港大開始,梁一直住在利瑪竇宿舍(Ricci Hall)。港大舍堂文化濃烈,目前擁有16間各有特色的舍堂,建於1929年的利瑪竇是全男生舍堂,有相當精彩的校友名單:大律師李柱銘、才子黃霑、歌手許冠傑、商賈何鴻燊都曾在這裏住宿。利瑪竇又以體育見長,入住的學生一般報名參加三支體育隊,競逐舍堂間的體育聯賽,為利瑪竇爭奪冠軍獎盃。
梁天琦參加了田徑、足球、袋棍球三隊,形容自己大學前三年過得像「全職運動員」,天天訓練,顧不上上課。苦練難熬,不少學生退出宿舍,梁亦想過放棄,但他說,失敗的恥辱刺痛了他。

頭兩年,利瑪竇都在聯賽中落敗於另一間老牌舍堂聖約翰(St John‘s College),痛失獎盃。「我們同齡的人是不是太廢了?我們真的不能再輸了!」
那時候我叫人做什麼,別人都要做,沒人反駁我,好像皇帝一樣。
梁天琦「一定要贏」的想法徘徊在梁天琦腦中。大學三年級,他當選利瑪竇的宿生會主席,決心帶領全宿舍120多名男生一起奪勝。梁天琦說,「那時候我叫人做什麼,別人都要做,沒人反駁我,好像皇帝一樣。」梁天琦興奮地回憶帶領一整支年輕軍隊的感受,教他們「如何訓練,怎樣做人」,也在他們犯錯時「屌他們」(註:狠狠教訓)。

梁天琦說,自己是從這幾年的「舍堂皇帝」經驗中學會怎樣動員,「不惜一切,甚至犧牲個人利益,一起去達成目標,一起去贏。」他不斷強調,利瑪竇的精神就是「團結、忠誠、犧牲」。

大學三年級,他帶領他的「軍隊」一舉打敗聖約翰,勇奪港大舍堂最高榮譽——馬來人盃(Malayan Cup)。說起當時的勝利,說話一直慢條斯理的梁天琦突然眉飛色舞:「證明我們這一代人,我們同齡的人是得(行)的!」// ( 端傳媒訪問 )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