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梁天琦、黃家駒、盧建民上訴聆訊陳詞完畢 法官押後裁決

2019/10/9 — 14:39

左起:黃家駒、梁天琦、盧建民

左起:黃家駒、梁天琦、盧建民

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因 2016 年年初一旺角騷亂被控暴動等罪,判囚6年,他與同案另兩名被告其後提出上訴,案件今於高等法院聆訊。梁天琦一方陳詞指,本民前成員當晚的原意為小販爭取權益,法庭不應完全不考慮此動機。法官聽取各方陳詞後,決定押後頒布書面裁決。

梁天琦及黃家駒的代表律師均表示不會就定罪提上訴,只就刑期上訴,而盧建民則就定罪及刑期提上訴。各人代表律師又就刑期上訴陳詞。

梁天琦代表律師駱應淦:原審法官量刑考慮無關係事實

廣告

代表梁天琦的資深大律師駱應淦指,梁天琦原面對兩項參與暴動罪、一項煽動暴動,及一項襲警罪,他開審前就襲警認罪,煽動暴動及一項參與暴動則經審訊後獲裁定罪名不成立,但原審法官彭寶琴量刑時將其他與被定罪罪名無關的事實納入考慮,包括指本民前事前曾在網上呼籲「撐小販」、及梁天琦被捕後有人在快富街縱火等。

駱應淦指,原審法官在判刑理由中指,由於參與暴動的人士並非單獨行事,暴動罪的量刑不能僅以被告的個人行為為基礎,但駱應淦質疑,若以此為原則,是否代表在暴動中叫口號的人及燒車的人,都要負上同樣刑責。駱應淦又強調,本民前當晚到旺角的原意是為小販爭取權益,法庭不應完全不考慮此動機。

廣告

駱應淦又指,彭官在判刑理由中提及人群戴口罩、眼罩及頭盔,顯示暴力行為「有組織、有預謀」,但駱應淦反駁,這些物品本身並非攻擊性,而是作保護用途,彭官不應以此認定被告的行為有預謀。

駱應淦指,同為旺角初一衝突的楊家倫案及鄧浩賢案,分別涉及將火種放在一架的士後及在山東街掟磚,案情被梁天琦涉及的亞皆老街暴動嚴重,但兩案分別以5年及4年半監禁為量刑起點,質疑梁天其被判囚 6 年太重。

盧建民代表律師:7年監禁明顯過重

代表盧建民的大律師劉偉聰亦指,盧建民被指在砵蘭街向警方防線多次投擲泥沙等雜物,案情相較楊家倫及鄧浩賢案輕微,7年監禁明顯過重,希望法庭能適當調低刑期。

代表黃家駒的大律師陳銚明陳詞時則指,黃家駒當日在亞皆老街上用發泡膠箱打向警員,其後已立即被制服拘捕,他身上無磚頭或其他武器,控方亦無證據顯示黃家駒當晚在旺角其他地方出現過。陳銚明指,黃家駒當晚只是經過旺角,出於義憤才襲擊警察,之後他已感到非常後悔並選擇認罪。

陳銚明又認為,香港的教育制度「不完整」、傳媒報道偏頗,「誤導」年輕人做他們認為是正義的事情,希望法庭能考慮黃家駒知錯,寬大處理。不過上訴庭法官朱芬齡提醒陳銚明,指他不應發表個人觀感,而是應該基於證據陳詞。

不過律政司刑事檢控專員梁卓然指,法庭在楊家倫一案中已確立暴動罪要考慮的量刑因素包括:(1)暴力的程度;(2)暴力的規模;(3)事件是否有預謀,及(4)涉案的人數。梁卓然指,暴動罪判刑必須考慮案件的整體情況及規模,即使某些事情是在被告本身無參與或是在其被捕後才發生,亦不代表法庭不應將該些事件納入量刑考慮。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