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梁振英妄想驅逐議員

2015/4/1 — 11:33

3月25日,當選特首3週年的梁振英表示:支持佔領運動的民主派人士很可能在今明兩年的區議會和立法會選舉中「受到懲罰」,而且一旦佔領運動再次發生,他相信大眾絕對不會再寄予同情。畢竟他的說法形同公然自我尋求安慰,自欺欺人,粉飾太平,向上邀功。當被問到如何處理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拉布」等行為時,梁振英呼籲:香港市民登記成為選民,用選票將這些議員「逐出議會」(vote them out)。這是繼他在2012年底呼籲香港市民「放聲喝罵」(shout at them)那些阻礙政府迅速推出政策的議員之後,另一番黑幫流氓式胡言亂語。由始至終,最應該召喚救護車入院接受躁狂症和人格違常精神病治療的,是梁振英本人,不是他的女兒。

不過,我很感謝梁振英。他爆出一句「用選票趕走他們」(vote them out),夠亢奮,夠輕挑,變相幫共產黨「倒米」。試問:誰會真的在聽了他的鬼話後,忽然改變初衷,忽然拋棄冷漠,轉而投票支持他們原本不支持或者不熟悉的民建聯和工聯會,力阻民主派候選人當選?另一方面,又有無人會受到他的荒謬言論刺激,把對他的憤怒轉化成選票,反過來支持民主派候選人,擺明令他丟臉?香港人如今再次看清楚他和幕後中共集團愚蠢和醜陋的真面目了。梁振英可以為了權力、任務、榮耀,不惜發出「用選票趕走他們」這類愚昧低智的獅吼狼嚎,公然展現「我是偏袒,誰怕你們;香港營內,越亂越好;趕走你們,我黨獨尊」的好鬥煽亂和剛愎自用卑劣人格,決定一條黑路走到底。畢竟一個專制獨裁集團竟然要求民眾動用選票把民主人士「趕走」,真是相當諷刺,後果只會適得其反。還是自由黨議員田北俊說得謙厚隨和:「今時今日梁振英特首民望也不是很高,到底他出來呼籲之後,有多少市民會聽他意見而不投票給泛民,真的不知道。」梁振英,你這麼好勇鬥狠,請你繼續說下去吧!年年講,月月講,日日講!有你這個負面助選團員,今明兩年民主派候選人或許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懷有不同政見的政治人物針對競爭對手,一般可以大談「用選票趕走對手」(vote them out),但是必須遵守一項最基本的道德:公平對等。僅獲得689票的梁振英,如今呼籲香港市民「用選票趕走」各有過萬票民意授權的民主派直選議員,已經相當荒謬。更重要的是,香港普羅市民根本無法「用選票趕走」梁振英及一眾地下黨與親共奴才,導致他們長期霸佔特首及高官職位,肆虐香港政壇,對等嗎?放眼中國,大陸民眾更加根本無法「用選票趕走」共產黨和習近平,公道嗎?

廣告

26日,特首梁振英出席立法會答問大會,續與民主派議員爭辯何謂「真普選」。他指民調結果顯示香港市民接受按人大831決定落實普選的比例較不接受者為高(這種說法當然不盡不實),呼籲民主派議員為香港民主著想(事實上只不過是為了中國共產黨落實假普選著想),不要剝奪500萬選民投票權(但卻要剝奪他們當中絕大多數人的提名權),支持所謂「政改」。梁振英指各地選舉法制不同,「每個社會都有他們的真普選,每一個社會的普選都是真普選」。民主黨議員黃碧雲立即反問他:緬甸、朝鮮、中國大陸是否正在實行「真普選」。梁稱「根據當地的法律所實行的普選,就是該地方的普選」;同理,香港經提委會過半數提名後產生候選人的「普選」也是「真普選」。

畢竟這種說法低劣弱智,違背常識,恬不知恥,令人啼笑皆非。這也是梁振英「語言偽術」的死穴之一:用詞涵義相對化、空洞化。根據他的說法:某個社會或某部法律所定義的概念,就是該地方對該概念的定義,但未必是其他地方對該概念的定義。這個自我封閉的循環論證和概念定義,貌似無懈可擊,但是它在語意分析方面卻是站不住腳。他在這裏刻意隱藏了「誰人躲在幕後去定義」這個核心議題,同時故意拋出「社會」、「地方」這些空泛名詞,存而不論,誤導大家相信有個叫「香港社會定義的普選」,實則不然。事實上,梁振英口中的所謂「普選」,從來不是由「社會」這個空泛集合體所定義,而是由「中共獨裁者習近平」通過「人大決定」這個統治工具所定義。由於毫無民意授權的「習近平」正是定義何謂香港「普選」的始作俑者,這個定義僅適用於「習近平」供他自我尋求安慰而已,絕不適用於你和我,以及其他香港市民。明白到這一點,梁振英所謂「根據當地的法律所實行的普選,就是該地方的普選」這句「鬼話」,其實可以「翻譯」成「根據習近平通過人大決定這份文件所下的定義而實行的普選,就是香港的普選」這句「人話」,那麼真相自然大白,醜陋盡顯,思維清晰,除魅解毒。

廣告

梁振英還意猶未盡,聲稱《基本法》已經頒佈25年,但25年來從未聽過民主黨主席劉慧卿指《基本法》訂明的不是真普選,反而是她直到目前「臨門一腳才提出」,暗示她不夠老實。這種說法顯然漠視了2014年8月31日人大常委會「落三閘」的荒謬決定,才是真正在「臨門一腳才提出」!難道《基本法》早有寫明「提名委員會機構提名、過半數門檻、2至3位候選人」這類混賬要求嗎?既然提名委員會要具有「廣泛代表性」,為何偏偏不容許全港選民普選產生提名委員會全體成員?既然提委會必須「按民主程序提名」,為何偏偏不可以嚴格遵從「公民提名結果」這個完全「以香港選民為主體的程序」來提名特首候選人?由此可見,25年前沒有寫出來的,人大決定去年才明確寫了出來。梁振英暗示民主派議員不老實,但事實上誰才是真正不老實呢?如果套用梁振英的說法,我也大可以說:梁振英人生在世超過60年,但60年來我從未聽過有人叫他689,反而是大家近年「臨門一腳才提出」這個諢號,大家實在不夠老實。這種說法通嗎?

梁振英還聲稱:放在議員面前的選擇是按《基本法》及831決定落實普選,抑或仍由1200人選委會選特首,「哪一樣更加民主呢?香港市民心中有數,清清楚楚」。的確,我們心中有數。兩者在本質方面同樣不民主,根本沒有比較兩者程度高低或數量多少的必要。不過,如果我們選擇「先由中共篩選,再交由所謂500萬合資格選民一人一票假普選」,那麼中共集團屆時就會指稱《基本法》所承諾的「普選」已經在憲政層面完全終極實現,以後在實際操作方面就會大概維持,只可修改枝節,而「落三閘」的人大決定更加絕對不能動搖,那麼「真普選」將會遙遙無期。更重要的是,如有任何民主派議員接受「500萬選民一人一票假普選」就是「普選」或「政改」,進而投票支持,那麼他就是違背最基本的良知、道德、常識、知識;倘若奢談再多溫和、中間、含淚、妥協、策略、大局,都是於事無補。另一方面,「繼續由1200人選委會選特首」的確是原地踏步,絕非普選,但是至少沒有人會指稱它是「普選」,因此香港民主運動就會繼續有奮鬥方向和動力,共同思考和探索本土、民主、獨立等一系列政治出路,不會墮入「真假普選」爭論的圈套和絞索,徒然浪費時間和精力。總而言之,「真小人」遠比「偽君子」好。同理,「非普選」遠比「假普選」好。識者慎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