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梁振英所為何事?

2018/8/31 — 12:03

兩位學者談論前特首梁振英一些舊事,即惹來其代表律師的警告信,要求收回言論,否則依法追究。不過,此舉不但無法釋除眾人的疑慮,處理不當的話,更會損害自己本已十分低迷的民望。

梁振英的律師信是要制止他們的兩項質疑,一是收受澳洲公司 UGL 四百萬英鎊酬金是否恰當,二是他是否跟黑社會有聯絡甚或合作。面對挑戰,梁振英該冷靜面對,開誠布公,詳盡回應質疑,而不該用律師信指控發言者誹謗,以求中止討論。

其實 UGL 文件公開接近四年,早已有人向廉政公署舉報案件有可疑之處,要求調查。今年二月,律政司澄清,仍未決定是否就該案提出檢控,可見案件仍未完結。梁振英若認為案件無中生有,自己無辜受累,甚至調查使他受到無理的困擾,為何不向法庭申請禁制令,勒令停止當局調查?他沒有這樣做,卻向法律學者張達明發律師信,指他對 UGL 一案的說法屬於誹謗,目的就是要他噤聲。

廣告

奇怪的是,張達明沒有回覆梁的律師信,更沒有收回他的言論,但梁至今並無入稟法院控告張達明誹謗。究竟是梁想通了,決定網開一面,大事化小再化無,或者終於認同張的說法合理,還是律師信只是虛幌一招,靠嚇而已,對方不為所動,只好自己嗚金收兵?梁振英仍欠一個解釋。

細看張達明對 UGL 的評論,不是無中生有,主要是按照該公司跟梁振英所訂的協議內容,指出其中列出一些服務條件,因此看似有關未來服務的合約,多於酬賞過往服務的聲明。平心而論,此項質疑並非無的放矢,因為四百萬英鎊是服務酬勞還是答謝獎金,關乎一個行政長官是否行為失當,當然需要搞清楚。何況問題有事實根據而提出,應在言論自由的法律保障之內。

廣告

正如張達明在其面書引述終審法院判詞說,意見只要「建基於事實、是在其讀者可自行判斷其內容是否正確的情況下作出」,以及「由一名誠實的人持有的」,即屬於「公允評論」,不會構成誹謗,也不用考慮該人如何偏頗及其看法如何誇張或固執。換言之,除非梁振英能夠證明張達明不誠實,連自己的意見也不相信,否則都不成問題,反而向沒誹謗的人發律師信,是否濫用法律程序,倒是值得追查的問題。

至於收到梁振英律師信的另一名學者鍾劍華,他指出的問題同樣值得公眾關心。他重提五、六年前兩件舊事,一是當年競選特首期間,梁的競選團隊核心成員出席有江湖人士參與的飯局,二是當選後梁出席地區活動,得到江湖人士帶隊撐場,並且追打現場的示威人士。根據上述事實,鍾發表議論,包括質疑梁與這些黑幫人物有何關係。

梁沒有公開澄清或反駁,卻用律師信中止討論,並指責鍾捏造事實,近日更入稟控告他誹謗

無疑,梁振英可用法律行動維護自己的聲譽,但他把鍾劍華的意見(如「梁振英領導的政府要由江湖中人及其門生維持秩序」)當作事實看待,再由於無法證明這些意見是事實,就得出鍾是揑造事實的荒謬結論,是否太草率行事,是否罔顧「公允評論」的法定權利呢?

究竟梁振英的代表律師是搞不清何謂「公允評論」,或是另有原因,留給他自己解釋好了,但這樣去保護自己的聲譽,又是否適得其反?

梁振英該明白,貴為全國政協副主席,擠身國家領導人的行列,理該聲譽好民望高,可惜事與願違,也非常遺憾,他的民望是歷來幾位特首中最低的一位。2017 年 6 月底離任前,他的民望評分不到 39 分,支持率淨值更低至負 50%(即支持比反對他當特首的比率相差 50 個百份點),在七成港人眼中,他根本望之不似行政長官。

在大多數港人對他觀感負面下,梁振英沒有不謙卑的理由。面對種種質疑,他更應放下身段,逐點解釋疑團,贏取公眾的信任,若反其道而行,不知「公允評論」為何物,便胡亂指控兩位學者誹謗生事,並用法律行動制止討論,實難逃堵塞言論的指責。結果,力圖挽回聲譽的一輪行動,倒頭來恐怕變成自行破壞形象的不堪鬧劇。

 

原刊於 RFA 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