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梁振英掌權後 一再威嚇評論人 至少三次發信施壓

2015/6/11 — 18:05

身為特首的梁振英,任內第三度以威嚇措辭向時事評論員施壓。新聞統籌專員馮煒光今日去信《蘋果日報》總編輯,質疑「蘋論」文章內容提到「梁振英還鼓勵一些團體以暴力衝擊和平佔領的學生、市民,令不少人受傷」,信中更表明梁振英「保留一切追究的權利」。今次是梁振英任內兩度發信向《信報》特約評論員練乙錚表達不滿後,再一次向報章時事評論員發出威嚇性的警告。

撰寫該篇「蘋論」的評論員盧峯,回覆《蘋果》記者時,表示文章寫法無問題,「佢(梁振英)冇譴責施襲者,又冇加強措施有效制止襲擊,可算變相鼓勵。」去年10月初,旺角佔領區有多名黑道中人暴力襲擊,試圖清場,惹起警黑合作的質疑,梁振英當晚通過新聞處,發表公開電視講話,沒有對暴力行為有半句譴責,僅作出 「緊急呼籲」,叫市民保持冷靜,年輕人、學生立即離開,聲稱「唔想見到市民,尤其年輕人在衝突中受到任何傷害。」

蘋果總編:政府不應動輒威嚇新聞機構

廣告

《蘋果》總編輯陳沛敏則稱,盧峯已就馮煒光的提問補充了資料。對於馮煒光表示「梁振英先生保留一切追究的權利」,陳沛敏指出,希望梁振英能解釋具體所指什麼,「本報深信,掌握巨大公權力的政府高層,不應動輒對新聞機構及新聞工作者作出威嚇或令人感覺帶有威嚇意味的言論或行動,否則將影響香港言論自由空間,違反香港的核心價值。」

今次而非梁振英首次針對報章評論員,發有威嚇意味的信件。梁振英兩年前曾發信指練乙錚的文章,有「誹謗」之嫌,要求其收回言論,是首位向傳媒發律師信的特首。馮煒光今次於信中表示,梁振英「保留一切追究的權利」,再次令人聯想梁有可能就誹謗性言論興訴。不過,早已有法律學者指出,根據英國1993年的案例,政府官員無權提出誹謗訴訟,上議院法院的判詞,在普通法下,作為政府或代表政府的官員,無權提出誹謗訴訟,「一個民主選舉產生的政府機構,或任何政府機構,應接受無限制(uninhibited)的批評,民事誹謗威脅必然會對言論自由有所抑壓。」

廣告

其時法官的判辭如下:

"It is of the highest public importance that a democratically elected governmental body, or indeed any governmental body, should be open to uninhibited public criticism. The threat of a civil action for defamation must inevitably have an inhibiting effect on freedom of speech."

Derbyshire County Council v. Times Newspapers Ltd. [1993] AC 534

早於2013年1月,時事評論員練乙錚於《信報》發表題為〈誠信問題已非要害 梁氏涉黑實可雙規〉之文章,觸動梁振英神經。梁振英分別向《信報》及練乙錚發律師信,指文章有「誹謗」之嫌,要求收回有關他「黑道化」的評論。記協其後批評梁振英扼殺言論自由並表示遺憾,練乙錚回應事件時,稱感到少許意外,但不震驚,又不認為自己的評論有問題,他解釋行文立論都是建基於劉夢熊的訪問內容,但指事件不會影響他日後以事論事。

兩度向練乙錚發信 要求收回言論、停手

《信報》其後發表道歉聲明,但時任總編輯陳景祥強調,聲明致歉對象是讀者而非梁振英本人。

今年3月,練乙錚今日在信報專欄,提到梁振英次女梁齊昕並與港人的處境比較,梁振英即去函《信報》,批評文章不顧他女兒的健康,指政治攻訐禍不及家人,請練乙錚及《信報》停手。練乙錚後來在文章向「無辜當事人」致歉,又叮囑梁振英可直接聯絡他,不必馬上寫公開信,避免出現「妨礙言論自由」的指控。練乙錚在回應中透露,由去年 11 月至今,梁振英的幾位同事先後向他發電郵,投訴他的文章。

梁唐青儀轟蔡子強 涼薄、惡毒

梁振英對傳媒、時事評論員絕不手軟,其妻子梁唐青儀也有類近作風,曾公開以嚴厲措詞批評中大政政系高級講師蔡子強的文章。去年7月,蔡子強在《明報》撰文批評梁振英,指對方在女兒遇到困難時仍拿家人合演「政治公關show」,梁唐青儀出席公開場合,連珠炮發,狂轟蔡子強「刻毒、無知、冷血、涼薄」,「予以強烈譴責、極之憤慨同遺憾」,其一系列的金句包括「我不禁倒抽一口涼氣,我實在為一眾莘莘學子,有這樣,所謂,一位老師,覺得擔憂」,施即成為網絡惡搞素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