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梁振英提前下台一石二鳥

2016/4/14 — 11:25

特首梁振英(資料圖片)

特首梁振英(資料圖片)

梁振英治港四年,最大的罪惡,不是個人的貪腐行徑(那當然絕不可接受),而是破壞一切規章制度,教香港禮崩樂壞,黯然失色,淪為一個中國普通城市。

梁振英最新的惡行當然就是行使特權,要求機管局和航空公司私事特辦,容許忘記攜帶登機行李的女兒接受特殊待遇,不須親自安檢,便可由航空公司人員代勞。事後689雖以一貫的語言偽術推卸責任,但他不知所謂的醜行,不單已經徹底敗壞香港國際機場的保安系統,機管局多年來建立的信譽毀於一旦;為了圓謊,在其淫威之下,一眾諂媚成風的無恥官僚,竟然言不由衷地排隊出來為他護航。機管局、民航處和保安局的問責官員,一下子全部被迫自我矮化和自我閹割,特區政府管治威信全面破產,教人哭笑不得。

連北大人看在眼裏,亦恨在心頭,本港左報和中央喉舌終於按捺不住,公開批評,梁振英處境之危困,可想而知。不要說要圓連任夢,恐怕連今屆任期也捱不下去。

廣告

政治永遠是現實的,完全是利害的取捨,所謂面子問題,根本不在考慮之列,這是很多港人尤其是膜拜權威和跟車太貼的政客和所謂評論家的通病。

政壇一直流行一個說法,689能否連任,取決於9月立法會的選舉,也就是去年中央港澳協調小組組長張德江的所謂兩大政治硬任務:政改和兩場選舉。其實,時移世易,兩會後政治形勢已經急劇轉彎,梁振英不單已成為中共最大的負累,更是港獨思潮在本港青年新世代普遍崛起的根源。

廣告

老實說,政改已是徹底失敗,不僅不能按照原來的如意算盤,將民主普選特首未落實的政治責任全推到反對派身上,以便在區議會和立法會選舉高舉「票債票償」的旗幟,迎頭痛擊反對派,還鬧出了建制派不知有意抑或無心的投票擺烏龍醜劇。

梁特是建制派選舉包袱

區議會選舉的結果亦絕對不能說是勝利,唯一的成果是把兩名泛民超級區議員拉下馬,但傘兵的崛起和泛民議席力保不失,親中的建制派亦全無優勢可言。新界東的補選讓泛民的楊岳橋險勝,而本土派的梁天琦勇奪6.6萬票,更大大鼓勵年輕人的自決意識,紛紛成立政黨角逐立法會選舉。

誠如曾鈺成所言,建制派在未來立法會選舉中失掉二、三席已是意料中事,而港澳辦副主任馮巍更不諱言預期有二、三個主張分離獨立的本土派青年當選,所以梁振英的連任與否,未選已知結果,可說全無關係。

對中共來說,梁振英已經全無價值,棄之不足惜,絕非被迫改口的土共老左吳康民所言,目下香港政治形勢混亂,中央一動不如一靜,689連任機會高。反之,梁振英的人頭可為中共效犬馬之勞。如果689在立法會選前被迫下台,建制派至少減去一大政治包袱,有利選情,因為聰明的公民黨已經制訂選舉策略,就是將未來的立法會選舉變成與狼英對決,凡是支持梁振英連任的候選人,一律杯葛,票只投旗幟鮮明地反對689連任的候選人。

最重要的是,梁振英下台可發揮一石二鳥的政治效用,令寄生於689政權、鼓吹港獨的所謂勇武本土派頓失依據,不能依靠民怨和挑撥族群矛盾上位。

事實上,今次立法會選舉中共只有一個目的,就是要鏟除泛民內部的激進民主派如社民連和人民力量,尤其是新界東的長毛和慢必,只要擅長拉布的激進派議員全體消失,立法會便會天下太平,有利未來特區政府有效管治。所謂年輕勇武本土派,有姿勢、冇實際,要對付十分容易,根本不足為患。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