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梁振英民望低迷 跟「政治本質」有關?

2016/5/19 — 17:19

圖片來源:無綫新聞段截圖

圖片來源:無綫新聞段截圖

全國人大常委委員長張德江本週訪港三日,並在週三面見部份立法會議員,有泛民議員則表明,他們將於會面之時要求特首梁振英下台。梁振英日前出席商台節目,也談到有人要求他下台的問題,他則表示「政治的本質便是這樣」,即使毆美國家都有類似情況。任何一方上台,在野一方都會渴望取而代之。

至於香港的情況,梁振英認為現屆政府所需處理的問題,不少都是「老大難」而且具爭議性,例如:政改或「佔中」,更易引起泛民的非議。他又提到香港的政制,由於屬於「行政主導」,香港各大黨派包括泛民主派,均不可能成為執政黨,所以需要靠批評政府,籍此爭取選民的繼續支持;另一方面,他提到立法會現行的中選區比例代表制之下,,只需取得大約 10% 的選票便可當選,使得有人為了贏得立場最極端的 10% 選民,而提出立場相對「偏鋒」的政綱。

梁振英所提到的政治現象,在香港確實存在。然而,這絕不是是他民望低迷,乃至有人渴望他下台的全部。首先,梁振英提到現行政制之下,香港各大黨派包括泛民主派,均不可能成為執政黨,這說法是不正確的。特首不容許持有任何政黨黨籍的規定,乃是源自《行政長官選舉條例》,這只是一條本地法例,《基本法》其實從並任何條文,規定特首不能屬於任何政黨。因此,香港各黨派不能成為執政黨,跟「行政主導」無關,也非憲制上不可能,而是政府不肯修例。

廣告

況且,即使政府不打算修例,法例還是容許政黨成員競逐特首,只是規定該人當選後必須退黨。該人還可在當選後,舉薦他本來所屬政黨成員加入政府,從而使到某黨成為實際上 (de facto) 的執政黨,或者是參政黨。以建制派政黨為例,新民黨、工聯會和民建聯,均有人被任命為行政會議成員,從而成為參政黨。由此可見,泛民主派不能成為參政黨,不是政制設計上的問題,而是港府和北京不信任泛民。

我們再退一步來說,泛民主派跟政府的對立,乃是源自他們不能成為執政黨和參政黨,抽秤政府成了他們贏取選民支持的方法,梁振英的說法仍是在侮辱選民智慧。政府的所作所為,市民是有眼見的,政府也能透過推行各項利民舒困的措施,贏得市民的支持,從而使到擁護政府的建制派,在立法會選舉中獲勝。要是政府真是什麼紕漏也沒有,在野的泛民又能拿什麼來抽秤政府?梁振英又提到議會內的激進派別,乃是源自現行的比例代表制。既然激進選民數量不多,只屬社會內的少數,又怎能左右政府和 CY 的整體民望?

廣告

至於梁振英提到的政改問題,確實會影響民望,而「8‧31 決定」乃是由全國人大常委提出,北京在政改問題上有最終決定權,非特區政府能夠左右。然而,人大頒佈「8‧31 決定」前或後,港府有否如實反映港人在普選問題上的看法?例如「公民提名」?即使假定「公民提名」真如港府和北京所說,不符合現行《基本法》第 45 條,又假定北京不容許第一次的特首普選不能實行「公民提名」,港府有否嘗試建議北京,在未來修改《基本法》?不少人或許明白, CY 和港府在政改問題上左右做人難,可是他連擺一下姿態也沒有,人們覺得他只懂向北京獻媚,也是意料中事。

事實上,梁振英民望下挫,不是也不可能源於泛民主派的反宣傳,他本人的醜聞,如:僭建風波、 UGL 風波,以及近日鬧得滿城風雨的機場行李風波,都在在打擊着他的民望。除此之外,梁振英所任命的官員,也屢屢爆出醜聞,如陳茂波、張震遠,或者近日任命的平機會主席陳章明,也會使人覺得他用人不當。問責官員爆出醜聞後,梁振英既然不願選擇壯士斷臂,民望也會受到拖累,以及惹來包庇護短的批評。

更大的問題,其實出自梁振英的態度。 CY 上任以來,總讓人有一種印象,便是他根本不懂反躬自省。不論爆出任何醜聞,還是坊間任何非議,都是諉過於人。所有問題,都說成是別人有問題,自己從不需要檢討反省一樣。即使是今次訪問, CY 還是把坊間要求他下台的聲音,歸咎於香港的政治生態,或者泛民的反宣傳。不諱言的說, CY 若不改善一下自己的態度,未來民望實在很難回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