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梁振英的垃圾律師信

2016/10/6 — 11:43

特首梁振英(資料圖片)

特首梁振英(資料圖片)

受困於橫洲風暴和成報批鬥的無能特首梁振英,疑似心胸狹窄精神病大發作,猛向《蘋果日報》發出莫名其妙的垃圾律師信,猖狂批判該報盧峯先生撰寫的一篇社論。事實上,該篇在9月8日發表的社論《追究梁振英貪腐是首要工作》只不過是呼籲新一屆立法會議員追究梁振英貪腐責任。該文主張新任議員應該「針對梁振英的醜聞失政窮追猛打」,動用特權法「追查梁振英收受UGL回佣醜聞」。全文寫「醜聞」而不寫「犯罪」,寫「追查」而不寫「處罰」,完全是合情合理的客觀評論。

梁振英竟然怒火中燒,委託薛馮鄺岑律師行於9月26日發出律師信,表示該文「錯誤地、惡毒地、惡意地」指控梁貪污,阻礙梁振英行使《基本法》第26條及《人權法案條例》第21條賦予他「競逐連任特首的權利」,而且該報曾經多次以「狼英」、「大話英」、「689」等稱呼梁振英,與惡意虛假指控脗合。律師信要求《蘋果日報》以後不再刊登有關梁振英貪污的指控,並且必須以與該文同等的篇幅刊出撤回聲明,聲明內容要先經梁振英審批,限令《蘋果日報》在7日內回覆。究竟這是以「個人名義」抑或「特首名義」發信,語焉不詳。

梁振英這次發律師信所表現出來的狹隘人格,跟他在2013年以個人名義向《信報》及時評人練乙錚發律師信,大肆批判《誠信問題已非要害,梁氏涉黑實可雙規》一文相比,變態心理可謂如出一轍。向記者及評論人發律師信,畢竟是梁振英的慣常無恥手段,引發寒蟬效應,窒礙言論自由,當然不在話下,堪稱人權公敵。
除了繼續強烈譴責這個不知羞恥和不知懺悔的梁振英之外,大家不妨動動腦筋,想想怎樣對付梁振英這個人類沉積物。

廣告

一、狼謀

首先,我從來不認為梁振英會真的走去控告盧峯或《蘋果日報》。

廣告

畢竟這封律師信不是寫給你和我看的,而是寫給習近平看的。這是一種把香港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踩在腳下而向主子「表忠」的態度。他這封律師信看起來旨在要脅別人道歉和改變主張,但其實不然,因為他想表現出「要脅、抗議、反制」這種態度本身就是梁振英這封信的唯一目的,形同放出響屁,令他足以告訴習近平:「我要痛宰那些咒罵朝廷命官的人!他們現在打奴還不看主人!我以後絕對不會讓你丟臉!」這正是梁振英的卑鄙謀略。

我們當然應該繼續批判梁振英,絕對不會妥協,同時更應盡情揭露梁振英和習近平之間的幼稚羈絆和僕主糾葛。蒼蠅老虎一起打,狗和主人一鍋端。

二、低智

其次,梁振英的律師信顯示寫律師信的那群律師的低智水平,值得揭示。

(一)「狼英」是以動物性格作比喻的綽號,「大話英」是以事實為基礎的綽號,「689」更是有選票數目根據,就是無「7」可用,或者有「7」都無用。以這一點控告別人誹謗,簡直可笑。如果這些都是誹謗,豈非幾乎全港中學老師都要控告中學生誹謗自己,只因自己綽號街知巷聞?無幽默感,心胸狹窄,怒不形色,有仇必報。毛澤東、習近平、梁振英,都是過著這種未脫獸性格局的人生,或許非洲草原是更適合他們生活的地方。

(二)律師信首段拼錯梁振英英文姓名,把「Leung Chun Ying」誤寫為「Leung Chung Ying」,令梁振英猶如「改名」為「梁頌英」。這是低級錯誤,猶如醫生做手術時遺漏手術刀在病人體內。兩個字:垃圾!

(三)梁振英是薛馮鄺岑律師行的老客戶。該律師行鞍前馬後,先後為梁振英向傳媒和唐英年發律師信、向《信報》特約評論員練乙錚發律師信,極盡親共媚俗能事,全無捍衛人權氣魄,為五斗米助紂為虐。該律師行的高級合夥人薛建平曾任捧梁的選委會委員、首長級薪俸及服務條件常務委員會委員、空運牌照局成員,足見他跟梁振英過從甚密。針對橫洲風暴,他甚至表示短期租約是政府的「苦心良策」,足以令政府及佔地者「關係正常化」,簡直睜著眼睛說瞎話。因此,這類人只有律師執照而無律師之實,應被視為家奴、鷹犬,絕非捍衛人權的律師,窮得只剩下錢。

(四)更重要的是,梁振英的律師信聲稱《蘋果日報》社評「錯誤地、惡毒地、惡意地」指控梁振英貪污。空言無據,證據何在?

盧峯在《蘋果日報》社評表示:「梁振英只會搞分化撕裂,不管泛民主派或政治新人都不可能跟他合作,甚至連溝通也難以開展。」「有新當選立法會議員已計劃動用權力及特權條例,追查梁振英收受UGL回佣醜聞,由於建制派議席減少,議案通過的機會較以前大得多,特別是自由黨跟梁振英已近乎公開決裂,只要再增加政治壓力,願意犧牲本黨利益力保梁振英的建制派將比想像中少。一旦議案得到通過,梁振英將非常尷尬及被動,並肯定影響他的選情。」

這些都是基於事實的客觀評論。請問錯誤何在?社評指出部分新任立法會議員將會「追查梁振英UGL收錢涉貪醜聞」,從來不等於該報一口咬定梁振英就是罪犯,反而只是引述議員要求積極認真客觀獨立調查梁振英是否罪犯。難道那群鷹犬律師和梁振英都是文盲嗎?連簡單中文都看不懂,不妨咬住奶嘴重讀幼兒班!

至於「梁振英將非常尷尬及被動,並肯定影響他的選情」的論斷,也是客觀分析和預測。如果聲稱一個毫無公信力的特首「尷尬被動,連任受壓」,這個說法何錯之有?梁振英可以不喜歡面對現實,但事實就是事實,不容抵賴,不容狡辯。

既無錯誤,那麼所謂惡毒和惡意,全是基於生物反抗本能的叫囂和狂想而已。畢竟「惡毒、惡意」是梁振英夫婦的慣用口頭禪,直接反映他們的思維模式,經常幻想外面的世界都在散播惡毒,只有他們最無辜、最可憐、最受害。但梁振英上有共產暴政,旁有官商鄉黑。無辜?無恥!可憐?可鄙!

有麻煩,找律師!裝強硬,找律師!想罵人,找律師!要報仇,找律師!殺雞儆猴,找律師!隔山打牛,找律師!這就是梁特首的獨特思維模式。等他有一天體弱生病,他可能也只懂得找律師寫一封公開的律師信,告訴大家「我沒有病,再說我病,我要告你!」人生如此,真是悲哀!

(五)律師信聲稱《蘋果日報》社評阻礙梁振英行使《基本法》第26條及《人權法案條例》第21條賦予他「競逐連任特首的權利」。簡直荒唐胡鬧!梁振英及其律師頂多可以主張那些話是「誹謗」(當然事實上那些話根本不構成誹謗),勉強還算有一丁點法律常識。但如果說報章指出「議員將會調查梁振英涉貪醜聞」就是妨礙梁振英「競逐連任特首的權利」,那就是法盲和低智,甚至可笑。

由於媒體報導醜聞,導致自己聲望下跌,當選難度增加,但這絕非違法妨礙自己「競選下屆特首的權利」。選得比較辛苦,不等於害自己搞成這樣的人都是「侵害自己的參選權」。舉個例子,中學生選班長,有學生傳言某君涉嫌考試作弊,某君會找律師寫信告訴全班同學「自己的參選權被侵犯」嗎?自以為強悍,實際上卻是幼稚、可笑、白痴!

君不見23歲的羅冠聰被控告,他有無找過律師寫封律師信給律政司,控訴律政司妨礙他行使《基本法》及《人權法案條例》賦予他「競選立法會議員的權利」?沒有!大權在握的特首梁振英現在沒有被控告,只是看了《蘋果日報》社評而感到不高興,就居然找律師寫律師信給報社,講甚麼自己的參選權被妨礙,簡直可恥、可笑、可悲、可鄙。

三、對策

接下來,該怎樣辦?

第一招是激將法。既然梁振英這麼喜歡用律師信,有識之士不妨找人寫封律師信給梁振英及其律師行,要求他們同樣在7天時間內入稟控告決不妥協的《蘋果日報》,充分行使他們自以為是的司法權利,否則就是心口不一的市民公敵,說得出,做不到,嗷嗷叫,窩囊廢,有違誠信,浪費資源,絕無資格當特首。

有識之士還可以要求:梁振英及其律師行在7天限期屆滿而言出不行之後,不得再發表要控告《蘋果日報》或盧峯的內容(理由大可引述《基本法》及《人權法案條例》相關條文以對),以及他們必須以與其律師信同等的篇幅,刊出撤回律師信聲明,內容要經發信人審批。這就是幽默的高調反制。踩在媒體頭上玩弄輿論的梁振英及其律師行,必定自食其果,終將被輿論淹沒。草船借箭,萬箭穿心。

第二招是挑撥法。目前坊間有一項強烈質疑:為何梁振英不反擊狠批自己是「亂港四人幫」之一的《成報》,反而獨攻《蘋果日報》?

還是那句老話:這不是「先易後難」,而是「欺善怕惡」。眾所週知,《成報》幕後疑似執行中共解放軍及高層「整風」號令,連日來才會不斷窮追猛打梁振英的弊案及他與中聯辦的勾結細節。梁振英驚惶失措,看不通,猜不透:為何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高層會以這樣的手法來羞辱自己這個「封疆大吏」?他原先認為一動不如一靜,然後有一天靈機一觸,趕快把一塊石頭丟向《蘋果日報》來「投石問路」。問甚麼路?「習主席,你找《成報》來咬我是玩真的嗎?我當然不敢向它開刀,但我現在就用律師信去攻擊一下那份一直罵我的反動報紙《蘋果日報》,把我要反擊《成報》的內容全都寫明,只是把攻擊對象換成《蘋果日報》而已,還要以批評妨礙參選特首權利的高調姿態,表明我絕對有意連任特首。看看主席能否盡快表個態?」

此時此刻,看著這個傻瓜,習近平當然不會表態。然後就是大公文匯姜在忠集團按捺不住,又玩起一新波「投石問路」把戲。10月3日,《文匯報》以「楊正剛」名義發表文章,嚴厲批評《成報》借國慶升旗禮大造文章,用心十分險惡,批評《成報》攻擊中聯辦和特區政府的力度之猛烈、言語之惡毒、「作故仔」之誇張,較之《蘋果日報》有過之而無不及,並且論斷「曾經愛國愛港的《成報》,已經淪為反中亂港的輿論工具」。這次就連全面反攻《成報》這張底牌都翻了出來!甚至連「反中亂港」這頂帽子也套牢在《成報》頭上!背後只有一個意思:「習主席,你還不趕快表個態?」

當然,習近平是不會現在表態的。習近平的心法很簡單:「你們想要的,要自己爭取,最後求我給,不是等我給!你們現在被咬,要自己去反抗,擺事實講道理,否則你們就反過來去盡情揭發《成報》及其盟友好了。誰做得好,重重有賞。哈哈哈哈!」

身為香港市民,與其淨剝花生,不如好好挑撥。方法是鼓動挺梁、反梁雙方陣營互相爆料揭發對方各項違法行為及可恥表現,逐一針對對方陣營的醜聞,擺出事證,窮追猛打。

需知道習近平自有他的謀略,香港人也應有自己的策略。把習近平的煽動兩派互鬥整風謀略順勢推向極致,順揑至爆錶,導致內鬥一發不可收拾,醜聞弊案層出不窮,香港法院聆訊調查,彼此心病越積越厚,進而把所有作壁上觀的港共及親共分子順勢捲進這個內鬥漩渦中,同時拖垮「挺梁」及「反梁」兩個陣營,甚至最後連有力的第三人選也欠奉。這樣才是對獨裁者習近平的最有力反擊。《成報》的反梁評論文章,正是最好的操作槓桿。這是一柄雙面刃,絕對可以好好使用。

大家不妨追問梁振英、張曉明、姜在忠集團:「為何你們現在還不控告《成報》?究竟《成報》有無誹謗你們?為何不發律師信或乾脆把《成報》起訴?《成報》有無妨礙梁振英競逐連任特首,剝奪掉他的參選權利?梁振英遲遲未宣佈參選,是否意味著《成報》詭計已經得逞?為甚麼梁振英現在還未宣佈參選?是否中共中央及習近平尚未發出最高指示?為甚麼中共中央不叫停《成報》或者發動《環球時報》或《人民日報》或新華社狂罵《成報》?中聯辦最近終於出手反擊《成報》,是否有中共中央授意,抑或只是狐假虎威和自作聰明?」

大家不妨追問《成報》編輯部、曾鈺成、梁錦松、曾俊華等人:「官商鄉黑責任誰屬?UGL涉貪醜聞責任誰屬?是否應該由香港司法機關獨立調查審判?你們又是否認為自己的行為已經妨礙了梁振英競逐連任特首的法律權利,因而違反《基本法》和《人權法案條例》?你們又怎樣看待梁振英只罵《蘋果日報》不罵《成報》的指桑罵槐行徑?你們認為自己會否或能否阻止梁振英出閘參選?你們認為為甚麼梁振英現在還未宣佈參選?是否中共中央及習近平尚未發出最高指示?《成報》這次出手反擊梁、張、姜集團,是否有中共中央高層幕後授意,抑或只是狐假虎威、自作聰明?你們認為自己是否反中亂港?你們為甚麼還不發律師信給中聯辦,聲稱中聯辦妨礙自己(包括《成報》總編輯)的參選權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