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梁振英的最後利用價值

2016/10/25 — 15:20

編按:此文為作者於 9 月 2 日在《大紀元時報》發表的文章,因編輯部溝通誤會未及轉載,延至今日刊登,特此向黎則奮先生致歉。

不管任何政治派別和主張,沒有人會否認今次立法會選舉是回歸以來最重要的選舉,不但關乎香港的生死存亡,更是決定689政權去留的重要戰役,因為即使認為梁振英的去留無關宏旨,換特首也不改其中共傀儡本質的獨派理論家練乙錚,也不能不承認一旦建制派無法取得壓倒性的優勢而又有本土派當選,梁振英的強硬路線確定失敗,一定不會得到中央支持連任。

梁振英的頭號打手張志剛當然不會同意有關說法,他一直吹噓建制派大勝,固然證明689的政治鬥爭路線正確,篤定連任,即使建制派落敗,反對派在立法會增加議席,中央更需要強硬的特首對付,也定必支持梁振英連任。這亦是梁營近期心戰的戰略,目的旨在震攝對手,希望人家知難而退。但實際上,689政權和沆瀣一氣的中聯辦卻是無所不用其極,威迫利誘、種票買票、收買候選人攤薄泛民選票、在最後關頭取消個別在選舉期間宣揚港獨的候選人之參選資格,以至在投票過程中做手腳舞弊…..,目的就是要確保建制派勝利。事實證明,這才是梁振英能否連任關鍵所在。

廣告

對於反對派和廣大市民而言,泛民一旦大敗,無法確保立法會三分之一的議席甚或地區直選的多數(至少十八席)之關鍵席位,建制派便可以操控大局,予取予攜,不單可以改變議事規則,杜絕拉布,教議會抗爭走至窮途,無所施其技,甚至可以輕易通過(只須議會大多數支持)二十三條立法。今次選舉,一定要破斧沉舟,寸土必爭,許勝不許敗,因為退無死所,一旦大敗,社會勢必崩潰,而激進派只能被迫走上暴力革命的路途。

功能團體的選舉,建制派永遠佔有優勢,反對派若能在一人一票的組別維持席位,甚或多取一席半席,已屬勝利。關鍵的戰場是地區直選和超級區議會議席,由於實行比例代表制的關係,倘若民主對建制的六比四黃金定律不變,勝負其實是決定於每區和超區最後一席,連張志剛也承認上屆在地區直選,建制派在五區取得末席亦是僅勝,只要反對派團結一致,配票得宜,未嘗不可扭轉乾坤。總而言之,愈多人投票,便應該愈有利民主派,所以不管閣下的政治立場如何,都要全力催票,谷高投票率,才有機會取得最後勝利。

廣告

但思考問題,有時也可代入對方立場,用敵人的角度觀照。設若你是大權獨攬的習近平,你會認為怎樣的選舉策略和結果最有利大局?

首先,上策一定是要操控大局,能勝必要盡勝,而以中共的功利主義心態和傳統,不擇手段,理所當然,只要取得壓倒性的勝利,一切操諸在我,搓圓㩒扁,完全可以為所欲為。

但選舉結果的得失,未必與其後的中共對港政策孰軟孰硬有關,在這點上,無論獨派抑或是梁粉,都同㨾墮入形式𨗴輯的思維陷阱,以為非此即彼。原因很簡單,如果強硬管治對中共有利,不管今次選舉結果如何,都會強硬到底,難道香港的反抗力量足以抗衡?況且,從博奕的角度出發,佔有上風出牌肯定比處於下風更能得心應手,因為對手再無討價還價的本錢。倘若勝者不單不有風駛盡𢃇,反而改以懷柔招安,試問反對派和民眾焉能不就範?

立法會選舉麈埃落定,不管結果如何,中央進一步矮化小化立法會的目的一定可以達到,有利特區政府行政主導的管治,但一改689四年來違綱敗紀的獨裁強硬統治,改用懐柔政策拉攏反對派和安撫民心,不是沒有可能。那不是因為中共厚愛港人,而是形格勢禁,政經內外交困的中共(紅色和國家官僚資本)現在比過去任何時刻更需要繁榮穩定的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完成「十三五規劃」的經濟發展綱領和目標。

佔領運動和政改否决後,中共一再強調五個堅持,一國兩制不變形走樣,目的都是要維持香港穩定繁榮,因為只有這樣,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才可能發揮上海和深圳無法替代和扮演的角色。大家以為,讓不得民心連建制派也不能團結的梁振英強硬管治下去,激化社會矛盾,究竟有利還是不利香港穩定繁榮?

再者,689不過是中共一條狗,他的存在與否决定於他的利用價值而非對黨的忠誠。如果借他的人頭一用而有利紓解民憤,讓社會休養生息,有利促進和諧,重新上路,又何樂而不為?

本文原刊於作者在《大紀元時報》「政治經濟學」專欄,2016 年 9 月 2 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