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梁振英的連任問題

2016/7/12 — 13:44

現任特首梁振英(資料圖片)

現任特首梁振英(資料圖片)

梁振英會否連任香港特首?讓我先把我的結論說出來:會!坊間許多評論說:不可能,習近平不可能這樣離譜,大家一定會想盡辦法阻止他連任。依我看來,這些說法往往都是以主觀好惡取代客觀分析,轉移焦點,迴避問題。

一、習近平愛梁振英

習近平愛梁振英,張德江愛梁振英,王光亞愛梁振英,張曉明愛梁振英。當然,這種愛都只不過是一種上司對下屬的愛戴,無關情愛。

廣告

需知道,梁振英的施政完全配合習近平集團的赤化香港計畫,對習近平本人來說,實在沒有甚麼好抱歉的。鎮壓雨傘運動恰到好處,阻擋民主普選努力不懈,赤化香港大學鍥而不捨,玩弄富商財團施壓換血,土地民生騙局越吹越響,對待書店綁匪卑躬屈膝。如果你是習近平,會有怨言嗎?

此外,習近平宣揚「一帶一路」,梁振英就立即鸚鵡學舌,不斷重複這四個大字,盡顯表忠之情。另一方面,習近平三番四次認可梁振英的政治表現,強烈要求大家支持梁振英施政管治,盡顯肯定之意。二人隔空唱和,投桃報李,惺惺相惜,但是有人現在竟然說習近平不喜歡梁振英,恐怕是主觀厭憎多於客觀分析。

廣告

總之,實情就是:地下黨大笑,共產黨鼓掌。需知道,梁振英壞,但習近平更壞。如要硬說梁在習面前真有甚麼問題的話,也只不過是梁沒有達到習卑鄙的那種高度而已。畢竟,難道大家真的希望這樣嗎?

有人還說:習近平至今沒有公開力挺梁振英連任,所以代表習近平現在還是猶疑不決。這是一場誤會。

(一)習近平始終支持梁振英擔任本屆特首,表態早已相當清晰。

(二)梁振英是地下黨員,正符合中共集團逐步赤化香港和毀滅兩制的陰謀,而且地下黨員擔任特首之路一旦開啟,必是一條不歸路。這條不歸路至今已經走了四年多,不會走回頭。

(三)除了梁振英之外,目前地下黨員擔任下屆特首的可能人選,就只有梁錦松、曾鈺成二人而已。在習近平眼中,這兩人都可能比較柔弱,有自己一套想法,不一定把自己的最高指示做足做盡做絕,並且涉嫌以較高黨齡之姿以老賣老。習近平所要的,根本不是這類人,而是一條純粹忠心聽話的狼犬,叫牠咬誰就咬誰。除了梁振英,目前還有誰能出其右?高達斌、周融、吳亮星?然而,習近平恐怕連他們的名字都記不得。

(四)有人質疑:習近平現在沒有表態力挺梁振英連任,所以顯示習近平還是猶疑不決?此言差矣。試想想:難道某君的父母子女今天沒有說過愛某君,所以他們對某君的愛還是猶疑不決?睜開眼睛,看清形勢,不要跳躍思考,當可理性預期。

基於上述原因,我的結論是:梁振英連任下屆香港特首的機會極高。縱使這不是包括我在內的很多香港人樂見的結果,但卻是習近平集團獨裁體制本身已內定的結果。

二、香港人恨梁振英

眾所週知,絕大多數香港人恨梁振英。那麼,究竟香港人可不可以和平、理性、非暴力地阻止習近平欽點梁振英連任?答案是:極難!

的確,梁振英不受香港人歡迎。以今年6月中旬港大民研公佈的6月6日至8日民調結果為例,特首梁振英評分僅有38.2分,低於45分警戒線,支持率22%,反對率64%,支持率淨值負42%。換言之,接近三分之二香港人反對梁振英續任或連任特首。乍看之下,民怨沸騰,倒梁無疑。

然而,香港不是民主社會,特首不是民選產生。香港人根本沒有任何政治權力(選舉或罷免)決定梁振英的去留,正如中國人至今沒有任何政治權力(選舉或罷免)決定習近平的去留一樣。在香港目前政制下,特首由一個類似中國人大般的1200人選舉委員會選出。其組成方式嚴重扭曲,以致組成成員絕大部分都是實際上直接或間接聽命於共產黨。換言之,選舉委員會選舉,只不過是習近平的一個橡皮圖章,確認他所已決定的人選。光憑接近三分之二的倒梁民意,有些人就滿心期待可以在制度上,在選舉中,通過各式各樣輿論壓力,阻止梁振英連任,這種想法無疑想入非非。

有些人還要強辯:「我哪有想過在選舉委員會選舉特首時阻止他連任?這樣已經太遲。我是要憑藉接近三分之二的倒梁民意,迫使或說服習近平擇善而從,知難而退,另覓人選,優質欽定,因為我相信習近平也不希望香港民怨沸騰或者政府缺乏認受性。大家多表態,習近平才會聽得進去。」

對於這種心理狀態,我稱之為「帝師情結」。這種「帝師」想法,就是相信:統治者良心未泯,擇善棄惡,順從民意,優質欽點;獨裁者如果不這樣做,部分原因是在於我們「念力」不足,或者「壓力」不夠,無法「感動」大人,「激發」出他的良心。這是一副跪在地上向獨裁者禱告的嘴臉,從來沒有想過人性之尊嚴、人權之平等、制度之更張、抗暴之必要。

李劼先生在《中國文化冷風景》一書是這樣寫的:「當然,先秦諸子並非都有帝師嚮往。且不說老莊,即便楊朱、墨子、名家、陰陽家等其他諸子,都無此俗心俗念。嚮往帝師並且成癖的,主要是儒、法兩家以及後來的縱橫家。從某種意義上說,扮演帝師其實是一種心理代償:做不了君王,藉君王之權力滿足君臨天下的渴望。這種心理庶幾就是滿足不了性慾,看看春宮畫也行。所以漢儒將孔丘稱作素王,雖然意在捧抬,卻也十分形象。素王者,意淫也。」有些香港人真的要好好反省,洞察愚昧,有則改之,無則加勉。

毛澤東說過「知難而進」,難道習近平會聽聽民意後就「知難而退」?毛澤東說過「越亂越好」,難道習近平就會聽聽民意後就「擇善棄惡」?在習近平心目中,毛澤東才是他的精神之父,香港人只是他的腳下螻蟻。要解決這個問題,先應解決掉習近平及中共集團,更應解決掉帝師們的跪求情結。

「那麼你說:還有甚麼方法?」我剛剛已經說過:極難。「那麼你豈不是在胡閙嗎?」胡鬧的往往是那些一直相信「辦法總比困難多、懶得去反抗暴政」的人。「那麼你豈非不支持ABC(Anyone but CY)?」我當然反對這種說法。難道你會接受譚惠珠、李國章、周融、高達斌、李偲嫣、吳亮星之流擔任香港特首嗎?你不想喝尿,就可以吃糞?醒醒吧!

香港人唯一能夠抗衡現狀的,就是在明年特首「選舉」當天,另辦一場「民間公投選特首」活動,以證明700萬香港人的主流民意,與1200人選舉委員會的小圈子主流意見,完全不同。這樣才可以同步突顯香港人的本土真實民意,跟天朝獨裁與欽定人選的重大矛盾。但是歸根結柢,不解決掉習近平及中共獨裁集團,不解決掉帝師們的跪求情結,香港的本土民主運動是很難生根發芽和茁壯成長。

三、梁振英想幹下去

儘管梁振英強調他在今年9月立法會選舉結束後,才會宣佈他會否尋求連任,但是目前種種跡象顯示,他的「選舉工程」,亦即「博取欽點的前期工作」,已經悄然展開。他多次高調接受報章專訪,固然不在話下。最近關於他的新聞,也很耐人尋味。

7月10日,梁振英與一眾特區高官到大嶼山水口參與清潔海岸行動,清理海上漂浮過來的垃圾,包括木板、樹幹、家居餐具等廢物。部分垃圾印有簡體字,顯然來自中國大陸。梁振英呼籲市民「源頭減廢」,真夠諷刺。垃圾撿垃圾,更是趣聞。最可笑的是,在他們到達海灘前數小時,已有大批食環署外判商清潔人員、警察、食環署及漁護署職員抵達水口,在通往水口的停車處安排3名人員清掃地上落葉,另有食環署職員特地把泥灘上的垃圾分成小堆,放在草地上,讓高官們清掃。不過,大家笑一笑,連任更美妙。形象工程隨即悄然展開,足以逗得昏庸獨裁的包子帝滿心歡喜。

連任工程,既要突顯光輝形象,也要消滅黑暗形象。廉政公署署任執行處首長李寶蘭,日前突然被取消署任而自行離職,原因疑似跟湯顯明案及特首梁振英涉嫌收取UGL的5000萬元案件之獨立調查工作有關。7月9日,民主黨立法會議員何俊仁引述「可靠消息來源」稱:廉署曾向特首辦及行政會議索取有關梁振英有無申報收取澳洲企業UGL的5000萬元回佣的資料,但接近一年仍未收到回覆。他憂慮廉署人事變動會令該署高層不再嚴肅查案。律政司長袁國強不予置評。由此看來,梁振英在宣告競逐連任前,已經「把負面新聞消滅於萌芽狀態」,更能顯示他想多幹五年的雄心壯志。

四、曾鈺成愛玩猜謎

大學時期修讀數學的立法會主席曾鈺成發表題為《迷戀數學》的專欄文章,再出「九頭鳥問題」,聲稱答案揭示誰是「下任特首」。答案是30隻,而梁振英這個名字的筆劃總數正正就是30劃。由此可見,曾鈺成率先透露,梁振英將會是習近平指定的下屆特首。他的結論剛好與上文的分析一致。

不過,說時遲,那時快,地下黨員曾鈺成可能為了「補鑊」和「消音」,於是在後來接受香港有線電視專訪時,突然聲稱「有中央官員曾向他透露」,2017年特首選舉不會再欽點。他又藉故轉移焦點,希望分散大家的注意力,聲稱:司長參選與現任特首在選舉中競爭沒有問題,但如果兩位司長,亦即政務司長林鄭月娥和財政司長曾俊華,同時辭職選特首,可能會造成管治困難云云。

畢竟,這套說法跟他在《迷戀數學》專欄文章的答案前後矛盾:他既已「揭示」了下屆特首是誰,何來聲稱沒有人「欽點」下屆特首?此外,當他再被問到會否參選特首,既說「無意參選」,又說「拭目以待」,真是「公是我贏,字是你輸」,霧裏看花,花非花,霧非霧。簡單來說,就是黏住你腦筋,然後大攪亂,實在相當陰險。

說到底,中共獨裁者不會再「欽點」香港特首這種說法,根本就是胡說八道。習近平可能早決定,可能晚決定,但不會不決定,更不會給機會讓其他人來代他決定。這是世上所有獨裁專制政權的運作邏輯,根本不會因為「某個中央高官說會拒絕欽點」這類低級謊言,即能被擊散。況且習近平奉毛澤東為精神之父,當然不會有「拒絕欽點」這種「雅量」。

說到底,共產黨當年既要在唐、梁之間做抉擇,今年也會在眾多有意參選者之間事先做好抉擇。因此,大家不要再想入非非了。我預測比較有可能的情況是:只有梁振英成為單一特首候選人,其他人都被勸退,讓梁振英能夠以「眾望所歸」之姿,擺出「無需欽點」之態,連任特首五年。實際上,他當然是被習近平「欽點」之人,既無可奈何,也無可避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