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梁振英真的走了嗎?

2016/12/11 — 10:58

梁振英

梁振英

政治是這樣玩的。中央政府再次給大家上了一課,展示高超的手段,在選舉委員會選舉的前兩天,讓梁振英「被不參選」,好回去照顧他的家庭。令人措手不及的這一步棋,至少起到了三個鮮明的效果。一是藉着拔去共同敵人,瞬間瓦解「ABC」的聲勢,減弱非建制派的動員力量,鞏固建制派既有的席位。二是重新一統在過去四年多被鬧得分崩離析的建制派,讓香港政治回到簡單二元的「建制VS泛民」的常軌。第三,也是一時間還沒引起太多人注意的,則是透過除掉至今為止民望最低的特首,奪回香港的民心。也許很難重演董建華時代那種港人信任中央政府多於特區政府的現象,但起碼這算是「為民除害」,怎麼樣都能稍微慰解主流香港社會那種容易滿足的情緒。

然而梁振英雖走,卻不代表「梁振英路線」的徹底消失,今天預備要去投票的選民不可不察。

什麼叫做「梁振英路線」?我指的可不是梁振英當年競選特首時提出的意見和政綱,現在說句不合時宜要挨人罵的話,我始終以為當年他對香港社會和經濟問題的判斷在很大程度上都是對的,而且那時他還有不少引人遐想的承諾(例如研究推出《檔案法》)。所謂「梁振英路線」,當然不是那些從來沒有兌現過的支票,也不是他擺在書面上的政綱和「願景」,而是一套執政的具體手法及其背後的邏輯。

廣告

「梁振英路線」的第一特點體現在用人。想當初,他延攬張炳良和陸恭蕙,甚至一度想請黃英琦出任籌設中的文化局局長,不可說沒有廣開政府大門,盡量向非建制力量伸手的用心。不過後來不知怎的,這個政府不只沒有突破原有局限,反而還倒行逆施,從根處動搖百年來的香港政治慣習。我們都曉得港英那套「吸納政治」的玩法,藉着廣泛的委任制度籠絡香港各界各階層的「精英」,使他們成為管治者的盟友,將不同的利益和不同的意見變成屋子裏的談判與交易,好穩固政府的基礎。這套招術縱有百般不是,但許多雀屏中選的「精英」至少不負精英之名,若非才幹超群,至少是界內領袖一方的人物;若非識見不凡,至少也是人脈深廣的老江湖。但自從梁振英上台之後,由他眾多任命看來,我們可以發現這整個遊戲被倒轉過來了,再也不是因為你是精英,所以我要委任你;而是我委任了你,於是你自動成了精英。

這類俗稱「梁粉」的「新精英」往往既沒有能力,也沒有很好的人脈根基,根本發揮不到「吸納政治」的精義。他們有的就是忠誠,並且恰恰由於他們什麼都沒有,一旦上位就必須更加對上效忠,上頭的支持是他們出來行走江湖的唯一靠背。尤其有趣的是這種特點不僅體現於政府任命的一些官員(吳克儉最著)和諮詢架構成員身上,還延伸到了部份建制黨派那裏,比如說連「記者會」是什麼都不知道的新民黨容海恩議員。

廣告

這整套人事變化的要點就是換血,它不是設法吸納民間潛在反對力量,更不是要加速原有建制力量的新陳代謝,卻是要以一脈除了忠於自己之外就樣樣都缺的新血去徹底代替本來的建制同盟。且看與梁振英斷帛的傳統建制精英曾鈺成和曾德成兄弟,再比較一下芸芸新貴,其間人品、歷練和能力上的差異豈以道里能計?

一些老朋友今日以「白票」為參選宗旨,政治道德上頭毫無可議之處,因為光是那種老式吸納遊戲就已經違反了理想公民社會和民主政治的本質。身為泛民,更怎能輕易認同小圈子的選舉呢?但看過去四年多政府捧上台的這一批「巨鯨幫」幫眾,你就會發現特首權力之大;看過去四年政府諸多不得人心的措施,你便會發現一個權力極大的特首究竟可以幹出多少難以逆轉的事情。所以若是不談有趣的創意,但是如何實施如何生效暫且不明的「公民提名」,光提「白票」,我在現實上是很難接受的。不過如今梁振英既去,再也用不着「ABC」了,所以投「白票」也好像很無害了是吧?

必須小心的是枱面上的幫主不在,並不表示整個幫派的潰敗。很多人以為現在的「梁粉」必將樹倒猢猻散,卻忘了失意喪志的他們依然還在既有的位置上頭,初步成形的系統也暫時沒有動搖。少了姓梁的幫主,做不成統「梁粉」,並不意味着不能來個姓「×」的接收梁振英餘部,使他們在一夕之間轉成「×粉」。

換句話說,只要「梁振英路線」健在,另找一個新當家,換血行動就大可以一個更聰明的方法繼續下去。大家只見白韞六主持下的廉政公署,有沒有想過終審法院好幾位常任法官年屆退休,而負責建議他們接班人選的司法人員敍用委員會當中至少有7名是行政長官委任?再這麼換血下去,五年後的香港又會是什麼模樣?

「梁振英路線」的第二大特點就不必多說了,路人皆知,那便是沿襲了大陸新近維穩政治特色的鬥爭為綱,無中生有,小事化大,直至社會撕裂,達到危害國家安全的地步。利用種種外緣條件的變化,內外人鬼,一樁又一樁的案件,一個又一個的危機,然後就可以替自己樹立英勇忠義的形象,藉大義之名博取政治地位,甚至乎維穩成本,這原是內地部份地方官員的伎倆,不料近年卻也隱隱出現在香港了。在香港施行這種招術的另一個好處是可以把打擊面擴大,一棍子打死原有的反建制陣營。何韻詩的遭遇,就說明了以要求真普選為出發點的佔中如何被變換成了萬惡不赦的港獨;「DQ」議員數目從辱華反中的梁游二人增加到根本和港獨無關的四個本土派上,只是最新的例子而已。既然這一招能夠挾全國民意和政治上的根本底線來逐步壓毀非建制勢力,同時鎮懾所有建制派中蠢蠢欲動的對手,誰能擔保梁振英之後不會有人再用?而這招屢見奇效的手法又要香港和整個中國的民間為它付出多少彼此誤會、懷疑和仇視的代價呢?

故此,今天不論是預備去最後要投白票的朋友(我建議他們最好不要把『白票』當成原則,頂多視之為候選人產生之後的策略選項),還是建制派內一心要「ABC」的朋友,切莫輕忽「梁振英路線」還魂的可能。

原刊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