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梁振英舉槍射雁

2019/2/18 — 15:50

資料圖片:梁振英

資料圖片:梁振英

梁振英痛恨野豬眾所周知。他指摘《蘋果》副社長陳沛敏美化參與旺角騷亂的盧建民有不被馴化的「野豬精神」,並說如果該事發生在歐美,盧建民「能夠活着寫賀年卡,算是命大了」。這種散發血腥味的警語讓我想起中聯辦前主任張曉明曾經說過:「泛民仍然能活着,足證中央的文明和包容。」對這些共產黨人來說,暴力與否並非關鍵,只要你是反對當權者,便死不足惜。

譬如說六七暴動涉及衝突和暗殺,放置炸彈千多枚、造成800多人受傷和50多人死亡,但當時領導鬥委會的工聯會楊光,在回歸後獲頒大紫荊勳章。可見只要緊貼中央,即使是文革的極左路線,又何罪之有?又譬如梁振英等親北京人士,曾經在89年譴責中共血腥鎮壓學生,表現出對人民的生命和追求自由民主的權利的尊重。但當這些人發覺那場風波並非黨內保守派奪權的陰謀,而是最高領導人鄧小平認為趙紫陽等改革派政治上過軟,親自下令屠城,便速速歸隊。梁振英始終相信,用國家的名義殺人是沒有罪的。

究竟共產黨人有沒有人性?不要以為這個問題是一種侮辱,中共黨內曾就此有過激烈的辯論。從1983年到1984年,中共開展「清除精神污染」運動,其主要目標是反對「資產階級人道主義」。當時掌管意識形態的胡喬木針對的似乎不是一般的「人道精神 」(即是增進人類福利,免除人們的不幸和痛苦的思想和行動),而是源於歐洲文藝復興的「人本主義」,即是以人的利益和價值為中心的學說、態度或生活方式。這種思想強調個人尊嚴和價值,以及通過理性達到自我實現的能力。

廣告

當時在黨內捍衞人道主義的包括《人民日報》的王若水,他認為中共害怕這種思想是因為它與階級鬥爭和「槍桿子裏出政權」不相容;此外,中共認為人道主義和他們所反對的資產階級的自由、平等、人權、個性解放以及個人主義是不可分的。對這些共產黨人來說,沒有所謂人性而只有階級性。從這理論出發,不管你個人是否仁愛為懷,只要你是屬於地主、富農、資本家階級,這背景已決定你一切屬性;在進行鬥爭的時候,不但無需保護你的財產和自由,連你的尊嚴和性命,話攞走便攞走。

從滅絕人性的階級鬥爭培育出來的共產黨人,也許已經不再談階級鬥爭。但對於所有被視為危害國家安全甚至只是挑戰當權者的人民,他們仍不惜以最兇殘的手段對付。我在內地從事維權的朋友,都有被無理禁錮、餵藥、毒打的經歷,連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亦死無葬身之地,中共對付政敵談不上人本主義,就連人道精神都欠奉。

廣告

剛過世的傷痕文學作家白樺寫的《苦戀》,描述一個歸國華僑在飽受鬥爭之後,被即將離國的女兒問了一句:「您苦苦留戀這個國家,但這個國家愛您嗎?」最後這個主角逃難至荒野之中,在臨死前看着晨光初露,見到一群雁兒在天空劃上了一個人字。這是在苦難中對人道主義的渴求。假如像梁振英這些中共爪牙站在他身旁,一定先把這「叛國者」殺死,然後舉槍射向雁群,再哼一句:甚麼人道主義?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