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梁振英隱瞞了甚麼?

2016/4/22 — 11:14

(編按:作者於2012年8月20日發表本文,當中提及的質疑,梁振英至今沒有解答。)

梁振英遲來的利益申報,引起一些傳媒連日質疑。我覺得梁振英不能自圓其說,而且刻意隱瞞,事不尋常。但傳媒的焦點分散,在梁振英含糊其辭的策略下,事情恐怕會再一次不了了之。我認為應該要認清問題核心,不要輕易讓梁振英蒙混過關。

廣告

有傳媒關注梁振英尚持有 DTZ Holdings Plc700多萬股股份和認股權。不過,如果我們相信澳洲上市公司 UGL管理層沒有誤導股東,也不是蠢蛋的話,那麼他們去年表明已收購 DTZ Holdings全部業務( All of the Trading Operations),包括戴德梁行( DTZ),債台高築的 DTZ Holdings確實已沒有任何業務, DTZ Holdings股份應該無異於廢紙。

我相信,梁振英一直拒絕交代詳情,業務神秘的 BVI公司 Wintrack,才應該是焦點所在。

廣告

關於 Wintrack,在8月11日,行政長官辦公室發言人發表聲明表示:「(梁振英)持有99.9%股權的 Wintrack Worldwide Ltd( BVI)及附屬公司,該公司純粹用作持有戴德梁行一間在外國的分公司的股份。 Wintrack Worldwide Ltd( BVI)及附屬公司並無參與商業運作。」

Wintrack所持公司 惹質疑

到了8月13日,發言人再補充說:「該外國分公司的業務與香港及中國內地並無關係。」

要注意的是,「該外國分公司」並非指 Wintrack,而是 Wintrack旗下附屬公司持有股份的「戴德梁行一間在外國的分公司」。所以梁振英在8月11日要求發言人說:「 Wintrack Worldwide Ltd( BVI)及附屬公司並無參與商業運作。」其實是技術上沒有說謊但極之誤導的語言「偽」術:兩間旨在持有股份的空殼公司,自己當然沒有商業運作,卻不表示它們持股的公司沒有業務。那家外國分公司,究竟在哪一國家經營甚麼業務,與甚麼人有生意來往,梁振英持股有多少,他沒有交代。

《蘋果日報》是少數鍥而不捨追問到底的傳媒,梁振英翌日(8月14日)在公開場合親身回應:「現在我申報的公司 Wintrack所持有的股份與香港、大陸及台灣的業務是無關的,只不過是一間外國公司的股份,而且這股份只是一個小股東的股份。」

東窗事發多天後,梁振英擠牙膏式的回應,才吐出了一句關於那家神秘的「外國分公司」的細節,其餘資料繼續欠奉。梁的邏輯是,那家 DTZ外國分公司不是經營中、港、台業務,所以就沒有問題;外國分公司的其他資料,香港人無權知道。

梁振英想用簡單的邏輯蒙混過關,我對他的質疑也十分簡單: Wintrack持有股份的外國分公司,不在中、港等地做生意,卻可以在外國與來自中、港的富豪和權貴做生意,仍然可以出現利益衝突以至利益輸送。香港行政長官的利益申報的範圍,怎能夠局限在中港地域內。

或為中港富豪提供服務

香港富豪,不論是一直支持梁振英的,又或是選後急轉軚親近梁振英,還是想日後與梁振英改善關係的,大多是地產財閥,他們在外國有大量物業投資。既然 Wintrack持股的是 DTZ外國分公司,理應從事物業估值和管理業務,意味大有機會為中、港富豪的外國物業項目提供服務。

梁振英通過 Wintrack持有股份的外國分公司,肯定不是小兒科。我有此論斷,因為梁振英與新加坡商界的關係一直密切,曾長期擔任星展銀行和 Keppel等新加坡大企業的董事,而根據星展和 Keppel的年報,起碼在2002年開始,梁振英的董事利益申報中,就包括了 Wintrack。上市公司董事申報利益,通常只會報主要公司,梁振英十年前已申報 Wintrack利益,顯然 Wintrack持股公司的業務,不會是小生意。

Wintrack長期持股的,究竟是 DTZ哪一國的分公司?根據 DTZ的年報,在賣盤給 UGL之前, DTZ在亞太區兩國的分公司,持股不到100%。其一是新加坡 Edmund Tie& Co., DTZ僅持股61%; DTZ在日本分公司的持股,也只有70%。

1999年,英國 DTZ為了拓展亞洲市場,開始收購梁振英的 C.Y.Leung& Co.和新加坡 Edmund Tie& Co.兩家測量師行的部份股權。當年的新聞公佈寫明,專注中、港市場的 C.Y.Leung& Co.,與業務集中在東南亞的 Edmund Tie& Co.,其實早有獨家的合作協議,而且互持對方公司股權。換句話說,在1999年之前,梁振英已持有 Edmund Tie& Co.股權。

拒絕交代 恐擴大誠信污點

DTZ其後逐步全購梁振英的 C.Y.Leung& Co.,但從未百分百擁有 Edmund Tie& Co.股權。根據 UGL的2012年度年報, UGL接收 DTZ在 Edmund Tie& Co.的股權,仍然只有61%。

梁振英通過 Wintrack持有的 DTZ外國分公司股權,是否就是 Edmund Tie& Co.?還是 DTZ日本分公司? DTZ在新加坡和日本,有沒有得到中、港兩地富豪的生意合約?

梁振英政府執政不到兩個月,已陷入嚴重的誠信危機。先有他自己被踢爆山頂大屋有僭建,更涉嫌說謊指僭建花棚是上手留低;後有麥齊光遭廉署拘捕、陳茂波掩飾經營違規劏房等醜聞。在他個人和政府都面臨誠信危機的時候,梁振英沒有理由再自製多一個疑團,予人話柄。

所以如果「身冇屎」,梁振英的理性選擇,應該是公開 Wintrack所持的「外國分公司」的全部細節,以證明自己沒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他連日來卻遮遮掩掩,拒絕交代 Wintrack其他資料,任由傳媒不斷揣測,使這個新謎團成為另一個誠信污點。

梁振英這種不尋常的反應,我嘗試為他想像各種解釋,但合乎情理的,似乎只有一個:公開 Wintrack持股的「外國分公司」的背景和業務詳情,只會令梁振英的處境更為惡劣;所以,兩害取其輕,他情願任傳媒繼續猜疑和批評,也不能公開足以證實他有利益衝突的事實。

梁振英通過 Wintrack,仍然持有股權的 DTZ外國分公司,究竟是哪一國公司?他實際持有多少股權?公司與甚麼人做生意?梁振英究竟隱瞞了甚麼?我期待着傳媒再一次揭露真相。

 

(原文2012年8月20日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