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梁振英你怕甚麼?

2016/2/15 — 20:43

梁振英二月六日在香港警察學院結業會操上,檢閱畢業學警。(資料圖片)

梁振英二月六日在香港警察學院結業會操上,檢閱畢業學警。(資料圖片)

記得當年修讀法律,須學習如何代表被定罪的人向法院求情減刑,教授向我們強調,律師替被告求情時一定要問一個問題,就是為何被告會犯事?問這個問題的原因,不是為把被告的犯法行為合理化,而是因為我們要知道原因,法官判刑時才可對症下藥,以減低被告日後重犯的機會。

同一道理,最近學者聯署要求設立獨立委員會調查旺角騷亂,正是希望從社會宏觀的角度,了解這次騷亂的原因,避免日後再發生。當然,這並不代表我們試圖把當晚的行為合理化。

廣告

但政府火速地拒絕了這要求,認為市民現在已可從不同渠道表達對社會問題的看法,我認為政府這個理由荒謬。獨立委員會的目的,是希望透過具公信力及獨立的調查,從而客觀地分析這次騷亂的始末。如果政府這說法成理,其實所有社會事件,(包括現正調查的鉛水事件)都不必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只需由市民你一言,我一語發發聲便算。

就旺角騷亂展開獨立調查,不是為轉移視線,而是希望大家不要對事件發生的原因視而不見。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