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梁振英:測謊機,你呃人!

2015/2/20 — 1:50

該名警員目睹一個「黑影」在旁閃過,該名人員於本能反應下以手擋駕,手卻「卡在」攝影機上,而非刻意阻擋記者的鏡頭」
—曾偉雄 2011年8月

「主席,有個事實上的問題,我記憶中,我沒說過『我沒有僭建』。」
—梁振英2012年12月

「淘寶沒有假貨」
—馬雲2014年11月

廣告

三人之中,誰可以通過測謊機的測試呢?

測謊機是甚麼?

廣告

近代的測謊機(正式名字是多波動描寫儀Polygraph)於1921年由柏克萊加州大學的一位醫科生John Augustus Larson與警官Leonarde Keeler共同研發。假設說謊時的生理反應與講真話時的不同,測試者回答一系列的問題,一邊量度血壓、脈膊、呼吸以及皮膚導電反應的變化。

舉一個模擬案例「小明在美術館偷了油畫,卻矢口否認」。首先,小明會被問一些與案件無關的問題(「不相關問題, Irrelevant Questions」),例如「你的名字是否小明?」。這些問題不會引起緊張情緒,可獲得基本數據。除此之外,也會問一些與案件同類的「對照問題(Control Question Tests, CQT)」,例如:「在這一輩子中,你有否偷竊?」,一般人對這類問題也會有較大的生理反應。最後,小明會被問及一些與案件的「相關問題(Relevant Questions)」,「你是否偷了美術館的油畫?」若他的反應比對照問題更強烈,就表示他在說謊。

利用測謊機破案!

在1923年,一間婦女會發生接連的失竊案。調查時,婦女逐一接受聯想單字的心理測試:在聯想關於「Money」的單字時,一位女性回答了「Bills」(意即銀行鈔票Dollar bills,而非硬幣coins),正好當時被偷的就是鈔票,她便被認定為是犯人,被趕出了婦女會,也差點被趕出大學。後來疑犯的父母上訴,警方對所有婦女會的人進行了測謊機的測試,結果發現犯案者另有其人,成為了首宗利用測謊機的案件。

其後,測謊機獲得傳媒廣泛的讚譽,多個城市相繼使用。準確度方面,當時宣稱「高達85%被測謊機指出說謊的人,最後也認罪」。至今,已有超過50個國家:包括美國、台灣及馬來西亞等以測謊機來偵查罪案。

失敗個案

然而,測謊機是否準確無誤呢?

奧德里奇•艾姆斯(Aldrich Ames),於1960年受雇於中情局(CIA)。於1985年,他向蘇聯出售關於CIA行動的資料,導致多名美國特工被處決。翌年,CIA調查內部是否有蘇聯的間諜,艾姆斯成為了調查對象。然而,他卻兩次通過了中情局的測謊機測試。最終經多年的追查,包括跟踪及竊聽,他於1993年被捕。於庭上被問到如何騙得過測謊機,他表示「這沒有任何的魔法,最重要的是保持自信及以友好的態度應付審問者。」

蓋瑞•里昂•李吉維(Gary Leon Ridgway),智商只有82 (中下智能)。他於20世紀80至90年代和90年代在華盛頓州和加利福尼亞州謀殺了很多婦女和女童,被稱為綠河殺手(Green River Killer)。然而,因檢查員錯誤解讀了結果,使他通過1984年的一次測謊機測試。最後,警方要靠著DNA證據拘捕了他。

江國慶,台灣人。於1996年,一名5歲女童於軍營被姦殺。經過調查後,包括江國慶在內的四名士兵嫌疑最大。然而,最後只有江國慶未能通過測試。最終在嚴刑迫供下承認了控罪,於一年後被槍決。到了2011年,當年的同袍認罪,江國慶才被判無罪,但已是無法挽回的錯誤。

如何騙過測謊機?

事實上,測謊機的結果在於回答「相關問題」時是否比回答「對照問題」時的生理反應較大。所以,在回答「對照問題」時,可盡量想象恐懼的情景,例如被追殺,使呼吸變得急促也使心跳率上升。反之,在回答「相關問題」時,則盡量保持鎮定,想一些令自己放鬆的畫面,以助控制生理反應。另外,回答問題時必須表現得確切、認真及沒半點猶疑。最後,在測試完結時,若審問者聲稱找到了謊言,這是常用的把戲,只需保持禮貌地否認指控即可。

未來方向

由以上種種可見,測謊機並非相當準確,馬雲、曾偉雄及梁振英均有可能通過測試。

美國國家科學院也指出,測謊機準確度不高,其背後理論也缺乏科學證據支持。

因此,不同的技術包括腦電圖(EEG)、聲音風險分析(VRA)、功能性磁振造影(fMRI)、近紅外光光譜儀(NIRS)等,正被研究如何應用在測謊技術上。

但話說回來,我們是否真的想要一個絕對準確的測謊技術呢?

 

同場加映:

夢熊挑戰測謊機 講大話會一死謝天下 



絕對搞笑!「測謊機」玩具街頭測試 

日本測謊機玩具「ココロスキャナー」

 

作者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