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梁文道宇宙 — 弱者責任無上限,強者權力無底線

2019/10/7 — 10:33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社會賢達總是熱衷「以理殺人」。梁文道認為不論是這場「符合國際標準的大型暴動」,還有市民在商場宣報成立臨時政府之類,鋪就了中共徹底摧毀香港的終局。我其實也同意,中國會願意付出毀掉香港的代價。然而梁文最大的問題,是力陳所謂「負責任政治」,要負責任的卻只有香港人,彷彿是香港人死牛一面頸不放棄抗爭,才導致今日的局面。

如果一群無權力、被迫害、人身財產安全都有極大風險的香港人,反而最要為「負責任政治」負責,而手握三萬重兵、已通過《緊急法》獲得無上立法權的獨裁政府本身,則不需要負責,那麼梁文的進路就是:權力越高的人越不用負責,負責的責任反而落在被迫害、只能本能作出反抗和抗議的市民身上。梁那個對示威者「不負責任」的批評,不合符比例,根本是呼籲被迫害者「顧全大局」,溫文爾雅兜兜轉轉地建議被強暴者見好就收,不要尖叫和扭動,否則惹怒施暴者,可能遭殺人滅口,更加得不償失。如果梁真的支持「負責任政治」,為甚麼呼籲的對象不是最有條件「負責任」的特區政府,甚至北京中央,反而是抗爭者?

既然梁語氣鄙夷地表示,抗爭者搞不出革命,判定抗爭不能根本動搖大局。那麼以此而言,即使示威者「負責任」起來、全面收檔、顧全大局,也是無關痛癢。對社會最有痛癢的當權者,例如林鄭、警隊甚至中聯辦黑社會之類,只要他們一日不放棄高壓統治,用《緊急法》行事,不去實行所謂的「負責任政治」,香港依然會流血不止。

廣告

在「梁文道宇宙」,一切問題都歸咎至香港人。但我們不妨重溫,是誰人先搞起《逃犯條例》修訂,是誰先桶了蜜蜂巢,是誰無視一百萬人和平示威,是誰堅持不撤回條例,是誰命令警察血腥鎮壓,是誰拒絕所有降溫的機會?是林鄭,甚至她背後的習政權。我不相信梁想不到,他只是為尊者諱。梁文呼籲「負責任政治」,但其實這恰恰是一個最不負責任的呼籲。因為這是單方面呼籲示威者放棄施壓,放棄大義,單方面自己「回復平常」。而「復員」了的香港人馬上就會發現,自己會手無寸鐵地面對仍在「動員」狀態的警察、當權者和黑社會。

香港人單方面停止是沒用的,反而會令已經動員過的香港各界陷入更大的危險。因為政權一方擴了權、已經使用《緊急法》、已經嘗過血腥操作,一切一切已經上了台。當然,由於「梁文道宇宙」認定中共是萬無可能撼動一分一寸,所以無論香港示威者動員還是復員,最終下場都是失敗。但既然最終下場都是失敗,那麼梁文所提出的「負責任政治」,又是否像表面上那樣苦心婆心為香港好?既然反正都是失敗,那麼我們「負責任」起來,只是為中共早日收拾殘局,然後還幫對方挖好香港人的墳墓。對他們來說,當然是遍地狼藉地死,好過中國香港歌舞昇平地死。這心境自然是另一個階級吃香喝辣的人所不能了解。

廣告

時間當然不是站在香港人那邊,香港人自然已經看到,「一國兩制」的時間繼續下去,最後都是沒有出路,都是死的終局。那麼香港示威者當然不會相信「梁文道宇宙」式的彌天大謊:「不抗爭就會沒事」。因為自從林鄭上台之後,香港人停了兩三年,但林鄭和中共還是要修訂《逃犯條例》,是他們先把紛爭和撕裂帶到香港,香港人每一步都是被動回應:被動地反對修訂、被迫使用武力剎停議會、被迫與警察對抗、被動地出國尋求援助。

梁教訓香港人「不應把賭注全押在國際社會,尤其是美國」,這又是自相矛盾,因為香港人攻擊警察、中資、附共機構及個人,就是證明有人落注抗爭,有人落注在國際遊說。自6月以來香港人就沒有大台,策略就沒有統一過,何來「把賭注全押在國際社會」?當然有些人是對「希望」就算已經脫節,鳩up都要有個譜。

香港人遇上《逃犯條例》,後續事態連鎖至今不息,證明香港人不再相信「不抗爭就會沒事」,因為香港人不是無故就反抗,而是嘗試過十幾年高度合作、誠惶誠恐的事大歲月。然而《廿三條》是怎樣來臨的呢?之前有人反抗嗎?從1997至2008,不是香港幾乎全體高度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的嗎?與其說是香港人反抗,不如說是北京瞄準香港的「核心價值」來狙擊。

這次事情不斷升級,也因為很多人都不再相信社會賢達「氹細路仔乖乖食屎」的謊言。梁振英和後梁時代,不是北京中央主動送給香港的大禮嗎?破壞「一國兩制」的不是北京自己嗎?香港人只是沒有唾面自乾,有點反應,就被高度批判參與「不負責任政治」。

這一切的源頭,是一種原始的實力判斷:誰大誰對,誰弱誰錯,美其名「負責任的政治」而已,但當權者永遠免責。梁的進化,或返祖,在於對香港人民及主體性,始終抱持高度批判精神,而對大一統和黨國權力卻越來越寬容。如果問「然後呢」,為甚麼不是問動用《緊急法》、止暴制亂於一時,然後呢?融入大灣區之後,然後呢?殺死反抗者了,然後呢?詰問永遠只對準無權力者、永遠要求人民單方面內省,不失為一種阿諛權力、為權力辯護的評論方法。「梁文道宇宙」說穿了,就是「弱者責任無上限,強者權力無底線」。

不是「可能我太過實際」,而是窮得只剩下實際。實際多到了盡頭,是非不再重要,輸贏是黑白,是成王敗寇的正宗中國歷史觀。香港生死未卜,沒人會知道明天將會如何。那時的林鄭還在,但那時的梁文道的確死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