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梁智鴻,為什麼你不叫 689 給香港人一個機會?

2016/1/1 — 14:19

梁智鴻 (資料圖片)

梁智鴻 (資料圖片)

剛剛看到《信報》的報導,說希望各界給李國章機會,求大同存小異,我真的覺得很憤怒。

為什麼每次都只向弱者呼籲

正如假才子在《香港有種宗教叫「溝通教」》中指出,和溝通教的信眾「每次都是要求港人讓步,不會叫中央讓步」一樣,包括梁智鴻在內的香港建制中人或藍絲永遠也總是只會向手無寸鐵的弱者呼籲,叫他們給早已滿手鮮血的屠夫們一個機會,但他們永遠不會叫權貴給香港人一個機會。

廣告

為什麼他們不叫 689 給香港人一個機會,不去故意與民為敵,明知民意所在但仍然剛愎自用任人唯親?為什麼他們不叫李國章給港大人的一個機會,不因昔日一點私怨而執意走進港大的權力核心將一切搗個稀巴爛?為什麼他們每次都只懂叫被欺凌的人給欺凌者機會,啞忍所受的傷害?若我們給機會這些冷血無恥的屠夫,誰給機會我們?

你或者會說,當然啦,他們那有這個膽量向手握大權的權貴呼籲?誰知這些權貴會不會因此被觸怒而報復他們?

廣告

若這是他們不斷向弱者呼籲的原因,這就是偽善:他們不是相信這些讓步和溝通真的對社會和大眾有利(像他們表面聲稱的一樣),而是害怕自己的利益,害怕自己會受牽連,所以寧願犧牲公眾利益,也不願站出來說一句誠實有道德勇氣的說話。

我們和李國章之間有什麼「大同」

再說,我們和李國章之間有什麼「大同」?我們會因為接近二十年時的私人恩怨,而「完全痛恨港大」(港大張達明教授引述建制派的話)嗎?我們會公器私用,一朝身為教統局局長就說「權在政府,最後由我話事」而逼中大和科大合併嗎?我們會動輒威脅人「I will remember this! You will pay!」嗎?我地會因為教院不願和中大合併而出言聲稱要將教院強姦 (rape) 嗎?我們會隨意污衊抗爭者為只為向女友逞英雄嗎?我們會將做了超過十年法律學院院長的德高望重學者以一句 "nice guy" 一筆抹煞嗎?我們會在毫無根據的情況下誣陷一個名譽資深大律師為泛民的「黨委書紀」嗎?

我們到底和李國章有什麼「大同」?梁智鴻可否說清楚點?

我們和李國章之間的並非「小異」

我們和李國章之間的真的只是「小異」嗎?難道直到今日梁智鴻或建制中人還不明白為什麼我們那麼厭惡李國章嗎?我們對他的厭惡,不是因為對某些問題的意見相異,或對一些事情看法的不同,而是真正的「道不同不相為謀」:對公權力的運用,對人的尊重,對包括學術自由的核心價值的尊重,是否黨同伐異的態度。

這些都不是「雞毛鴨蒜」的「小異」,這關乎我們的人格和做人的根本,若這些也能妥協,我們和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梁粉」和建制派有什麼分別?

梁智鴻,和所有企圖勸告我們給李國章一個機會或什麼「求同存異」的藍絲或建制中人,讓我們清清楚楚的告訴你們,今天你們藉著黑暗勢力似乎可以不可一世,但香港人絕對不會妥協,也不會放棄抗爭,我們一定會繼續守護港大,守護我城。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