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梁游可被控煽動和叛逆 可能性幾乎是零

2016/11/3 — 9:29

「青年新政」梁頌恆及游蕙禎

「青年新政」梁頌恆及游蕙禎

【文:莊子】

近日中國官媒《環球時報》一篇文章直指候任立法會議員梁游二人在第一次和第二次的宣誓內容可以根據香港法例第200章香港刑事罪行條例第3條同第10條,即叛逆和煽動罪,檢控梁游二人。

先不談《環球時報》此文是否代表中央政府的觀點甚至是有關的觀點言下之意地,是否暗指梁游二人的宣誓風波是可以用香港的法律和司法系統處理,但若然如此便不必釋法,亦是可喜可賀。但本文的討論重點在於梁游二人是否干犯了上述法例所指的叛逆和煽動罪行。

廣告

根據刑事罪行條例第3條 -《叛逆性質的罪行》:(1) 任何人意圖達到以下任何目的,即 ─ (a) 廢除女皇陛下作為聯合王國或女皇陛下其他領土的君主稱號、榮譽及皇室名稱;(b) 在聯合王國或任何英國屬土境內向女皇陛下發動戰爭,旨在以武力或強制手段強迫女皇陛下改變其措施或意見,或旨在向國會或任 何英國屬土的立法機關施加武力或強制力,或向其作出恐嚇或威嚇;或(c) 鼓動外國人以武力入侵聯合王國或任何英國屬土,並以任何公開的作為或以發布任何印刷品或文件表明該意圖,即屬犯罪,一經循公訴程序定罪,可處終身監禁。

根據刑事罪行條例第10條- 《罪行》:(1) 任何人-(a) 作出、企圖作出、準備作出或與任何人串謀作出具煽動意圖的作為;或(b) 發表煽動文字;或(c) 刊印、發布、出售、要約出售、分發、展示或複製煽動刊物;或(d) 輸入煽動刊物(其本人無理由相信該刊物屬煽動刊物則除外),即屬犯罪,第一次定罪可處罰款$5000及監禁2年,其後定罪可處監禁3年;煽動刊物則予以沒收並歸予官方。

廣告

(2) 任何人無合法辯解而管有煽動刊物,即屬犯罪,第一次定罪可處罰款$2000及監禁1年,其後定罪可處監禁2年;該等刊物則予以沒收並歸予官方。

但要構成第10條的罪行就必須證明梁游的作為具有煽動的意圖和效果,即滿足第9條(1)的規定:(a) 引起憎恨或藐視女皇陛下本人、其世襲繼承人或其他繼承人,或香港政府,或女皇陛下的領土其他部分的政府,或依法成立而受女皇陛下保護的領域的政府,或激起對其離叛;(b) 激起女皇陛下子民或香港居民企圖不循合法途徑促致改變其他在香港的依法制定的事項;或(c) 引起對香港司法的憎恨、藐視或激起對其離叛;或(d) 引起女皇陛下子民間或香港居民間的不滿或離叛;或(e) 引起或加深香港不同階層居民間的惡感及敵意;或(f) 煽惑他人使用暴力(g) 慫使他人不守法或不服從合法命令。

縱使有以上意圖,但如意圖是用作顯示女皇陛下在其任何措施上被誤導或犯錯誤;或指出依法成立的香港政府或香港憲制的錯誤或缺點,或法例或司法的錯誤或缺點,而目的在於矯正該等錯誤或缺點;或慫恿女皇陛下子民或香港居民嘗試循合法途徑促致改變在香港的依法制定的事項;或指出在香港不同階層居民間產生或有傾向產生惡感及敵意的事項,而目的在於將其消除(第9條(2)),檢控方就必須證明梁游二人具有(2)以外的意圖從而達至(1)的意圖和效果。

由於香港的主權於1997已經移交中華人民共和國,所以所有香港法律含女王陛下、聯合王國等在1997年後應解作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政府和中華人民共和國。

從事實而言,梁游二人在宣誓過程中曾高舉『Hong Kong is not China』和以『支那』表示中國。梁游二人亦曾經在公開場合表示要求香港獨立和反對中國共產黨執政。然而問題在於以上言論是否構成上述兩項罪行。首先根據第3條而言,梁游二人從來無表示要向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發動戰爭或鼓勵任何中華人民共和國以外國家以武力入侵中華人民共和國或其領土。

所以剩下的只有第3(1)(a) - 廢除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或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領土的主權稱號。簡單來看,無疑尋求地區獨立的目的是要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再在香港擁有領土主權,但『廢除』一詞是具爭議的。

『廢除』一詞是主動動詞,但並不等於『取消』和『放棄』。簡單而言,要以廢除形式令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再在香港具任何主權才能滿足第3條的規定。以廢除形式令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再在香港具任何主權又可以理解為『謀朝篡位』,又強迫和威脅的意思。但綜觀梁游二人截至現時為止的所作所為,他們已是純粹發發『嘴炮』和反映民意,並不構成強迫和威脅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放棄和取消在香港行駛主權。

假使退一萬步,梁游二人成功號召全香港700萬人在北京靜坐爭取獨立也罷,他們的行為也只不過是表達訴求。至於中央政府是否感到受威脅和強迫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北京是有權拒絕,縱使受到壓力也只不過是政治壓力。

更何況基本法規定了香港居民享有言論自由權利?用外國的例子來說,香港叛逆罪行的來源地英國是實行君主立憲民主政制的,但古往今來都會有要求獨立或是實行共和制的人,這些人由普通平民到國會議員甚至首席部長都有。但他們從來不會因為他們的言論而惹上叛國的檢控,因為很清晰地他們都只是表達訴求,能否獨立能否脫離君主制仍需要得到英皇的御准。如果是單單因為梁游的言論『唔啱聽』但他們的言論並未能帶來實際會威脅和強迫到中央人民政府取消或放棄在香港行使主權,他們的行為和言論不能夠在現行的法律邏輯下理解成叛逆。

至於煽動罪,梁游的行為確實是因為憎恨或藐視中國共產黨而作出的,但並非中央人民政府。這個分別是非些重要的。要定義共產黨是否等於中央人民政府就必須參考國家憲法。然而國家憲法並未提及共產黨即中國政府,而中央人民政府的組成是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選出。在此而言,共產黨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只不過是一個政黨和執政黨。由此,針對執政黨作出引起憎恨或藐視並非第9和第10條規定的範圍內。

但同樣地,退一萬步的說,執政黨等於國家,但要證明梁游二人作出第10(1)條的作為或意圖並非只因為第10(2)的豁免意圖,例如指出依法成立的香港政府或香港憲制的錯誤或缺點或指出在香港不同階層居民間產生或有傾向產生惡感及敵意的事項,而目的在於將其消除,是非常困難的。而至少截至現在並未觀察到梁游二人的行為,並未見到他們有豁免意圖外其他的意圖時,他們即使被檢控也會無功而還,檢控一方更會受輿論批評多此一舉。

在此奉勸《環球時報》,請不要以政治角度解釋法律,法律並不能用作達致政治效果的工具。假若使用勢必招來滅黨滅國,這是古今中外的歷史可鑑。請也不要為了獻媚而寫文章,這會令人懷疑你的底氣和專業。寫文章前,請好好做出準備和資料搜集。

 

作者簡介:在海外讀法律多年,眼見未能每次回港參與抗爭。願意文和筆舒我愛港之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