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梁游宣誓案】上訴庭今耹訊 游蕙禎一方陳詞:若法院介入宣誓 將沒完沒了

2016/11/24 — 10:32

游蕙禎今日到高等法院

游蕙禎今日到高等法院

【25/11/2016 15:00 修訂:原文指張官質疑在對大陸法不了解情況下,就釋法是否修法作判斷是傲慢,有關評論為張官引述外界意見。】

青年新政梁頌恆、游蕙禎被法院取消議員資格後,兩人就宣誓司法覆核案上訴,高等法院上訴庭今日審理,案件由高院首席法官張舉能與上訴庭副庭長林文瀚主審,耹訊下午再續。代表游蕙禎的資深大律師戴啟思陳詞。戴啟思認為,立法會條例第73條,並無賦予法院就議員宣誓是否有效作裁決。代表梁頌恆一方的資深大律師潘熙指釋法形同修法,但張官質疑普通法的律師要作出這判斷,需要大陸法(civil law)的專家證據。

下午五時休庭,政府聘用資深大狀余若海余若海,明早將會繼續陳詞。

廣告

戴啟思:美國法院介入議員資格時謹慎

戴又指,法院只有在無其他選項的情況下,才應介入立法機關的事務。林官問到,戴啟思提出的,似乎不是法院司法管轄權的問題,而是法院應該自我制約(self restraint)的問題,戴啟思同意。 張官質疑,不干預原則為普通法原則﹐但本案涉及基本法104條,而基本法是凌駕(trumps)於普通法原則之上。

廣告

戴啟思指,在本案中,立法會主席並未就兩人是否拒絕宣誓作出裁決,有關決定應由主席而非法院作出。

戴啟思又指,法院若介入今次事件,將會沒完沒了,法院不應成為不滿議員宣誓的人申訴的場所。戴啟思又認為,法院對宣誓問題的管轄權,僅在監誓人作出決定後才可行使。

戴引述美國案例指,美國法院決定與議員資格有關的問題時,是非常謹慎,法院只考慮議員的資格問題,而非政治元素,林官問及界線如何界定。戴啟思指,若以文字為準則尚可,但如果連同手勢與宣誓方式考慮,就很難說明為何介入一宗案件而不介入其他案件。

張舉能要求上訴兩方就釋法作出清晰陳述,因為上訴方一方面質疑釋法,另一方面又依賴釋法作陳述,不希望這個問題去到終審法院才第一次討論。 張引述上訴兩方質疑,今次釋法不僅僅是「解釋」,以及不可追溯至本案,要求兩方就此作陳述。 張官指出,潘、戴一方面質疑釋法,但又引用釋法文本第四段,不可兩者全取,戴指釋法對本案是無關(irrelevant)。

法官要求上訴兩方就釋法清晰陳述

張官指,戴對於立會條例第73條的主要論點,是因為主席未宣佈議員資格取消,因此73條不適用,但73條本身並無要求主席宣佈,當中的「失去資格」僅為法律要求。 戴啟思指,73條適用的起點,是議員被取消資格的決定,需回到第十五條中有關議員何時不再擔任議員職位的規定。

張官指,戴對於立會條例第73條的主要論點,是因為主席未宣佈議員資格取消,因此73條不適用,但73條本身並無要求主席宣佈,當中的「失去資格」僅為法律要求。 戴啟思指,73條適用的起點,是議員被取消資格的決定,需回到第15條中有關議員何時不再擔任議員職位的規定。

戴啟思引述英國國會相關案例期間,張官提醒,英國不單只沒有成文憲法,更重要的是英國的國會是超然的(supreme),與香港情況不一樣。

戴啟思引案例指,議員拒絕宣誓須即時離任,不等於可以跳過主席裁定,指議員一旦拒絕宣誓,須由主席分別根據《宣誓及聲明條例》21條及基本法第79(1)條,宣佈該議員已拒絕宣誓,因此被視為無力履行職務而喪失資格。 張官表示,能夠理解戴的觀點,但若按中文字面理解基本法79條,則需非常廣泛地理解該條才能接納戴的說法。

潘熙:裁定議員是否拒絕宣誓  應是監誓人角色

代表梁頌恆的資深大律師潘熙指出,立法條例 15(1)說明了議員離任的條件,包括由立法會主席按基本法第79條宣佈離任,潘認為立會條例73條受制於15條,法院處理本案時,應全盤考慮立法會條例,該條例已涵蓋議員從就任到離任的所有程序,而根據立會條例,議員離任不會是自動離任,因此在此案中,立會條例73條不適用。

潘熙認為,裁定議員是否拒絕宣誓,為監誓人的角色而非法院。法官們質疑,《宣》21條的後果是法律後果,不應由監誓人裁定,而21條完全沒有提及議員是否拒絕宣誓要由監誓人裁決,而是法律要求;潘熙指,若通盤考慮《宣》,19條中指宣誓的有效性由監誓人決定,因此21條中是否拒絕宣誓亦應為監誓人決定。

律政司一方指,議員宣誓是基本法一零四條的憲制要求,但潘熙指,一個議員是否拒絕或忽略宣誓,是立法會內部事務。張官問到,潘熙的意思是否指憲制要求中「依法」所指的「法」,不包括《宣》的第二十一條? 潘熙引梁國雄案指,法院只可以憲制要求被違反時介入,而《宣》21條不是對宣誓的「要求」。

張官問到,若主席裁定一個議員拒絕宣誓,但容許他再次宣誓,基本法104條是否適用於此,潘認為不適用,因為在拉布等案例中,法院也不會處理主席的裁決合法與否,而基於不干預原則不予介入。

張官又問到,根據對104條的釋法,拒絕或忽略宣誓與104條相關。潘熙指,他對釋法的理解,是釋法確立了監誓人作為仲裁者的地位。潘熙重申,釋法與本案無關。 潘熙指釋法形同修法,但張官質疑普通法的律師要作出這判斷,需要大陸法(civil law)的專家證據。張引述坊間有意見認為,在對另一制不了解的情況下,判定其做法不當是傲慢(patronising and presumptious)的行為。

潘熙反指,終院在吳嘉玲案,曾裁定香港法院對人大的決定有管轄權,判辭內提到若果人大的立法行為違反《基本法》,香港法院有權宣布它們無效。

張官要求潘熙交代,一、有何證據指今次釋法實際上是修法;二、根據158條,法院何以有管轄權裁定釋法是否釋法;三、釋法是否有追溯力。

梁頌恆、游蕙禎的上訴通知書,要求擱置高院法官區慶祥本週二的判決,並取得今次上訴的訟費。上訴一方認為,法官裁定不干預原則不適用於本案、宣誓非立法會內部事務的裁決錯誤,決定宣誓者是否拒絕宣誓的權力在監誓人而非法院;而基本法第77條對立法會議員發言的豁免,應適用於本案。上訴通知書又指,議員被裁定拒絕或忽略宣誓後,須經基本法第79條的程序,被褫奪資格。

【下午兩時半耹訊再續內容】

潘熙舉例指,基本法列明立法會的職權為立法,但立法的具體程序,則非憲制要求而是立法會內部事務,而基本法一零四條中的依法宣誓為憲制要求,但宣誓的形式、次數、場合等,則屬立法會內部事務。 潘再引梁國雄案指,若不涉違反憲制要求,法庭不會介入立法會事務。潘熙比較立法會條例及宣誓及聲明條例的字眼,指「必須離任」中的「必須」,意味議員需自行辭職或由立法會主席宣佈取消其資格,但張官質疑﹐宣誓及聲明條例中並無此要求。

潘熙指,即使法院不接納不干預原則,在此案中,立法會主席事實上已裁定兩人並未拒絕或忽略宣誓。 但張官指出,主席梁君彥的裁決指梁頌恆宣誓的表現明顯「不願受誓言約束」,張官據此認為,即使主席沒有承認,事實上已裁定了梁拒絕宣誓,不可因為主席最終准兩人再宣誓,就反推指主席未有作出裁定。

潘熙重申,他們一方的立場是宣誓由監誓人決定宣誓者是否拒絕宣誓,這一點不受釋法影響。 張官問到,若監誓人錯誤地判定一個沒有拒絕宣誓的宣誓者是拒絕宣誓,法院可否介入推翻監誓人的決定,潘熙指,在該情況下,由於宣誓者的權利受侵犯,因此法院可介入,但與基本法一零四條無關。

潘熙指,本案中沒有任何一方,需要依賴釋法文本支持其理據。

潘熙最後指,釋法第二段的(二)(三)(四)實際上為修法,但如非必要他不打算進一步就此陳詞,以免引發危機。

代表政府一方的資深大律師余若海陳詞指,釋法對本港法院具約束力,不可以放到一旁不予考慮。 對於潘熙指,基本法一零四條中要求的依法宣誓,當中的「法」不包括《宣誓及聲明條例》第21條,余若海不同意,指一零四條作為憲制原則,不遵行不可能無後果,因此第21條在本案中適用。 他又指,裁定宣誓者有否拒絕或忽略宣誓,是一個法律問題,而《宣》21條並無將此權力賦予監誓人;在釋法第二(四)段,亦只稱監誓人有權決定宣誓是否有效(valid),而非是否拒絕宣誓。 余若海強調,今次司法覆核,並非是針對一個仲裁者的決定,而是審議基本法第一零四條這項憲制原則有否被違反,而案中人明顯是拒絕宣誓,因此可謂是黑白分明的問題。

休庭,余若海明將繼續陳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