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梁游宣誓案終極敗訴 終院拒上訴許可申請

2017/8/25 — 11:34

(下午1時增寫審訊內容)

青年新政游蕙禎及梁頌恆引發的立法會宣誓風波司法覆核案,終審法院今天拒絕兩人上訴許回申請,換言之案件告一段落,梁游兩人終極敗訴。梁頌恆在審訊後見記者,就未能捍衛選舉結果致歉。梁頌恆稱現階段,預計訟費達1200萬元,「估計最終結果會破產」(另見報道)。特首林鄭月娥回應,稱政府將馬上研究補選,不會搞小動作達至某選舉結果(另見報道)。

終院今日早上9時半,開庭處理案件的上訴許可申請,由三名終審法院常任法官,包括首席法官馬道立、李義及霍兆剛負責。三名法官只是聽取梁游一方陳詞,未有聽取律政司的陳詞,退庭商議半小時,拒絕兩人上訴許回申請。

廣告

首席法官馬道立指,考慮過二人的論點,認為本案並無再可爭辯的合理理據,拒絕批出二人的上訴許可,詳細理據將於稍後頒下判詞公佈。

代表梁頌恆的英國御用大律師彭力克(David Pannick)在庭上指,案中有多個爭議,牽涉重要憲法原則,並有關重大公眾利益,認為上訴庭對二人的判決展示合理可爭辯的理據(reasonably arguable),包括法院應釐清司法不干預原則,可否應用於立法會主席決定是否讓議員再次宣誓當中;《宣誓及聲明條例》並非憲法要求,有關事宜應由立法會內部自行決定。他亦要求法院,釐清法院與監誓人在決定議員是否拒絕或忽略宣誓時的角色。

廣告

不過,常任法官李義指出,兩人雖然是由市民投票選出,但宣誓時不符合要求,就等同「自己令自己失去資格」。

李義質疑「​自己令自己失去資格」

彭力克四點論據,包括三權分立的原則是否能被《基本法》第104及73條凌駕,正如陳述書指出,憲法文件《基本法》第104條沒有提供有關有效宣誓的細節,而是留給本地明文法《宣誓及聲明條例》處理,因此立法會在處理議員宣誓是否有效一事上只須要符合明文法的規定(statutory requirements),而不須符合憲法規定 (constitutional requirement)。

因此,在法庭只有在立法會事務牽涉到憲法原則才能作出干預的一般原則下,宣誓屬於立法會的內部事務,在三權分立的原則下,法庭不應干預。

彭力克第二點論據指出,即使法庭能按照《宣誓及聲明條例》第21條作出裁決,相關法律條文亦應採用狹義解釋 (read down ),以避免它與其他重要憲法原則,例如《基本法》第26條下的「選舉權和被選舉權」,以及比例原則 (principle of proportionality)有抵觸。他強調,雖然選舉權和被選舉權並非絕對權利,但仍然是《基本法》及《香港人權法案》下的重要權利,而案例亦指出,當有法律條文與這些法定權利有衝突時,法庭應以狹義理解有關條文以盡量符合保障人權的原則,而權利的限制亦應符合比例。

彭力克舉例指,如果宣誓一方純粹是讀錯誓詞中的一個字,或說話含糊,就指他是拒絕作出宣誓並將他踢出立法會,就會出現構成不成比例地限制被選舉權的情況。

彭力克不否認二人的在10月12日的第一次宣誓或未能構成有效宣誓 (valid oath) 但他指二人已經在構成最少耽誤(minimal delay)的時間內再嘗試作出宣誓,因此在考慮整體情況後,不應認為二人是拒絕宣誓(declined or refused)。

彭力克亦指出,當日立法會主席亦同意二人已經在最短及合理時間內嘗試再次宣誓,因此法庭應行駛寬鬆的酌情決定權 (broad margin of discretion),尊重立法會的決定。

彭力克提出,猶如法庭運用香港的法例時會按照比例原則作出對法例的解讀,除非有明文規定人大常委會的釋法內容不在此限,法庭於本案亦應按照一貫原則解釋人大常委會對於《基本法》第104條的解釋 (interpret the interpretation of the NPCSC)。

彭力克:法庭應以狹義理解釋法內容   馬道立:難做到

第三,彭力克認為,由於人大常委會的釋法牽涉到《基本法》的其他法定權利,法庭應以狹義理解釋法內容,以盡量符合其他憲法原則。法官馬道立提出質疑,這會否代表法庭不應以字面意思理解人大常委會的釋法內容,並認為這很難做到。法官李義亦質疑,由於人大常委會釋法乃是香港憲法程序下一環,法庭是否有權力給予某些憲法原則(在此指選舉及被選舉權)比其他(例如人大釋法權)憲法原則更大比重。

彭力克回應指,此爭議對於香港有極大重要性(enormously important),亦絕對值得爭論(arguable),望法庭批出上訴許可申請。

最後,彭力克質疑人大常委會的釋法是否有追溯力。他援引法學文獻,指現時香港案例中認為人大常委會釋法具追溯力的法律原則不應被應用於本案。

代表游蕙禎的資深大律師律師李志喜指,法庭應就《宣誓及聲明條例》在《基本法》第104條脈絡下作出正確理解。她指出,該條例的原意在於訂明何謂有效的宣誓,而非授權監誓人審查 (mandate scrutiny) 宣誓人宣誓時的真誠及莊重程度。法庭不應以高門檻去判斷宣誓人是否已經作出有效宣誓。

馬道立:梁頌恆手指交叉   已表露無意受誓言約束

李志喜指出,條例僅要求宣誓人完整讀出誓詞,並無明文規管宣誓人的態度,認為以宣誓人的態度及行為判斷(prejudge))宣誓人宣誓時的信念沒有客觀標準,亦不符合法例的原意。她援引《宣誓及聲明條例》第6條,指即使宣誓人其後被證實並無宗教信仰,亦不構成先前的宣誓無效,認為條例中對於何謂有效宣誓採取相對低門檻。她續指,宣誓是否真誠及莊嚴難有客觀標準。

首席法官馬道立質疑,梁頌恆手指交叉疊在《聖經》上讀出誓詞,客觀上已表露無意受誓言約束。常務法官李義補充,二人宣誓時披著寫有「Hong Kong is not China」字樣的毛巾,已經明顯與誓詞首句「本人就任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有所違背,質疑二人的宣誓對象,「他們向哪一個國家宣誓?」

李義:「Hong Kong is not China」有違誓詞

李志喜回應指,在不同語境下,「Hong Kong is not China」可有不同理解,並不代表立刻違反《基本法》第1條,例如足球賽事中亦常見「Hong Kong versus China」的中港對壘,即惹來法官李義駁斥:「立法會事務竟可以球賽類比?」

李志喜重申,議員宣誓屬立法會內容事務,主席當時判定宣誓無效,但宣誓無效不等於否定誓詞,或蓄意疏忽或拒絕宣誓。立法會主席已容許二人再次宣誓,她認為法院不應干預立法會內部的行政決定。

李志喜重申,法庭是否批出上訴許可,不單關乎二人議席,亦關乎以後所有會按照《宣誓及聲明條例》作宣誓的人。她認為,在香港是一個特別行政區,內地大部份法律於香港不適用,以及香港有權自行修改《基本法》的脈絡下,法庭對釋法內容的處理應以符合《基本法》其他條文及保存香港憲政體制 (constitutional order)為前提。

首席法官馬道立指,考慮過二人的論點,認為本案並無再可爭辯的合理理據,拒絕批出二人的上訴許可。詳細理據將於稍後公佈。

政府曾指出兩人議席的補選,還有待終院上訴許可申請,梁游終極敗訴後,預料政府開始安排九龍西、新界東補選,按過去例子,一般需要約半年。

案件源於梁頌恆和游蕙禎於去年10月12日在立法會宣誓時,將中國的英文China讀成「支那」,展示「Hong Kong is not China」旗幟,游另將「Republic」讀成「re-fucking」,立法會秘書長拒為其監誓。時任特首梁振英聯同律政司司長其後在高等法院提出司法覆核,一方面阻止立法會讓梁游重新宣誓,同時指梁游違反《宣誓及聲明條例》第19條及《基本法》第104條,要求撤銷兩人議席。

人大常委會在高院有裁決前突然釋法,高等法院法官區慶祥在釋法後頒下裁決,最後裁定政府勝訴,撤銷梁頌恆及游蕙禎議員資格,但強調有沒有釋法,不會影響結論。梁遊二人提出上訴,遭上訴庭駁回。政府成功撤銷梁游的議員資格後,再入稟取消梁國雄、羅冠聰、劉小麗及姚松炎議員資格,高等法院法官區慶祥,最後裁定政府勝訴,至今先後有 6 名非建制派立法會議員被取消資格,令非建制派失去分組點票的否決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