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梁游案終極上訴 終院明處理許可申請 馬道立等三法官負責

2017/8/24 — 13:40

梁頌恆, 游蕙禎, 馬道立

梁頌恆, 游蕙禎, 馬道立

青年新政游蕙禎及梁頌恆引發的立法會宣誓風波司法覆核案,兩人於高等法院原訟庭敗訴,被撤銷議員資格,上訴庭駁回上訴後,再申請直接上訴至終審法院。終院將於明天(8月25日)早上9時半,開庭處理案件的上訴許可申請,由三名終審法院常任法官,包括首席法官馬道立、李義及霍兆剛負責。

梁游二人早前曾為訴費眾籌,游蕙禎上周表示,籌集金額大約60萬元,部分已用作支付律師費及訟費,故即使獲批許可,仍需籌錢繳付保證金。

游提到,終院上訴案的保證金為每宗40萬元,惟她及梁頌恆的案件分別由前特首梁振英及律政司提告,被視為4宗案件。律師建議他們向法庭申請將4宗案件合併為一宗,將保證金由160萬元降至40萬元。

廣告

梁游的議席至今仍懸空,政府曾指出兩人議席的補選,還有待終院是否批出上訴許可申請。

 梁頌恆早前向高院申請,委聘專長公民自由及人權官司的英國御用大律師彭力克(David Pannick)加入律師團隊,獲法院批准;游蕙禎則已聘用資深大狀李志喜代表。彭力克擅長公法訴訟,剛在英國脫歐官司代表勝訴一方,入稟法院指政府無權越過國會啟動脫歐程序。

廣告

彭力克亦曾代表香港的變性人W,司法覆核政府的婚姻限制獲勝訴,終院最後裁定變性人有權以變性後的性別結婚。彭力克過去多次獲政府聘用,包括在終院審處政府禁止所有立法會議員在辭職後6個月參加補選的司法覆核申請,彭力克代表政府一方,並取得勝訴。

高院裁決前   人大突釋法   

案件源於梁頌恆和游蕙禎於去年10月12日在立法會宣誓時,將中國的英文China讀成「支那」,展示「Hong Kong is not China」旗幟,游另將「Republic」讀成「re-fucking」,立法會秘書長拒為其監誓。時任特首梁振英聯同律政司司長其後在高等法院提出司法覆核,一方面阻止立法會讓梁游重新宣誓,同時指梁游違反《宣誓及聲明條例》第19條及《基本法》第104條,要求撤銷兩人議席。

雖然律政司袁國強多番強調無意透過釋法處理,人大常委會在高院有裁決前突然釋法,釋法主要涉及《基本法》第104條有關議員及官員宣誓,包括訂明宣誓人故意宣讀與法定誓言不一致的誓言,或者以任何不真誠、不莊重的方式宣誓,也屬於拒絕宣誓,無效宣誓並不得重新安排宣誓等(釋法內容),被批評透過釋法改變本地法例。

高等法院法官區慶祥在釋法後頒下裁決,最後裁定政府勝訴,撤銷梁頌恆及游蕙禎議員資格,但強調有沒有釋法,不會影響結論,梁游的行爲已客觀及清楚地顯示,無論在形式或內容上,他們均不願依照《基本法》第104條及《宣誓及聲明條例》作出立法會誓言。區官在判詞當中不接納梁頌恆、游蕙禎提出的權力分立、司法不應干預立法等原則。(相關報道判詞摘要

梁遊二人提出上訴,遭上訴庭駁回。高等法院首席法官張舉能在判詞指出,《基本法》有最高的法律地位,可凌駕立法會。與原審法官判詞不同,上訴庭多次引用釋法內容,張官指人大就《基本法》104條有關宣誓要求的釋法內容,解除了涉及104條的疑團,說明104條要求宣誓要真誠莊重,拒絕宣誓即自動喪失資格。張官確定梁、游二人是做出故意行為拒絕宣誓,二人難以辯解,按釋法內容,二人已自動喪失議員資格,議席隨即懸空。

高院指釋法與否   判決一樣  上訴庭照單全收

對於梁游陳詞指釋法實際上是修法,因此不應具追溯力,判詞則指《基本法》並無賦予香港法院司法管轄權,去處理今次釋法的爭議,包括今次釋法實質上是否修法的問題,無證據顯示今次釋法超越「解釋」範圍,判詞又重申,今次釋法在公佈當刻起已等同香港法律,是有追溯力,生效日期為 1997年7月1日。(相關報道判詞摘要

至於梁游一方所強調的「不干預原則」、即法院不應介入立法會事務,上訴庭副庭長林文瀚認為,在香港的情況而言,只是法院的自我制約,而非對法院的司法管轄權構成限制。

上訴庭之後駁回梁游就宣誓覆核案上訴至終審法院的許可申請。法官潘兆初在判詞指出釋法具追溯力毋庸置疑,不同意人大釋法是修改基本法,申請人一方不能以普通法原則演繹釋法,兩人之後申請直接上訴至終審法院。

政府成功撤銷梁游的議員資格後,再入稟取消梁國雄、羅冠聰、劉小麗及姚松炎議員資格,高等法院法官區慶祥,最後裁定政府勝訴,至今先後有 6 名非建制派立法會議員被取消資格,令非建制派失去分組點票的否決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