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梁紀昌校長,請問你口中的「母親」到底是誰?

2018/9/9 — 18:56

梁紀昌校長,報載你早前接受親中網上平台訪問,以「國家比喻作母親」,借喻「等於家庭倫理,你無理由鬧你媽媽,如果鬧媽媽,叫做忤逆不孝」云云,藉此表態撐《國歌法》立法。(註)過去筆者早已聽過和看過不少次這樣的比喻,不過由於大多出自不學無術的政客或者別有用心的黨官,筆者嗤之以鼻,不屑回應。可是,你曾經是一校之長,筆者也是教育界人士,因此十分在意你的說法和觀點。你引用如此的比喻而沒有詳加解說,有偷換概念之嫌,因此筆者必須追問:你口中所說的「母親」究竟是哪一位?

梁紀昌校長,以所謂文藝表達手法,借親暱的「母親」一詞喻指「國家」,為文寫詩並不罕見,為的是借此表達「子女」對「國家」的深情,以至引申個人作為「子女」必須對「國家」有所感恩、承擔和報效。在政治宣傳立場而言,執掌政權的「國家」代表當然樂於借用信手拈來的比喻,著意教導和鼓勵人民「必須以盡孝道的態度」效忠「國家」。不過,如此過於簡單的比喻修辭容易引人落入含糊其詞的窠臼,筆者必須予以澄清。早前筆者曾撰文指出有關「國家」的概念有兩種區分:「文化中國」和「政治中國」。簡明而言,前者指的是「中華文化、歷史、傳統價值承傳和影響下的概念和情懷」,後者指的是「政治現實上的政權實體」,實在不宜混為一談。

梁紀昌校長,你當然明白,「文化中國」有別於「政治中國」,而對「文化中國」的追求和堅持絕對不同於對「政治中國」擁護和攀附。不少人本著血脈相連和尋根溯源的心態,對「文化中國」懷有無限嚮往和感情,由觸發鄉愁而移情於中華傳統文化和歷史的認知、尋索以至守護,充分流露出遊子對「國家」的緬懷和追慕。余光中著名的〈鄉愁〉(1971)和〈鄉愁四韻〉(2008)詩篇所表達的親情、鄉情和愛國之情,以至散文〈從母親到外遇〉(1998)的擬人名句「大陸是母親,台灣是妻子,香港是情人,歐洲是外遇」,都是典型對「文化中國」的關切和認同,並不是對「政治中國」的愛慕和依附。同理,不少香港人肯定「文化中國」而否定「政治中國」。那麼,如果說余光中「母親」的「國家」是「文化中國」,梁紀昌校長你「母親」的「國家」是甚麼呢?  觀乎你的發言借喻的目的只是在於出面支持《國歌法》立法,而「文化中國」根本並沒有「國歌」存在,當然沒有甚麼「國歌」可言,那麼恐怕你「母親」的「國家」只會是「政治中國」的中共政權「國家」罷!

廣告

梁紀昌校長,平情而論,「政治中國」無可否認有其當下的「政治現實意義」,因為中共作為「政治中國」的實體政權,理所當然在國際舞台上擁有代表著十四億「國民」的政治話語權。但是,這樣的「政治現實意義」絕對不能引申為「國家」與「國民」是「母親」與「子女」的必然血緣關係,而你所謂「家庭倫理」和「忤逆不孝」的立論簡直不知所謂。況且,如果「國家」的施政一直苛待以至逼迫「國民」,是曾經發動多次政治運動坑殺以千萬計「國民」的「母親」,是曾經放任黨官奸商以污染奶粉假疫苗毒害「國民」的「母親」,是曾經壓制言論自由和扼殺政治改革訴求而關押「國民」的「母親」……那麼,「國民」對「國家」還有可能必然產生「子女」對「母親」的感情關係嗎?

梁紀昌校長,筆者認為以「國家比喻作母親」經已並無新意,不過如果適當引用還是有一丁點教學上的類比意義。可是請恕直言,你是退休的小學校長,難怪措辭口吻如此「小學雞」!  況且你為求政治表態而言詞模糊含混,沒有說明所指涉的「國家」概念,似乎意圖欺瞞聽眾和讀者,實在有失作為「校長」的應有專業識見和態度!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