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梁頌恆游蕙禎,你們有責任繼續上訴!

2016/12/7 — 13:54

梁頌恆, 游蕙禎

梁頌恆, 游蕙禎

【文:游將鳴】

上週五,高等法院上訴庭駁回梁頌恆和游蕙禎的上訴。他們可以放棄上訴,或繼續上訴至終審法院。筆者認為,梁頌恆和游蕙禎有責任繼續上訴。上訴雖然需要使用更多金錢,但是在現在放棄訴訟,將會對梁頌恆和游蕙禎,或是對香港社會帶來極為負面的影響,因此梁頌恆和游蕙禎有責任繼續上訴。

首先,高等法院上訴庭的法官判決比起區慶祥的判決更受爭議,若梁頌恆和游蕙禎在此案中放棄上訴,本案恐會成為案例,遺禍香港。不少人,例如新力量網絡的房吉祥,均指出本次的判決,懷疑確立了人大釋法的追溯力。若兩人在區慶祥審判後選擇不上訴,案例之禍害反而相對較小,皆因區慶祥聲稱他沒有援引人大釋法。

廣告

但是在現在,上訴庭的法官判決卻強調了人大釋法的凌駕性和權威性。若梁頌恆和游蕙禎在此時放棄上訴,將會確立了本次的案例,變相承認了人大釋法的正當性。梁頌恆和游蕙禎多次聲稱要守護香港法治,因此他們有責任繼續上訴,救回香港法治。

另外,梁頌恆和游蕙禎,以至青年新政,要挽回聲譽,就必定要上訴終審法院。由於本次宣誓事件而被高等法院禠奪立法會議席,而由於中共成功統一戰線,令主流輿論,甚至本土派內部,一致遣責梁頌恆及游蕙禎,因此兩者的聲譽嚴重受損。

廣告

香港人素來有「食花生睇戲」的文化,亦有不少香港人為所謂的「勝利球迷」,即支持在鬥爭中的勝者。梁頌恆和游蕙禎兩位民意代表被法院禠奪議員資格,本是天大慘事,但香港人卻受共產黨的宣傳機器所誤導而不斷批鬥兩人,為共產黨的「輿論先行」鬥爭策略抬轎。然而梁頌恆和游蕙禎的遭遇再慘,香港人亦不會對他們進行同情,兩人唯一的自救方式就只剩餘訴諸法律,而方法就是繼續上訴。

據筆者觀察,香港人素來將法官奉為神明,認為他們德高望重,不會冤枉無辜。若兩人在終審法院勝訴,香港人就會認為他們沒有做錯,共產黨的「輿論先行」鬥爭將徹底泡湯,兩人的政治前途亦可繼續,爭取市民支持將會更容易。相反,若梁頌恆和游蕙禎放棄上訴,兩者將會繼續成為眾矢之的,「輿論先行」鬥爭只會愈鬥愈盛,兩人,以至青年新政,在政界必定難以東山再起。因此,以至青年新政,要挽回聲譽,就必定要上訴終審法院。

最後,若兩人在現在放棄上訴,將會即時破產,相反兩人若果上訴,兩人還有一線生機,可能避過破產。本次的判決法官裁定梁頌恆和游蕙禎須賠償訟費,立法會秘書處亦向兩人追收一百九十五萬元資助。這些金錢,相信梁頌恆和游蕙禎終其一生也難以償還。兩人要避過此劫,唯一辦法就是上訴終審法院,皆因若兩人在終審法院勝訴,能取回訟費。就算兩人在終審法院敗訴,只是增加了已無可能償還的金額,不會對兩人造成額外傷害。因此在從梁頌恆和游蕙禎自身的利益角度來看,兩人亦應該上訴。

梁頌恆和游蕙禎曾多次表示他們必會上訴至終審法院,他們言之鑿鑿,理論上應在這情況中,應上訴至終審法院。若兩人在此時放棄上訴,就是食言自肥、出爾反爾、毫無誠信的表現,與民主黨等投共賣港的政黨毫無分別。

不少評論員,例如盧斯達和徐承恩,均認為兩人因本次事件,應立即引咎退出政壇。我並不認同他們的看法。首先,在香港社會中,兩人已經是香港市民心目中,本土派的標誌性人物。若兩人立即退出政壇,香港人必定會視本土派為龜縮懼敵之輩。以何秀蘭為例,她零七年放棄在觀龍區連任,令葉國謙重奪區議會議席,至今仍使不少市民十分不滿,可見市民十分鄙視龜縮懼敵之輩。香港人若看見兩人退出政壇,必定會視本土派為龜縮懼敵之輩,危害本土派發展。

而且,筆者在拙文《無可救藥地站在青政一邊,皆因他們是受害者》中,已經指出梁頌恆和游蕙禎在宣誓時,根本無從得知宣誓中「玩嘢」,人大會因宣誓詞而釋法,且議員資格會遭禠奪。所以兩人立即退出政壇,不是一件好事。

梁頌恆和游蕙禎的遭遇雖然十分悲慘,但是,獨裁政權是沒有同情心的。兩人若想令自己成為獨裁者的真正敵人,必需以正確的方式來應對獨裁者的來犯,而上訴終審法院,明顯就是正路。因此,梁頌恆和游蕙禎,有責任繼續上訴。

 

作者簡介:一名九十後中環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