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梁頌恆無修改過誓詞?

2016/10/23 — 15:38

梁頌恆

梁頌恆

宣誓風波發展至今,似乎仍未平息。青年新政候任立法會議員梁頌恆,在 10 月 20 日發出澄清啟事,強調自己在 10 月 12 日宣誓時並無修改誓詞, 亦不打算在再次宣誓時修改誓詞。他又在澄清中提到,自己曾提及會在宣誓中加插一些內容,並非指修改誓詞, 又聲稱自己必定會以最符合法律的標準完成宣誓, 再以其他方式表達對行政機關干預立法會事務的憤怒。

梁頌恆聲明啟事

梁頌恆聲明啟事

廣告

看一個人是否可信,通常由他曾否撒謊決定。同理,大家是否相信梁頌恆會否在再次宣誓時修改誓詞,也可從他有否撒謊決定。例如,他在澄清中聲稱,自己在 10 月 12 日宣誓時並無修改誓詞。他還在澄清中,特意提到 2004 年的<梁國雄訴立法會秘書>一案中,大法官夏正民曾清楚解釋了《宣誓及聲明條例》中的宣誓要求,即是要完整讀出誓詞,不得作任何修改,以示他並無違背這法律規定。

那麼,撇開梁頌恆在宣誓時披上 "Hong Kong is not China" 旗幟,以及將英文 "China" 講成「支那」的問題不論,他又有否依足了<梁國雄訴立法會秘書>一案中的宣誓要求呢?我們不妨先重看一遍他當日的宣誓片段︰

廣告

片段中可見,他一開始宣誓時說了︰

I Sixtus LEUNG Chung-hang would like to declare that, as a member of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I shall pay earnest efforts in keeping guard over the interests of the Hong Kong Nation.
我, Sixtus 梁頌恆希望在此聲明,作為立法會的成員,我將為守護香港民族的利益而付出最誠摯的努力。

當立法會秘書長陳維安提醒他,任何未依照《宣誓及聲明條例》和《議事守則》第一條宣誓的議員,將不得參與立法會會議或表決時,梁頌恆披上 "Hong Kong is not China" 旗幟,聲稱自己「未完成」,再以英文讀出《宣誓及聲明條例》 附表 2 的〈立法會誓言〉,並將誓詞中的 "China" 講成「支那」。「未完成」意味着他不是要求再宣誓一次,而是陳維安打斷了他的宣誓,前面那番話,屬於他整段誓詞的一部分。

那麼,大法官夏正民在<梁國雄訴立法會秘書>一案,是如何解釋宣誓的法律規定呢?他在判詞中的 24 段指出,《基本法》第 104 條規定立法會議員「在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當中的宣誓是指《宣誓及聲明條例》﹔他其後在判詞中的 25-27 段中,則提到《宣誓及聲明條例》第 16(d) 條規定,條例所提述的「立法會誓言,須按附表 2 所列的格式作出」,這裡字眼是用須 (shall) ,並沒給予任何酌情處理 (not impart a discretion) 。

因此,《宣誓及聲明條例》第 19 條中提到「立法會議員須於其任期開始後盡快作出立法會誓言」,當中的「立法會誓言」,應當是《宣誓及聲明條例》 附表 2 的〈立法會誓言〉。除非〈立法會誓言〉中的內容經立法會會議修改,否則議員不能在宣誓時自行修改誓言中的內容。這裡的「修改」,不只是改動誓詞中的字眼,也包括加插誓詞本來沒有的字句。

如上所述,即使假定梁頌恆將誓詞中的 "China" 講成「支那」,不屬於修改誓詞中的字眼,他讀出〈立法會誓言〉前明顯是加插了「我將為守護香港民族的利益而付出最誠摯的努力」的字句,違反了夏正民在<梁國雄訴立法會秘書>一案中的法定宣誓要求。因此,梁頌恆聲稱自己宣誓時並無修改誓詞,乃是失實陳述。究竟他是明明改動過誓詞,轉頭又不肯承認?還是他查實沒搞清夏正民的判詞在寫什麼?我不知道,只是無論如何,都使人不禁懷疑,他再宣誓時會否不再改動誓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