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梁頌恆:泛民協調等如篩選 本土泛民理念競爭終將出現 應以初選解決

2015/11/26 — 16:53

資料圖片:梁頌恆(Facebook圖片)

資料圖片:梁頌恆(Facebook圖片)

傘後組織青年新政,在區議會選舉中贏得一席、與建制大將梁美芬相爭也僅輸300,另在青衣長安選區得票超越同區民主黨候選人,表現亮眼,引起外界注目。青年新政在區選翌日,公佈正考慮參與新界東補選,並去信公民黨要求進行初選,民主黨的區諾軒公開要求青年新政,應該解釋其參選原因。另一方面,有聲音質疑青年新政是「民建聯B隊」、「鎅公民黨票」,昨日又有傳媒報道青年新政召集人梁頌恆,在大學學生會任會長時與中聯辦官員相熟,有染紅之虞。

梁頌恆接受《立場》電話訪問時表示,青年新政與主流泛民政黨,在對一國兩制的詮釋、港中關係與2047前途想像均有分歧,應在選舉中較量,讓選民就兩套不同理念作選擇,但指雙方票源重叠,因此應以初選解決,否則雙方均投放大量資源直接在選舉中對撼,有可能兩方皆輸。他指泛民的協調機制客觀上是篩選,不是應否將議席留給公民黨的「道義」問題,而是有違民主原則。

梁頌恆強調,希望雙方能夠達成君子協定,要令兩方的支持者都信服初選結果,不論誰勝出,落敗的一方都會呼籲支持者將票投給勝出者,結合兩方的票源。

廣告

梁透露,已收到公民黨回覆,雙方正安排12月初見面商討。被問到若公民黨拒絕進行初選,青年新政會否派人出戰新東補選,梁頌恆稱未有決定。梁估計,參與補選所需經費約60-80萬元,但若在選舉與公民黨對撼,他認為雙方勝算不高,不希望「向支持者籌經費,打一場冇把握嘅仗」。

對於染紅指控,他直言是「得啖笑」,指當年中聯辦積極接觸學生組織,各院校有不少學生會莊員都與中聯辦見過面,認為市民可以青年新政過去一年的言行判斷。

廣告

梁:槍口對建制 與泛民票源重叠 分歧須有機制解決

梁頌恆形容泛民政黨是「半個自己人」,強調青年新政對泛民沒有敵意。梁頌恆強調,青年新政的槍口是對準「保皇黨」、即是建制派,亦認定如要重奪香港人的話語權,必須從建制手上奪回議席。

但梁認為,青年新政與泛民政黨雙方確是理念不一,在對一國兩制的詮釋、對基本法、港中關係的理解與看法、對2047後的香港前途想像,都有明顯的分別,但雙方在爭取民主的決心、對民主理念的理解類近,因此票源確實有部份是重叠。他形容,香港不止建制泛民兩方,目前有本土,將來可能出現更多政治路線,比較和競爭是必然會出現,爭議在此時浮上水面,亦是好事,應趁此建立初選機制解決爭議。

指泛民協調機制如篩選 違背民主理念 非關道義

青年新政在今次區選中,有三個選區與民主黨「撞區」,引起一輪「鎅票」爭論,青年新政當時亦曾向民主派建議用初選方式解決,但被民主黨副主黨尹兆堅批評是「幼稚」,雙方並無進一步商討。

梁頌恆形容,目前泛民的協調機制,無異於「閂埋房門決定候選人」,客觀上形同篩選。他提到,有論者提出將公民黨的議席留給公民黨是出於「道義」,但他並不認同,認為這有違民主理念的底線,有如打倒去年在街頭喊「真普選 無篩選」的自己,形容「初選係符合我哋原則、底線嘅方案,但協調唔係」。

梁頌恆表示,明白初選有現實上的經費考慮,但每當出現爭拗,仍需要一個機制去處理,將決定權交給選民,「邊個落去先,邊個地區工作做得好,係口同鼻拗,然後大家喺報紙開炮開足一年,唔係咁吓話?」否則將來再有類似情況,他相信民主派的協調機制「都係會fail」。

稱初選有助各黨2016部署

對於外界認為青年新政在新西、九西及港島選區議會,進入新東是空降,梁頌恆則指,立法會選舉討論的是全港性議題;若物色到支持本土理念的其他合適人選,青年新政會轉為全力支持,但這類人選目前仍未出現。

他又指,若能在明年初舉行初選,就可以知道目前泛民主流政黨,與新興、打本土旗號的新政團,在社會上的支持度如何、有多大分別,有助各方部署2016年9月的選舉,否則「(2016年)夏天又會再拗過」。

另一方面,梁頌恆亦認為,社會確實需要思考香港前途問題,而選舉是令輿論聚焦此議題的好機會。

否認染紅認為「得啖笑」

對於now新聞台翻出其任城大學生會會長,曾上北京與人民大學交流,又被指與中聯辦青年工作部處長張學理頗熟,梁頌恆形容染紅指控「得啖笑」,稱若染紅門檻如此低,「另外幾大院校學生會所有幹事都染過紅。」他又稱,明白今日的政治環境遠較當年複雜,但相信港人眼睛雪亮,可從青年新政及他本人過往的言行判斷。

梁頌恆指,自己當時兩年內共見過張學理四次,第一年任外務幹事是見過一次,翌年當上會長後見過三次,但主要是討論交流團的事宜,當年上北京的交流團,亦是張學理帶隊。梁頌恆稱,與其他城大老鬼討論,質疑「嗰個年頭上莊,有冇人未見過張學理?原來上下五屆都見過佢」,相信其他大專院校情程亦是如此。

他又質疑,若是有人「放料」,為何不在選舉前公開打擊其選情,因此無法揣測「放料」者的動機為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