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棄席 — 失敗主義的抗爭

2016/5/1 — 1:37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文:古華多羅,曾文清】

去年政改無法通過,特首選舉辦法與往時相若,港人又只能被一千二百人代表。在這議會失效,政改無路的大環境下,「我要真普選」的聲音卻沒沉寂下來,更幅射成不同形式的公民運動,當中包括本土思潮、關懷弱勢社群和探討社區未來等,於不同層面百花齊放。而去年起,基督徒圈子裡便出現教會應否放棄十席選委,抗議這小圈子選舉(下稱「棄席」)的討論。暫時似乎只有基督教界如此討論(如其他界別也有類似情況,歡迎指正),回應大眾對普選的訴求。 

誠然,今日教會多了「不離地」、增加政經敏感度的呼聲是好事,卻往往墮入二元思維的陷阱。贊成的說法大都痛斥現行制度不公義,指出需要積極抗爭,把選舉當作正邪對立而非生存問題處理,亦缺乏對棄席可能性及操作方法的討論,而這些討論亦常被標籤為「沒有夢想」、「沒有遠象」和「保守」。再者,香港教會一般比較保守,領導層尤甚,就算不反對抗爭也往往敬而遠之,或視之為激進,間接窒礙了信徒間對此的討論。 

廣告

雖然棄席看來並非有效的抗爭手段,但給予我們重新思考選委這一特權制度的好機會。觀乎其他界別,例如社工界便有大量泛民或「傘兵」踴躍參與而當選,資訊科技界也有團體鼓勵業界人士登記成為功能組別選民,可見正面抗爭並非唯一做法。筆者認為棄席絕非上佳之策,充其量只是民主教育啟蒙信徒的機會。不少港人從沒真正受到民主的啟蒙,對爭取亦從不熱切,故有「港豬」一詞形容這沉睡的一群。可惜的是,贊成的討論大都彌漫失敗主義:空有不滿,卻消極行事,假想棄席為最後的抗爭而對其他手段不感興趣。其實這話題正好是一個切入點,在那些不熱衷政治的信徒心裡埋下種子,校正其民主的看法。如沒有這種覺醒,他朝真普選從天而降也只會是災難的開始。 

換言之,棄席的討論核心是拒絕虛偽的粉飾,向現行制度說不,要求一個更公平的制度。筆者不贊成棄席,但不禁為此而起的討論深感欣慰,想必當中帶出的遠景和勇氣將為香港民主運動作出貢獻。試想一下,若將其背後的邏輯推演至盡,以「棄投」代之:贊成的領䄂與教牧帶頭參選,確保十席不會全被代表,然後在投票當日高調宣佈棄權,豈不更能收預期之效?

廣告

 

作者簡介: 《膠紙》 一班愛寫作的香港年輕人。

facebook ;IG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