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楊局長,多謝您們的一句「聽之任之」

2019/9/24 — 17:51

升旗儀式(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升旗儀式(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有學校因為近期激進暴力活動持續,計劃取消在國慶日前後的校內升旗儀式。教育局嚴詞批評,並表示停辦國慶升旗典禮會發生錯誤訊息,呼籲學校可以一切如常地升旗,不要對學生的錯誤理解聽之任之。」

在學校忙於追趕作業處理班務,收到這段新聞時,頓時笑而不語。 

好一句「聽之任之」。 

廣告

原來親愛的局長高官以為我哋任由縱容學生攪分裂國家反中亂港。 

楊局長,不如讓我此等前線同您講吓我哋的開學是怎樣過的。 

廣告

開學一來,就是罷課。校長急召負責學生事務的老師來開會議,又忙於了解他們的罷課不罷學的內容,與他們家長溝通知會;之後就處理連儂牆事宜,商討一個合理的地方去張貼標語心聲,又要和他們苦口訴說不接受任何仇恨言論;到與鄰校一星期兩次的「唱山歌」環節,老師們要在午飯時間 OT 當值,力勸他們「不要為執法人員添加上一點顏色」(某點顏色我們不便說的 you know~);到聯校人鏈,做保安再撈埋做交通督導員來做;接著同學又來一場無預告的罷課,老師們又要放低功課簿去找他們「理論」……

來完硬,就來軟。有同工與社工協作輔導活動予學生等他們開心笑一個;有同工為學生送上雪糕車;我也得悉有同工藉學生入教育營時捱著眼瞓與他們促膝夜談……

您們相信嗎,開學後,學校再無甚麼黃絲老師了,一個二個保皇黨上身同學生「開片」,要不就是做去政治化的派糖派,總之就是做盡建制派所為。

是因為甚麼監師會嗎?是因為尊貴的何議員的高度關注嗎?是因為您們對通識同工的嚴厲譴責嗎?

不要想太多。因為我們冇閒情去懼怕。 

楊局長,您有過入校園門口,了解學生哥的憤怒嗎?連人鏈時,碰巧有警車經過,您知道學生們的反應嗎?一個二個原本乖乖聽老師不隨意叫囂的他們頓時失去冷靜,指著警車破口大罵,好不容易才平復到他們。您又有了解過開學之初他們對我們的不信任嗎?他們都將我們當作直播畫面中的當權發言人,我們要拿出多少時間和心緒才卸下他們的 full gear,讓我們去撫平他們的憤慨與失落,再重建理性討論,重建他們對權力制度的信任。

只要你擔起教育一詞,你就會這樣做。 

社會不聆聽他們的,讓我們來。那些對話平台不能融化他們的,就用我們的心去感化。其中一方法就是抽離。我的同工朋友就是上述搞教育營的人,他對我說,整整三日兩夜的高中營,滿以為他們會高喊光復香港,結果沒有。為甚麼?因為只要讓他們稍遠離戰場政治之地,他們難得純粹的童心自然會回歸。同學還和友人說,三個月來,睡得最好就是這段時間。

終究斷了多少髮線,才換來這一次愉快的睡眠。殘酷的青春物語,終於藉多少的抽離而暫停連載。 

利益申報,本校有進行升旗典禮。但友校同工選擇不升旗,或許不只因逃避,或許都是上述同一原理。 

您不能指望內心在淌血年輕人,被您們擘開雙眼看著紅旗飄揚會動容流淚。 

或許只想找個靜處為他們療傷吧。

之後,就換來親愛局方的一句「聽之任之」。 

到底誰才是拒絕初心,將政治帶入校園的惡手?

到底是誰人當初不及早聽之愛之,才將香港推入如此的深淵?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