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楊岳橋:以善良的心回應時代的呼喚

2016/2/23 — 11:41

楊岳橋。攝:Una So

楊岳橋。攝:Una So

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將於二月廿八日舉行,在上水北區社區會堂前的籃球場,這晚(廿一日)或坐或站的迫滿逾五百人參加公民黨7號候選人楊岳橋的造勢晚會,在場外和附近天橋圍觀者眾。經過半晚泛民重量級人物、「佔中三子」、雨傘運動中堅份子、曾受楊幫助的小市民等,以及剛做完手術的D100創辦人鄭經翰也坐輪椅為他站台後,兩段喻意「拉布」迎難而上的長長紅絹,每段由三人高舉頭上,依次跟著鼓聲的節奏緩緩上台,而這晚的主角楊岳橋,就在最後的位置壓軸登場。



一開首,楊岳橋承認不少人擔心他的選情,尤其是在旺角騷亂後,他自願擔任被捕者的義務律師,更遭部份報章批評為「暴徒律師」,他直言對決定無悔,亦無愧修讀法律時的初衷,「我知道我是做得對的!」

「當天我們唸法律,是因為我們相信有公義,是因為我們相信這套制度,是因為我們相信法律不是有錢人的玩意,法律是當有需要時、用我們的知識去幫人。沒錯,初一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我不認同,但是經歷了這麼多年,大家都看到,警方在處理被捕者的手法,是我並不認同的,警方在處理被捕者時的過程是令我們心傷的,因為那些是香港人。話說回來,即使他們不是香港人,只要他們是人,他們都不應受到不公平的對待。」他說。「我,無論二月廿八日的結果如何,也不會後悔初一晚上我做的事情!我也可以很自豪的告訴你,我對得住當日讀法律的原意,而我對得住律師這兩個字!」在場支持者鼓掌良久。

廣告

「 選舉是一時的,做人是一世的。」他一字一句地說。當提起公民黨創黨主席關信基教授名字時,楊岳橋不禁語腔嗚咽起來,台下支持者向他大呼「加油」。自言甚少激動的「岳少」鎮定語調後說:「他說過,從政是要學做人。我們的社會已經太多的唳氣、我們的社會已經太多的光環,我們的社會是需要一份真誠去保護善良的人。」

攝:Una So

攝:Una So

廣告

兩段喻意「拉布」迎難而上的長長紅絹,每段由三人高舉頭上,依次跟著鼓聲的節奏緩緩上台,而這晚的主角楊岳橋,就在最後的位置壓軸登場。攝:Una So

兩段喻意「拉布」迎難而上的長長紅絹,每段由三人高舉頭上,依次跟著鼓聲的節奏緩緩上台,而這晚的主角楊岳橋,就在最後的位置壓軸登場。攝:Una So

與梁天琦隔空對話

其主要對手、6號候選人本土民主前線的梁天琦,日前在造勢大會上引用卡夫卡的名言「邪惡太了解善良,善良卻不了解邪惡」,故認為抗爭必須放下光環作無底線的反抗。這晚,楊岳橋隔空回應這名路線不同但惺惺相惜的港大學弟:

「有人說,邪惡太了解善良,但善良不了解邪惡。我不同意!」他說。「我想跟他說:善良永遠都認識邪惡,只不過善良不願意以暴易暴!善良是正向的,善良是要用正方向、正能量,因為這樣才會真正為我們的社會、為人民帶來福祉,這才是善良的真正意義!」聽到這裡,台下與其他支持者一起席地而坐的公民黨主席余若薇垂著眼微笑,緩緩點頭。梁經常身穿的本民前標誌天藍色;平日西裝骨骨的楊岳橋,這晚穿上了軍綠外套,更少見地穿上了牛仔褲。

「要革新,不是要用暴力,因為暴力只會有來一時的、如烟花般的衝突,到最後傷的,有可能是我們的自己人、是我們香港人。而這個就是為何我們不願意行這條路的原因。對吧?」

他說,時代已經改變,政黨亦需要革新,但不能抹殺的是過去三十年民主派先行者的努力。「沒錯有時我們是做得不夠好,但我希望大家不要抹殺過去三十年每一位民主派前輩的努力。今日的香港,如果不是他們有份守住的話,香港可能已經更加差了。當然,有錯要認,時代變了,而我們亦願意革新,我們是願意擁抱新的時代,我們是要用新的方法去迎接新的時候。」

楊岳橋續指,先行者不能太「離地」、以致群眾不能跟上所走的抗爭路線。此言遙遙呼應著現代社區運動之父Saul Alinsky在《Rules for Radicals》一書的話,走得太遠而超越一般人生活經驗時,只會帶來混亂、恐懼和退縮,因而導致溝通失去效用。「如果我們走得太前的話,大家就跟不上,便往往會變成一個人獨角的表演。你試想:獨角的表演,能否真正對抗強權?不能夠。」

「沒錯,初一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我不認同,但是經歷了這麼多年,大家都看到,警方在處理被捕者的手法,是我並不認同的,警方在處理被捕者時的過程是令我們心傷的,因為那些是香港人。話說回來,即使他們不是香港人,只要他們是人,他們都不應受到不公平的對待。」楊岳橋說。

「我,無論二月廿八日的結果如何,也不會後悔初一晚上我做的事情!我也可以很自豪的告訴你,我對得住當日讀法律的原意,而我對得住律師這兩個字!」

攝:Una So

「沒錯,初一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我不認同,但是經歷了這麼多年,大家都看到,警方在處理被捕者的手法,是我並不認同的,警方在處理被捕者時的過程是令我們心傷的,因為那些是香港人。話說回來,即使他們不是香港人,只要他們是人,他們都不應受到不公平的對待。」楊岳橋說。

「我,無論二月廿八日的結果如何,也不會後悔初一晚上我做的事情!我也可以很自豪的告訴你,我對得住當日讀法律的原意,而我對得住律師這兩個字!」

攝:Una So

攝:Una So

攝:Una So

有險可守就不可跟暴政玉石俱焚

楊岳橋重申,二月廿八日投票日並非路線之爭的對決,而是香港人要藉投票的機會,告訴梁振英「我們真的受夠了」,要他停止再以香港人鬥香港人。即使他在對梁天琦言論的回應中,重申了雙方迴異的抗爭方式,他坦言,目前泛民政黨的現況必須改變,在未來在爭取民主上,民主光譜上的各方勢力都不得不溝通以團結力量,因為這路上已再沒有分裂的本錢,而和平非暴力仍是他們擁抱的抗爭方法。

「無論是現在議會的前輩,還是會於今年九月或以後將進入議會的朋友,我們是願意團結起來,因為香港爭取民主真是沒有分裂的本錢了。」他說。

「面對未來,我們並沒有絕望,面對未來,我們是繼續充滿希望,因為香港還有得救!香港還有最後的防線,我們還有一個獨立的司法系統,你與我也會相信的。」他續說。「而呢個獨立的司法系統,如果有人想搞佢嘅話,over my dead body! 」

梁天琦日前指本土派是「時代的呼喊」,但又曾稱抗爭「沒有底線」;楊岳橋在最後的話語中,再次隔空與梁天琦對話。「我們願意回應時代的呼喚,但必然以一棵善良的心去繼續進行要做的事情。」他說。「我們有原則、我們有底線,我們不會傷害與我們同路的人,我們不會放棄跟著在後面走的人,因為這才是從政者最基本的道德責任!」

「既然我們還有險可守的話,我們就不可以跟暴政玉石俱焚; 既然我們還有險可守的話,我們就要守住每一吋土地,不可以讓,我們更加不可讓香港人接受無辜的犧牲,這是我們今天必須記住的一點,我希望大家跟我一樣。」

立法會新界東補選於二月廿八日(周日)舉行,其他候選人包括劉志成、新思維黃成智、民建聯周浩鼎、梁思豪、方國珊、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

當楊岳橋說完「關信基教授」後,有這麼的一刻,平日能言善道的大狀語調嗚咽起來,深呼吸鎮定過後說,教授曾告訴他:從政是要學做人。攝:Una So

當楊岳橋說完「關信基教授」後,有這麼的一刻,平日能言善道的大狀語調嗚咽起來,深呼吸鎮定過後說,教授曾告訴他:從政是要學做人。攝:Una So

攝:Una So

攝:Una So

有支持者到台前,為楊岳橋貼上寫著「Sure Win」的貼紙,還連拍多下以防掉下。
「Sure Win冇得輸喎!多謝!」他說。攝:Una So

有支持者到台前,為楊岳橋貼上寫著「Sure Win」的貼紙,還連拍多下以防掉下。
「Sure Win冇得輸喎!多謝!」他說。攝:Una So

攝:Una So

攝:Una So

攝:Una So

攝:Una So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