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楊森:那些年在港大

2015/8/29 — 12:42

照片:楊森提供

照片:楊森提供

【 文:楊森,港大社工系1974年畢業生 】

一九七一年我有幸入港大就謮,笫二年主修社會學和社會工作。七四年畢業。在港大三年期間,亦有幸居住在聖約翰宿舍,渡過了三年快樂和有意義的宿舍生話。原來宿舍生活並非只是住宿服務,更是大學教育重要的部份。港大進修期間,可説是我個人思想和性格成形的時候。及後做人做事也與這段時期的經歷很有關。

七十年代可謂火紅年代。入學不久就遇到保衞鈎魚台事件。當時美國支持日本擁有釣魚台的主權,引起學界嘩然。不同院校學生群集大會堂側的皇后廣場,遊行到山頂纜車站附近的美國領事館抗議。有同學手持國父孫中山的大相片,另有人則手持毛澤東大相片。各有所述,各自表達,但中國擁有鈎魚台主權的立場是一致的。

廣告

其後又參與了反貪污捉葛柏事件、盲人事件和爭取中文成為法定語文的中文運動。當時學生運動亦出現國粹派和社會派。前者擁護中共一黨専政,高舉毛澤東思想,生話樸素,後者是著重改革殖民地政策,祟向自由主義。在聖約翰同學之間也如是。在信仰方面,也分福音派,和普世派。這是衝出象牙培,認中關社的一面。

當時除了參與學運,因在大學二年級,我出任了聖約翰宿舍的學生會主席,投入宿舍運動比賽和文化話動,功課自然受影響!最大件事是在三年級時,在一場宿舍足球賽中於下半場受傷,以至左腳徑骨折斷。睡臥宿舍牀上,不能上課。有一日,星期六下午,已故社工系何志教授(P.Hodge),手攜幾本書,到宿舍探我。原來從同學處,他得悉我踢波受傷情況。他著我好好休息和看完他帶來的書,有疑問找他討論。回校上課,於一次導修堂,他鼓勵同學,在大學期間要提問題,重思想上的推敲,切勿死讀課書本,要對權威起疑問,和擇善固執。問他原因?原來他恐日後畢業同學爲生計和事業晉升,對事物唯唯諾諾,隨波遂流,迷失自我。想起他,真是心情起伏,因很感激他。在港大這所傳統英式的大學,回憶記印實在太多了。

廣告

現時有人大呼要政治遠離港大。唉!港大的建立和多年代的學運就是政治之所在。港大的始創人就指出港大為中國而立。國父孫中山奔走革命,期後回到陸佑堂向學生演講就説港大是他思想的發源地。他亦曾説政治是眾人之事,又如何避免政治,又為何要避開政冶呢!培養學生明德格物的素養,有能力和好奇心去求真,獨立思考和擇善固執,不正是港大百多年耒的傳統嗎?而這個傳統的建立和發揚,就因為有保衛學術自由和院校自由的基石。此基石又豈能被毀於一旦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