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楊潤雄到底是中共中央宣傳部部長還是香港教育局局長?!

2018/9/6 — 12:28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在全港開學日(9 月 3 日)出席一間小學的開學禮。(政府新聞處圖片)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在全港開學日(9 月 3 日)出席一間小學的開學禮。(政府新聞處圖片)

筆者撰寫此文前有過一陣子猶豫,因為不希望被人扭曲,誤以為談「港獨」是炒作抽水,墮入背後推手的「狼」穴「鷹」巢,惹得別有用心的人暗喜竊笑。可是回心一想,這是涉及教育理念和學術言論自由的原則問題,實不容長官意志混沌視聽,必須一講再講,務必針對性的講清講楚,尤其涉及的發言人是掌管香港教育事務的高官!

事緣這幾天在新學年開學禮上,多間大學學生會代表提及「港獨」,特首林鄭月娥和政務司司長分別回應,內容只是不斷重覆「政治正確」的官腔,筆者特別關注教育局局長楊潤雄的談話,參閱了教育局網頁上的報道:〈教育局局長談開學日、「港獨」、防蚊措施及《中學教育課程指引》〉,其中列出楊潤雄回答記者提出有關「港獨」的問題。筆者必須引述原話,分析其內容的矛盾和強詞奪理,更必須問:楊潤雄局長的措詞口吻,儼如趾高氣揚的中共中央宣傳部部長,那麼,他到底是一位稱職盡責的香港教育局局長嗎?

楊潤雄的原話是:「……『港獨』無論在法理上、實際情況和歷史上,都是不可行的……因此,在學校環境內,其實沒有必要和不應該宣傳或討論……在教育基礎上,如果學生面對社會上的問題,包括對『港獨』有些疑惑及不清晰的地方,可能需要老師作出教導。在『港獨』這種十分清楚的話題上,其實討論結果只有一個,就是『港獨』在香港是不可行的。」

廣告

首先,楊潤雄以「法理上、實際情況和歷史上」這三點表示「港獨」不可行,雖然沒有詳細解釋,但是按過去內地和特區官員的多次說法,不外乎是「違反『一國兩制』和『基本法』,以及強調國家領土、國家安全」等等,因此從理論和現實看來,「法理上、實際情況…『港獨』不可行」完全合乎當前內地一黨威權的施政國策,以及香港被牽制的政治處境,的確不無道理。可是「歷史上『港獨』不可行」這樣的觀點準確嗎?「歷史」指從前發生的事,從這個角度看,無論在中國內地或者香港本土,當然從來沒有發生過「港獨」這回事。可是,「歷史」是一脈相承的不斷演變和發展,將來發生的事會成為日後回顧的「歷史」,那麼,過去沒有發生過的事難道將來不會發生嗎?從教育立場而言,我們重視過去已成為事實的「歷史」,更必須關注未來演變和發展的「歷史」。從這個論證層面看,誰可說「港獨」將來並不會發生,以至不可行?!

楊潤雄這一番話的最大矛盾在於違反教育理念和學術言論自由的基本原則。他一方面說「……在學校環境內,其實沒有必要和不應該宣傳或討論(『港獨』)……」,可是,又不得不承認「……在教育基礎上,如果學生面對社會上的問題,包括對『港獨』有些疑惑及不清晰的地方,可能需要老師作出教導……」,那麼,在「教導」過程中,只是老師作「宣傳式的灌輸」或「洗腦式的講述」,而不容許師生「交流式的討論」或「探究式的研習」嗎?這豈是一位領導教育的官員所應有的專業識見呢?!再者,更荒謬的是楊潤雄所說「……其實討論結果只有一個,就是『港獨』在香港是不可行的」。這到底是甚麼鬼話謊言?按常理邏輯的理性討論原則,任何經過討論而歸納得出的「結果」未必只有一個!說穿了,這只是楊潤雄以長官意志緊貼內地「政治正確」意識所「預設框定的結果」而已。

廣告

在當前政治環境中,以「法理和實際情況」來判斷「港獨」不可行,當然有一定的道理,因此,筆者並不贊同「港獨」!可是,在中學高年級的研習,以至在大學學術研究中,自由討論「港獨」的空間絕對不能任由官方箝制和封殺!如果楊潤雄不能站穩教育專業立場,設法維護學生在學術研究方面的自由空間,還是引咎辭職,以免遺臭貽害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