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楊潤雄局長,您膽敢在校園製造白色恐怖嗎?

2019/9/10 — 15:34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新學年開課以來的一個星期內,個別中學自行發起「罷課」,曾經以不同形式的活動進行,直至昨日 (9/9/2019) 發動的大型跨區聯校學生「人鏈行動」,可說是席捲港九新界各地校區,盛況令人感動。 但見穿著整齊校服的學生、黑衣和甚或配上裝備的校友,以及支持抗爭的一般坊眾,各自展示標語牌,攜手站立在一起,連綿跨越校區內的街道、斜坡和樓梯,轉彎抹角,在明媚晨光中形成一道燦爛而美麗的城市風景線。 人們串連起來的不僅是手指感覺的接觸,卻是彼此相同的渴求和心意交流,以及對抗爭運動的信念堅持,尤其對於正在求學的新一代中學生來說,極具深遠意義!

日前筆者曾先後撰寫兩文(文章一)(文章二),表示支持高中學生的自發罷課行動,指出年輕人完全有權就本土政治議題表達意見,並且藉此提升其醒覺意識,身體力行的展現出果敢的承擔精神,面對未來世代的嚴峻挑戰。  早前有何君堯和梁美芬兩位議員以所謂「民間監察罷課關注組」名義演出一台荒誕式鬧劇,竟然大放厥詞,粗暴干擾學校以專業態度自行處理校內罷課活動的應對安排。 日前更有民建聯議員李慧琼和葛珮帆聯同一群警隊家屬代表面晤三位問責局長,包括教育局楊潤雄,借題發揮的對學校運作和課程等提出多項要求:(一) 要求教育局成立「監師會」,監督教師並向教育局提交報告,再按報告懲處 ; (二) 在課室設置錄影及錄音設備等 ; (三) 禁止仇視言論,教師要保持中立態度 ; (四) 將中國歷史科目列入必修科,重新檢視通識科課程及課本內容。 

究其實,所有教育工作者都是教育專業人士,其服務表現和工作態度受到辦學團體以及教育當局的規管、督導和監察,而相關的專業操守問題則由「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按既定程序,參照《香港教育專業守則》內容處理有關專業失德的投訴。 因此,學校當局和前線教師一直以來都是在這樣的法理基礎上運作經年,提供教育服務,教育局既擔當一定的督責角色,業界內也有適當的制衡機制。 那麼,成立所謂「監師會」,針對性的監察教師言語和行為,到底是甚麼勞什子的意圖? 這當然不是架床疊屋的「強化行政架構」問題而已,卻是明顯聚焦在教師身上和相關言行的惡劣性質「政治審查和整治」!

廣告

「在課室裝設錄影及錄音設備以監控教師課堂教學活動」的要求簡直「匪而所思」,難道就是要在校舍內營造出「老大哥正在看著你 (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的威嚇和懾撼效應嗎?  須知「錄影教師課室教學過程」屬於「課堂教學研習」和「教師專業增長」的專業行為範疇,絕對與監察和懲處教師無關,如有實際需要也必須只是在教育專業原則下進行,旁人說三道四到底有何居心?  所謂「禁止仇視言論,教師要保持中立態度」一節有如「阿媽係女人」的多餘廢話,本來不值一哂,但是筆者必須指出這幫政棍骨子裡正是要質疑以至污衊教師的專業行為,反映出他們極度不信任和敵視教師的心態! 再者,有關提及中國歷史科和通識科的意見,其實已有機制和原則由課程發展議會、課程發展處和考評局等相關組織跟進處理,事實上一直在進行當中,絕對不能容讓這些「別有用心」的政客插科打諢式的借機「抽水」!

總的來說,建制派人士百計千方插手干擾校園的專業教學生活,企圖向教育界人士亂扣政治帽子,甚至盲目指控教師煽惑和荼毒學生,如今更這樣那般的向教育局提出具體要求,旨在醞釀恫嚇式的氛圍,向學校當局和廣大教師施壓。 那麼,筆者所擔心的是教育局如何處理「政治團體黑手」直接干預學校正常運作的陰謀勾當,更必須嚴正的詢問:楊潤雄局長,您是否膽敢勾結建制派人士,合謀在校園製造白色恐怖嗎?!

廣告

 

*       *      *

 

(文章原題為「楊潤雄局長,您膽敢勾結建制派在校園製造白色恐怖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