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極權求生錄(二)波蘭人的二百年教育抗爭

2019/10/30 — 18:26

1939年波蘭在但澤波蘭郵局保衛戰頑強抵抗,但最終不敵佔盡優勢的德軍,投降的波蘭人大部分遭德軍處決。(圖片屬公有領域)

1939年波蘭在但澤波蘭郵局保衛戰頑強抵抗,但最終不敵佔盡優勢的德軍,投降的波蘭人大部分遭德軍處決。(圖片屬公有領域)

【文:傅行者】

今次我想跟大家分享波蘭有二百年歷史的「飛行學校」。

1795年波蘭被奧地利、普魯士和沙俄瓜分(沙俄佔地最廣,其中包括主要城市),三國均欲消滅波蘭身分,以佔領國本身的身分取而代之,以極權手法迫害波蘭語言及文化,希望能將波蘭人向佔領國同化,由此永久據有波蘭。面對軟性滅族危機,波蘭人發展出飛行學校這種教育模式,對抗佔領者的迫害和同化政策。波蘭於1918年復國,但短短二十年後的1939年再淪陷於納粹手中,接著自1947年起被蘇共控制,飛行學校重出江湖,延綿五十載,直至1989年波蘭再復國為止,才真正功成身退。

廣告

飛行學校的老師和學生是甚麼人?教甚麼?如何運作?

這首先要看各佔領國在教育層面的迫害和同化政策,我不打算分別描述,反正他們都差不多。主要有三個不同但相連的方向:一、停辦所有波蘭本身的高等院校,令波蘭人沒法獲得高等教育,或被迫前往佔領國進修;二、佔領國其後在波蘭重新建立高等院校,並改組各中小學校,以佔領國語言為主要教學及行政語言,同化波蘭人的日常身分;三、高等院校及中小學校的學科和教程均被佔領國掌控,不少知識及思想範圍被劃為禁區,以此限制波蘭人的知識和思想範圍。

廣告

儘管高等院校及中小學校均為佔領國控制,裡面的老師多數還是波蘭人,因為佔領國總沒有如此多人可供作全波蘭所有學校的所有老師。如此,波蘭各學校的老師跟全波蘭各行各業的知識分子和專業人士本著保存波蘭民族身分、語言、文化、歷史與未來的信念,在跟佔領國對抗周旋和暗渡陳倉之間累積經驗,整合建立一波蘭飛行學校之系統,重點如下:

一、波蘭高等院校學生白天在官方院校讀書,晚上在飛行學校修學;老師在白天教官方學科和教程,晚上教官方禁止涉獵的學科和教程;畢業時,學生從官方院校獲頒官方證書,從飛行學校獲頒飛行學校的高等教育證書,前者為佔領國所承認,後者為波蘭社會人民所承認。

二、中小學方面,提供非正式課後語言班和各種增進知識和思想的興趣班,確保波蘭的下一代成長時不被佔領國同化和規限。

三、除照顧高等院校及中小學校的學生需要,亦定期舉辦各種不同學科由淺入深的課程給所有波蘭人持續進修和拓闊知識和思想的機會與階梯,由通識課、專業課到研究課均應齊全。

四、飛行學校的老師既有本身在各學校任教的老師,也有各行各業的知識分子和專業人士,採取義工制,純為自願性質,學術資格則由社會公認各學科和行業眾多有成通達之人把關。雖然不算完美(總難避免門戶之見,裙帶之嫌),但足夠在二百年來一直保持極高的學術和教育水準。

五、為免遭佔領國搜捕,飛行學校沒有固定選址,舉凡能容人之地可作選址,上課時間亦靈活,每課的選址和時間靠口耳相傳,飛行學校因以為名。

如此教育宏願,在重重壓迫之下,一代一代切實行了二百年,豈不悲乎?豈不大哉?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題為極權求生錄(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