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極權求生錄(五)波蘭人武力抗爭失敗後的長期對抗模式

2019/11/7 — 19:44

photo credit: George Hodan, https://bit.ly/2CpECxC, public domain photo

photo credit: George Hodan, https://bit.ly/2CpECxC, public domain photo

文:傅行者

波蘭在 1795 年被奧地利、普魯士和沙俄瓜分,之後半個世紀經歷三個抗爭階段,先是民眾自發起義,然後承拿破崙崛起尋求法國援助,及最後自己武裝起來與佔領國軍事對抗,均告失敗。

半世紀過去了,波蘭損失大量人力物力,無法撼動佔領國半分,人民仍活在佔領國極權壓迫之下。

廣告

痛定思痛後,波蘭人改變自身的抗爭模式,是為實證主義思潮運動。

不談哲學,我們實際看看波蘭版實證主義做些甚麼。

廣告

一、發展能自給自足的本土經濟。一民族之經濟依賴外方必然弱勢,在佔領國面前更無議價能力。而且,鼓勵消費本土產物和服務帶動本土生產的模式,不同階層各有得著,可調和社會上必然產生的各種階層矛盾,在本土經濟振興民族的目標下凝聚所有階層,減少內耗。

二、盡力在政商各行各業爭取領導和上層位置,盡力治學,盡力創作,讓波蘭人有改變社會所處的機會和能力,並以波蘭人的身分以科學和藝術貢獻世界,讓世界知道波蘭確切的存在。

三、將民族認同定義於文化和思維層面,脫離傳統的種族、地域模式。之前以種族定義民族,佔人口不少且認自己為波蘭人的波蘭猶太人被排除在外,並受到不同程度的歧視和迫害,如此傷害了波蘭民族的元氣。以地域定義民族,地域是各方必爭之擁有實體,對於保衛實體的抗爭,容易局限和執著於武力方面,以致損兵折將。反之,建基於文化和思維的認同感較能包容不同種族、宗教、思想的人,較温和以包括社會中的不同光譜,也較能隨著社會進步而靈活變化和發展。

這不只是求存的法門,更是提高全民質素的長遠工程。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