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概觀民主黨.世代交替 2】接棒 — 他們終於 Evolve 了,然後呢?

2016/8/9 — 19:19

民主黨 2016 會員大會

民主黨 2016 會員大會

終於,新的擔起大旗了。然後呢?

如果民主黨的世代交替早在 2010 年已經展開,那一個不幸的事實似乎就是,交棒並未能解決民主黨的種種問題。2010 年後,港人特別是年輕世代對民主黨的批評,並未有減少跡象,如果不是反而增加的話。

在【概觀民主黨】最後一集,我們終於要展望將來,問一個重要問題:交棒了,what' s next?

廣告

"Evolve",其實 Evolve 了甚麼?

青年新政梁頌恆以下這番話,在輿論間並不罕見。

廣告

「我會勸他們(民主黨新一代)趁還有時間,退黨自創新組織啦。他們很多前輩不是都也出走自立門戶了嗎?比如說陳偉業、范國威、鄭家富......」

確實,「退黨保平安」這句話,相信每隻乳鴿都曾聽過。有些果然離去,有些依然留下,即便他們不少與民主黨在諸多議題上政見不一。

為甚麼要留下?

有人出於理念,比如許智峯就有這樣的答案:「好多人問我,你咁鍾意硬淨(衝突)又唔鍾意溝通,不如退黨啦!但其實我又唔會喎。我都會覺得可以同北京、同中央溝通。如果有中間人搵我食飯,我都會去。我只是覺得,時機要拿捏得準確而已。」

許智峯

許智峯

一個不願透露姓名的民主黨員,則另有更實際的說法。

「因為民主黨個餅真係夠養好多人囉!」

確實,截至目前為止,民主黨無論在區議會還是立法會,都仍然是非建制派最大政黨。尤其是在區議會,民主黨穩佔 43 個議席,遠遠拋離排第二的泛民政黨民協(25 個)。

「你想一下,哪個泛民黨派,仍可以有 40 幾個位畀後生仔上?」那位民主黨人說。「其實好吸引架喎。即係你只要做到基本成績,就唔會太難當選。」

出於理念而留黨者,固然與民主黨核心價值相去不遠;即便從實際角度出發,其實亦不能偏離太多,因為接棒一代若希望「繼承」上代衣缽,就不能背棄他們的選民。他們的選民是誰?正如何俊仁和羅健熙所言,不是年輕人,而主要是中年或以上人士。他們大多陪伴民主黨一路走來,始終都是「溫和理性」路線的忠實信徒。

「所以,我們還是應該紮實做好我們該做的事。」何俊仁說。「需要調整的就調整,但說到價值觀的改變,就真係要沉澱、諗清楚。這是十分重要的。」

這個道理,新一代是清楚不過的。八十後的羅健熙,作為「最溫和的乳鴿」,就很大程度上繼承了民主黨的跨階層溝通路線。論政治,他支持民主黨見馮巍(事實上他和胡志偉當時都是與會者之一);對商界,他也主張應多加照顧,「雖然你唔鍾意他們的營商手法,但他們也是香港一分子,你都要跟他們合作的。」

今年爭取在立法會連任的胡志偉,直言他的目標就是將民主黨的舊路,行落去。他認為,本土派的理念大多是「空中樓閣」。

「我認知的共產黨,最想就係你們全部搞空中樓閣,但這樣是行不通的。」他說。「所以民主黨的路線一定要有人做。」

從這個角度講,民主黨的 Evolve,只是新人舊路。

胡志偉

胡志偉

新.大佬文化?

因此你不難預料,舊路曾經有過的問題,不會因為換了新人而消失。

黎志強在黨內面對過的,我完全清楚。」說話的是趙家賢,1985 年生的乳鴿,現任東區區議員。他也是香港開埠以來最年輕區議員 — 2007 年初次當選時,他只有 22 歲。

「其實後生那一輩,除了柴文瀚外最資深就係我,我連續兩屆都是港島區議會票王,但在港島民主黨卻當我無到,到底係咪想逼我退黨呢?」

他認為民主黨的大佬文化沒有因為交棒而消失,只是「大佬」從「張李楊集團」換成了「區羅柴集團」— 區諾軒、羅健熙、柴文瀚。他數出集團排擠他的諸多辦法,如 2014 年抹黑他令他選不上中委。「2010 年我有一百二十多票,2012 年我有一百四十多,2014 年因為他們想做低我,令我得八十三票。」又如在民主黨區議員的 whatsapp 群組中,「一見我說話,區羅柴就想要洗走我段訊息。」又說「區羅柴集團」掌控的創媒部,故意漠視他關注的議題,「他們做的 facebook 宣傳,永世都唔會理我。」

趙家賢說,他之所以會被排斥,原因可追溯至港島南楊森陣營與港島東李柱銘陣營之爭:「我係親馬丁(李柱銘洋名 Martin)嘅,唔係屬於楊森『馬房』。2008 年的時候,楊森想甘威(甘乃威)出(選立法會),我就支持單仲偕,所以楊森『馬房』一直同我唔啱。」而區諾軒、羅健熙、柴文瀚,正是他口中「楊森馬房」[1]欽點出來的「皇儲」。

他自言其不滿不是因為爭出選,因為他今年根本就沒想過選 — 他是泛民協調組織民主動力召集人,身份與利益衝突使他不便加入選戰。

「我係希望(區羅柴)不要淨係抽水,要坦誠些。如果那班『皇儲』仍然繼續用咁嘅態度做嘢。民主黨,算把啦!」

羅健熙則說,他在港島十年,從來不覺得有分楊森陣營和李柱銘陣營之分。作為黨副主席,他願意聆聽意見,至於趙家賢的說法,他則不願多作回應。「選舉將近,我認為現在應該是以黨的團結為重。」

羅健熙

羅健熙

新.少壯派?

除了「大佬文化」外還有「少壯派」。而回顧民主黨 22 年黨史,每個年代都有希望將民主黨帶往新方向的黨員,比如「第一代少壯派」的陶君行、「第二代少壯派」的范國威,來到這一代,當然也不例外。

區諾軒自稱為民主黨「第三代少壯派」。

生於 1987 年的他,大學時代任中大學生會幹事,曾參與反高鐵保菜園等社會運動,早已養成相對左翼、基進的政治理念。

「這些參與其實令我同民主黨之間形成好大的張力。」他說。

2009 年,22 歲的他加入民主黨;2011 年,24 歲他當選南區區議員。

「歷史使然,我加入了民主黨,當上了區議員。我懷著這種信念來:只希望把民主黨稍微拉向進步一方。」

區諾軒一直站在民主黨光譜上進步的一端。因此可以想像,「退黨保平安」五個字,他不會聽得少。然而他到今日仍未曾想要離開,因為區諾軒想要證明,民主黨是可以接納進步聲音的。

「當你不認同黃毓民不斷挑起矛盾然後走人,你就要更加做到,有矛盾但你唔走,選擇把它改好,這才是對黃毓民這種從政倫理的最大否定。」

區諾軒

區諾軒

他很清楚,自己所站的位置意味著多大的痛苦。比如公開批評民主黨見馮巍一事,他就形容為自己與其他黨友之間「一個難解的心結」。

「所以我常說,如果我是在工黨或者社民連,我就不用為這問題煩惱。」

然而他希望改變的不是工黨和社民連,而是民主黨。

「如果你覺得民主黨好保守、好唔掂,但它又可惡地保有民主派某個百份比的選票,我作為黨員要諗的就是點可以做得更加好,不要令民主黨再犯以往的錯誤。」

「這就是我的最終理念。我相信這是只有我做到,其他人做不到的事。」

2012 年,25 歲的區諾軒在黨內參選民主黨主席,與劉慧卿和單仲偕競爭,結果劉慧卿 130 票當選。那一年,單仲偕得 120 票。區諾軒,14 票。

「我覺得,是歷史推到我去一個這樣的境地。」

2014 年再選。對手是爭取連任的劉慧卿,與及新挑戰者胡志偉、吳永輝。劉慧卿最終以 171 票再次勝出。27 歲的區諾軒得 33 票。

圖片來源:民主黨

圖片來源:民主黨

「其實我好清楚自己的政治道路,行到呢個位就係呢個位,這是我的政治困境。」他說。「當然我也不會為了坐個位(黨主席)去調整自己立場。我唔係劉江華呀嘛。」

2016 年,29 歲的他結婚了,在民主黨黨慶上還收了利是。這一年他將會循立法會批發及零售界功能組別參選。但我問他還會不會選黨主席,他說不選了,中委都唔選。

「基本上我個底都花晒啦,黨員已經定型了我,覺得我總是跟民主黨唱反調。民主黨已沒有人真覺得我可以做到主席。」他說。「我已經過時,現在進步民主派很有可能被本土派取代,而我又不認同港獨,或許我在民主黨,已經完成使命。」

他說,現在覺得要改變民主黨,也許最重要的不是做中委,而是在一些政治決定上,保有自己的進步取向,即使這個取向與其他黨員相左。2014 年,當民主黨選擇與預演佔中保持距離,他與許智峯聯手召開記招,表明參與,最終成為 7 月 2 日被捕的 511 人之二。雨傘運動中,他與劉肇恆是僅有衝入公民廣場的民主黨成員,而劉肇恆已改投青政。

區諾軒則將繼續以他一貫的角色,繼續在民主黨活下去。

至於黨團、黨中央呢?

「我會把希望放在接棒的人身上。」他緩緩道。「我相信許智峯、鄺俊宇等,若他們入得到立法會,有權,有些東西是可以改變的。」

「期望交棒後,過去的問題不要再發生吧。」

 

--

[1]:楊森拒絕接受《立場新聞》訪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