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概觀民主黨.後記】政黨起伏 時代不滅

2016/8/9 — 19:21

2007 年民主黨區選誓師大會。

2007 年民主黨區選誓師大會。

香港小說家董啟章說過一句話:「有咁真時寫咁真,有咁深時寫咁深。」這其實也是我們用近15 萬字去寫這個【概觀民主黨】系列的理念。

專題全部26篇文章,請看:http://bit.ly/25u9sQo

話說回來,其實董啟章也說過另一句話:「寫長篇是一個自殺式的狀態。」誰不知道長篇報道沒市場?然而我們還是要寫,不僅是因為民主黨歷史悠久,影響深遠,更是因為她走過的路,其實幾近等於香港爭取民主的路。凡路總有曲折,如今香港已抵岔口。前望,無論你選擇往前走也好,轉軚也罷;背看,無論你覺得民主黨的奮鬥是個知其不可而為之的故事也好,又或是警訊式的寶藥黨騙案也罷,我們都必須承認:這二十二年來民主黨及其核心成員,一直在與中共交鋒、爭取香港民主的路上,肩負過重要角色。

廣告

對此本專題希望在完結前抬頭望天,向白鴿敬禮;同時冀望借助民主黨的故事,將其一路走來的經驗、示範,以至如今碰到的問題呈現人前,從而為所有追求香港政治革新的人,帶來教訓和啟示。

這就是本專題的唯一立場。除此以外我們自問未曾對民主黨有過惡意中傷,又或曲意逢迎的意圖。不過,一如去年我們所寫的專題【匯點:原罪背後】,【概觀民主黨】也被無數人批評,這邊廂有人指摘我們寫小說、旨在抹黑民主黨,另一邊廂則狠批我們幫民主黨塗脂、賣廣告。或者世事大多如那條不知是藍色還是金色的連身裙,我們的局限是只可以用自己的眼睛理解世界。既然如此,就讓讀者用自己的眼睛去看好了。

廣告

不過,讓我們欣慰的是,也有讀者回應說,他們看到的是時代的局限,感到憤慨的是中共咄咄逼人的政治手段。我們認為這是比單純捍衛民主黨或叫民主黨落地獄更有價值的視角。畢竟民主黨生於時代,也概觀於時代。正如人有生老病死,唯人處身的環境,時代 — 不滅。

如此想來,這專題雖稱作【概觀民主黨】,其實卻是【借民主黨概觀時代】。於是我們必須向民主黨致謝:我們之所以能借民主黨概觀時代,無疑是因為她的黨員,大多都是坦白、誠懇、開放的。事實上,古今中外無論甚麼政黨,都必然會有黨爭與內訌。我們記錄了民主黨的諸多問題,不等於其他政黨就沒有問題。甚至乎,民主黨很可能不是最有問題的那一個。問題只是其他政黨未必願意把它們公諸於世。難得的正是民主黨心甘情願,掏心挖肺,讓我們的讀者以至後世可引以為鑒。一個人為理想奮鬥半生後,願意坦誠回望、檢討得失,其實需要相當高尚的情操。

最後,也讓我們作自我檢討:儘管我們已敲破鍵盤去寫這專題,但裡頭無疑仍闕漏處處。有些題目我們曾想探討,終因力有未逮或資料有限而沒能做成,比如民主黨的資金來源問題。另一些題目我們雖是做了,唯頗簡陋,不能全面。其實也無法真正全面 — 世事就如羅生門,同一件事你問千百個人可以有千百個版本,而它們都可能是正確的。

若你閱畢我們的專題,不同意裡面對民主黨某個片段的描述,或有另一版本的理解,懇請來郵賜教。今後若有機會,我們還想把這個專題延續下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