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樹仁學生報總編 轟支聯會是鴇母 誘港人讓中共污辱 今增寫斥「龜公」

2016/5/28 — 16:48

香港樹仁大學學生會編輯委員會FB專頁截圖

香港樹仁大學學生會編輯委員會FB專頁截圖

香港多家大專的學生會,都不滿支聯會的六四悼念晚會,連日內各自表達想法和批評,香港樹仁大學學生會編輯委員會的FB專頁,昨日刊出一篇由樹仁學生會編委會總編輯吳桂龍選寫的評論文章,批評支聯會是「被施暴後成為妓院的鴇母,職志就是要誘拐少女受污,上貢暴徒土匪,期望他滿足獸欲後,浪子回頭,寵幸一番」。文章今天下午作出少許修訂,變成「妓院的鴇母龜公」。

該文章題為<寫在六四前夕 — 五雷碎邪壇,中大、尖東斬情花>,全文如下:

【評論文章】寫在六四前夕——五雷碎邪壇,中大、尖東斬情花 文/總編輯 吳桂龍

八九年六四,那一輩人情陷當晚的錯愕多少年?

就算當晚不在,聽到當年的經過,我仍是錯愕:一眾學生和平集會,絕食抗議,全國響應,乃至香港英屬之下,亦大力支持。民心所向,以為開放改革下,中共會順應民意,換來的是武力清場,坦克車輾過、機槍掃射。

就像兩年前的九二八施放催淚彈、今年大年初一的魚蛋革命開槍。

當絕食換來血腥鎮壓,衝出馬路、扔磚回應開槍,也是激進、暴力,何等荒唐!那一代人,在痴心錯付中共後,就如遭施暴的閨女,對暴徒又愛又恨,不敢觸怒對方,身中情花毒,喪失理智,對其他女子反抗暴行,怒斥其非,反抗不了就去享受,但我們根本就能夠反抗!那暴行根本是錯!

支聯會,就是被施暴遭厄後,成為妓院的鴇母龜公,職志就是要誘拐少女受污,上貢暴徒土匪,期望他滿足獸欲後,浪子回頭,施恩賞賜、寵幸一番。從此,少女被加上愛國枷鎖,迫着承認中共屠夫政權,支聯會的維園六四晚會,就是乞求平反的無力心態。上貢少女受虐的邪壇。六四晚會如是、與中聯辦密室談判如是,張德江來亦如是,他們就是獻媚,搖尾乞憐。

中大、尖東,是近年針對支聯會之弊,而另起爐灶的六四晚會場地,但去無妨;自組集會,如港大等等,亦無不可,遍地開花,百家爭鳴,才有活力。總之,覺今是而昨非,亡羊補牢,未為晚也,我們不是土匪暴徒,我們是擁有理性的人,共匪一錯再錯,我們正當放下中共、共產中國改邪歸正的幻想,打理好自家宅第,鄰近地區是否平反之事,日後再議。但今年,六四當晚斬情花,五雷轟頂碎邪壇。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