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橋唔怕舊,你仲受唔受?

2015/9/30 — 12:35

古語有云,橋唔怕舊,最緊要受。

看慣近年大台膠劇的觀眾也見識過,劇集收視高收後,同一編導總愛食過返尋味,以同一班底﹑同一橋段翻炒。明明是兩個故事,背後卻是倒模式的起承轉合。電視版有溏心VS家好,巾幗VS豪情,現實版有香港電視發牌事件VS香港大學任命副校風波。兩者的倒模劇情如下:

1。 龍門任搬:

廣告

2009年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主動邀請王維基申請免費電視牌照。2013年10月,政府宣佈香港電視不獲發牌,原因是三家申請者過多,只能揀兩個。當然,如此條件,事前從.來.沒.人.提.及.過。

2013年香港大學有見人事資源副校一職懸空多時,便計劃招募,並於2014年由遴選委員會在全球招聘後,決定推薦陳文敏教授為唯一人選。昨天,港大校委會宣佈拒絕任命陳教授,理由是他沒有博士學歷。同樣,這樣的條件,事前從.來.沒.人.提.及.過。

廣告

2。 拖得就拖:

2009年,市民要求增加免費電視頻道的聲音此起彼落。翌年初,港視正式入紙申請牌照。廣管局於2011年年中完成審批,並交予行會審議有關建議。演藝界﹑立法會議員等多次催逼,政府終於2013年10月公佈激發民憤的結果。

港大遴選委員會在2014年推薦陳文敏教授後,校委會一直沒有定案,更於2015年6月狡辯「等埋未請首副」以押後決定。在近萬位校友的強烈反對拖延下,校委會終於昨天宣佈天怒人怨的結果。

3。 騎呢啡表演:

有感零收視再受威脅,亞視於2012年初曾向廣管局投訴發牌。同時,又在其零收視節目內多翻論述發牌的壞處,和探究王維基「成魔之謎」,更直播王征在政總大跳潮爆Gangnam Style反發牌集會。另一既得利益者無線電視,在其台慶節目中宣傳反發牌,又入稟高院申請對廣管局建議的司法覆核。其後被高院駁回,又再上訴。

《文匯報》﹑《大公報》﹑甚至《環球時報》過去大半年,無間斷地文革式批鬥陳文敏教授,指他「違規受賄」﹑「姑息養奸」﹑「不務正業」﹑「包庇港獨」﹑「濫玩政治」﹑「領導無方」。配合傅振中的「保衛香港運動」﹑高達斌的「愛港之聲」﹑李偲嫣的「正義聯盟」﹑李國章﹑盧寵茂﹑紀文鳳、廖長江﹑洪丕正﹑黃景強、麥嘉軒、王䓪鳴﹑梁高美懿、文灼非、黃啟文、陳坤耀之流的內外夾擊,令這套大龍鳳更加多姿多采。

4。 逆民意而行:

民調結果顯示越85%香港市民支持政府向港視發牌,12萬香港人包圍政總要求發牌。結果,政府要求多數服從小數。

港大校友投票中,關注組提出的五項議案,包括取消由特首兼任校監﹑反對校委會「等埋首副」等,均獲得超過80%投票支持。 結果,特首以及特首委任的校委會成員要求多數校友服從小數非校友的委員決定。

5。 一男子因素: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解釋港視不獲發牌是基於一籃子因素。其一籃子被傳媒抽絲剝繭後發現,其實只是梁振英的一男子個人決定。

有報道指一男子梁振英曾致電校委會成員,游說他們不要委任陳文敏為副校長。對此,梁振英沒否認曾經致電,只表示沒有向校委會成員施壓。

6。 抹殺功勞:

王維基在港視啟播前,投資近十億元,又完成超過十套自家製劇集。亦承諾若獲發牌,將於首三年再注資十億元製作節目,及建造比無線電視大越倍的電視大樓。民建聯立法會議員鍾樹根卻在議會上指,王維基身家只得幾十億,應該「收皮」。

作為全港唯一的名譽資深大律師﹑又是港大法律學院前院長﹑曾任職於歐洲人權委員會達九年﹑專長於研究人權法﹑憲法和行政法的資深法律學者的陳文敏教授,其貢獻與成就卻被左派群起批鬥得一文不值。

7。 搶鏡橋段:

每套劇集總需要一些出人意表的驚人劇情。

2013年蘇錦樑回應港視員工連夜抗爭時表示被深受感動,在發言期間數度哽咽。今年,港大校委會的黑箱作業被學生們攻破。在席的盧寵茂醫生為了逃脫,被多角度鏡頭拍攝到突然自行倒地。自此,在搜尋引擎器裡輸入: 「盧寵茂」,便出現了多個盧寵茂插水改圖。

8。 無辜炮灰:

港視不獲發牌,一男子回應是根據顧問意見決定。但負責撰寫報告的威普諮詢顧問亞洲區總監伍珮瑩卻指政府斷章取義,扭曲事實,甚至明言應該發牌予港視,以解決風波。其後,伍珮瑩遭蘇錦樑公開指責,梁振英更表明會對她的講話「認真處理和跟進」。伍珮瑩在2014年初「被辭職」。

港大校委會堅持「等埋首副」的不公義,亦令兩位校委會委員辭職。包括研究生代表Aloysius Wilfred Raj Arokiaraj以及港大微生物學系教授袁國勇。

9。 高度機密:

政府公佈港視不獲發牌時,一直以行會機密為由,拒絕透露箇中原因。一眾前政府高官相繼表示,行會保密制不足以成為梁振英拒絕向公眾交代的理由。

港大校委會宣佈拒絕任命陳文敏教授後,表示箇中原因屬於會議機密。其後得到與會學生代表馮敬恩披露,才讓公眾得知當中荒謬至極的原因。其中包括:「跌倒後,陳文敏沒慰問我」﹑「Google Scholar中,陳文敏被搜尋次數過低」。

10。 被政治化:

港視發牌本屬演藝界事件,港大遴選副校亦屬學術界事件,但兩者被強權打壓前後,相繼受到政府和左派傳媒不斷評擊,卻同時被要求不要將事件政治化。情況就如刀插心口,卻要求不要流血一樣荒謬。

當權者以逆我者亡的心態管治,受影響的,除了是強權刀下的犧牲者,其實還有每一位小市民。當港視的認真製作無法入屋,大台劇集質素每況愈下,甚至把播放大陸劇變成常態,受罪的是仍要被膠劇折磨的家庭觀眾。當港大的學術自主變成港共政權話晒事,受罪的,又豈只於陳文敏教授?

政治當真與你無關? 還是你對強權的刀,已視之為習慣?

橋唔怕舊,最緊要受。只是,如斯橋段,叫人如何忍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