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機場成權貴以權謀私的場所:韓國的經驗

2016/4/8 — 21:04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從昨日開始,香港各大報章頭條新聞,無一不是指向特首與其夫人,涉嫌以權謀私,借用個人權位之便,要求機場職員代為女兒,把一件在禁區外漏帶上飛機的手提行李,代為安檢並親至送至登機閘口。

事件引起社會極大爭議與質疑,尤其在一般平民不能享用的「特別服務」,為何擁有政治權力之人,可以以個人身份地位之名,要求機場職員代為方便,當中更也可能涉及違反一些航空條例。

從今天特首女兒於機場發生的涉嫌「濫權」事件,回看過去一段日子,曾經發生在韓國國內或境外,牽涉到一些在政治或經濟上在擁無上權力的「財閥」或其富二代,他們在機場或飛機上,曾經幹下一些令人嗤之以鼻與厭惡的無理行為,當中不少更也抵觸了航空條例。我們便能想像到,當擁有權力的一群,在沒有權限的位置,因為欠缺了將心比己的同理心,他們卻反過來更變本加厲地借權來以權謀私,縱然可能不是每一件事也必然與法律扣上問題,但在公眾層面上的理解,卻只會對他們的印象越來越差,最後把社會變成一個「禮崩樂壞」的境地。

廣告

就如 2014 年發生在韓國的「大韓韓空事件」,事源韓國大韓航空副社長趙顯娥早前以乘客身份,從紐約坐自己公司的飛機回國,當飛機駛向跑道準備起飛之際,一名空中服務員懷疑向她送上她沒要求的夏威夷果,且也沒有按在頭等機艙的「慣例」,把果放在碗里,而是送上了原包裝。結果感到服務不爽的趙顯娥忽然發難,即時要求機長掉頭,將飛機駛回登機口,並趕該名空中服務員落機,就是因為這個「撒賴」行為,導致該班機延後 11 分鐘才抵達目的地。

事後,趙顯娥的「奇異」做法引起媒體大肆報導,公眾也抨擊她以極其無禮與傲慢的方式對待自己公司的員工。就在政黨與社會各界窮追猛打,韓國國土交通部也宣佈針對趙顯娥不恰當行為進行調查有否違反航空安全規定不到 24 小時後,面對著來自千方的壓力後,她終於先行公開宣布辭職,並向國民道歉。可是,一來一聲道歉也不能阻止政府有關部門的繼續調查,而且她的行為已嚴重地破壞了大韓航空的聲譽,更為韓國國民近年興起的辱罵財閥高層在飛機上的種種「惡行」建立新的例子。

廣告

醜聞對象一:泰光產業

近年來被踢爆在飛機上表現「惡行」的一位韓國財閥高層,是與已故前韓國總統盧武鉉曾經被控告貪污的韓國制鞋企業泰光產業的總裁朴淵次。早於 2007 年 12 月時,朴淵次乘坐大韓航空的內陸機,從釜山飛至首爾。就在飛機準備降落之前,一名空中服務員曾5次向朴淵次提出把座椅推回前的要求,但他都一一不理會,更大喊「你知道我是誰嗎?」。結果,航空公司職員對他作出控告,他因而被判罰 1000 萬韓圜 (即約港幣 $7萬)。

醜聞對象二:浦項能源

另一位墜入韓國財閥「飛機惡行」第二位的大公司高層,是韓國最大的鋼鐵企業浦項(POSCO)旗下的浦項能源公司的一位高層要員。他於 2013 年 4 月乘搭一班從仁川飛往美國洛杉磯的大韓航空的航機。坐在商務客位的他,由於不滿膳食所提供的「韓式拌飯」的飯質過硬,要求服務員為他送上一碗即食麵。然而,在送上後他又投訴即食麵的湯太咸且麵質未有煮軟,後來他忽然忿怒起來手拿著雜誌向服務員的臉打上去。結果就在飛機抵埗後,美國的聯邦調查局人員奉命到機上,迫使該名高層選擇,一是接受調查,抑或是原機遣返,結果他選擇息事寧人地原機回國。

醜聞對象三:Black Yak

不到半年後的 2013 年 9 月,這一次被辱罵對象的是韓國一大戶外服裝用品品牌 Black Yak 的行政總裁姜太善。因工事出外公幹,姜太善前往金浦國際機場登機,可是,由於他遲到,錯過了航空公司原定正式關閉登機閘的時間而未能上機,他因而大發雷霆,不但向航空公司職員破口大罵,更拿起手上的報紙向職員大力拋去,擊中一名工作人員。結果,他被要求向航空公司公開道歉,才可以挽回些微面子。

從韓國「富二代」在機場或飛機上種種惡行觀察,可見雖然並不是所有事件都與法律抵觸,但就是在公眾眼中,看到一眾擁有權力的社會高層,不但不懂得律己以嚴、待人以寬對權貴的重要,更卻只懂在法律空間中鑽空子,讓特權更加無孔不入至表面化。最後,到社會制度都蕩然無存之時,再強如「韓流」的美言包裝也都只是自欺欺人的假象。想到這裡,連文化優越也欠奉的香港,還可留下什麼?

---
* 圖片背景來源:Wikipedia (http://bit.ly/1RUGo93)
* 文章部份內容節錄自舊文《韓國版「瘋」上雲霄》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