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橫洲大件事 而家先知?

2016/9/20 — 19:00

橫洲發展引發的風波,發展超乎想像,恐怕連朱凱廸自己也沒料到,他和部份左翼團體關注的「其中」一個土地發展問題,會演變成政府高層內鬥浮面、特首選戰「跑馬仔」開打的號角,連日搶佔傳媒頭條頭版。

2013年,政府研究在橫洲興建公屋,不過遭鄉事反對拉倒,到2014年修訂為現在的「縮水方案」。值得留意在2014年6月,「獨立媒體」已長篇報導橫洲發展計劃的「縮水」修訂,當中幾個關鍵詞「棕土」、「鄉事」、「曾樹和」已經出現,反映的問題亦和現在公眾的質疑所差無幾。但過去整整兩年來,主流媒體對橫洲發展的報導近乎零,每年,是以年作單位,有關橫洲發展的報導(指文字媒體)不足10篇,大多以3、400字配稿出現在報章內頁「死角位」,而對於「橫洲」報導最多的,是余文樂和周柏豪的球隊「橫洲工業」。

廣告

問題:

既然橫洲發展舉足輕重,何以大眾今天才如夢初醒,傳媒現在才恍然大悟?

廣告

頭盔先戴好,無意苛責媒體同僚對事件後知後覺(我也是後知後覺的一份子),但橫洲從棄兒到焦點的戲劇性轉變,某程度上反映了媒體工作者的一些慣性,或者說一些盲點。

一、 對「新」聞的執著

從高層到前綫,香港的傳媒對於「新」的東西都極度執著,這不可以算是錯,做「舊」聞也確實沒意思,值得思考是何謂「新」的判斷過程。

並非說橫洲發展是老議題,而是項目觸及到香港社會幾個根深柢固而無法解決的老問題,原居民土地權益、新界鄉郊發展、保育和發展的衝突、居民對不遷不拆的訴求,這幾項「講咗等於無講」、「永遠解決唔到」的議題,在傳媒判斷上絕對是「趕客」、「零收視」,也不難理解過去的冷處理。

二、 側重政府政策、輕忽民間團體

另一個關鍵,是傳媒報導往往以政府政策為主軸,以政府政策為重,而對民間團體倡議,例如發展棕地等偏向視為「口水嘢」、「吹水」,就算報也只是小小一角。

香港的民間壓力團體一直處於弱勢,媒體對他們的倡議較輕視,形成了一個持續的惡性循環。

三、 太複雜

土地議題本身就複雜難解,何謂「棕地」、「綠化地帶」,要發展這些用地有甚麼程序步驟,政府的諮詢程序有何問題,現在的城規程序如何不透明,都是要從頭由最基本ABC講起。

但一般的NORM往往是,太難解釋的就不解釋,特別是當議題「不算重要」,就更不會用太多篇幅去說明,這現象在TLDR、HIT RATE為重的時代就更明顯。

要指出的是,自梁振英上台提出土地供應為政府施政重中之中,類似橫洲這類土地發展問題比比皆是,但經歷的往往是民間大聲疾呼,媒體偶爾短暫關注,然後草草通過水過無痕的循環,特別是在發展思維主導的香港社會。

若非周永勤率先發難,朱凱廸成功將議題簡化出「官商鄉黑」這個簡潔易明的「牌頭」,再因其自身安危引發公眾思考討論,橫洲這議題相信亦難以「炒得起」。

大環境愈見艱困,傳統媒體公信力江河日下,在「橫洲」炒得風風火火的當下,或許我們都可以反思,在這個紛擾的時代中還有多少未獲關注的「橫洲」?是否還有不少所謂「複雜的老問題」,值得更多篇幅令公眾留意?在日常新聞已經令人筋疲力竭之外,是否還有空間發掘議題(聯想起某倡議型媒體)避免被他人的AGENDA牽著鼻子走?

這些都很困難,但想來還是值得和需要一試。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