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橫洲投票 揭露非建制派議政與合作問題

2016/11/16 — 17:57

作者認為,朱凱迪冒著生命危險揭露橫洲發展裡的官商鄉黑勾結,鄺俊宇跟進和呼籲更多市民關注康橋之家性侵案,值得稱賞,但是有非建制派議員發生甩轆事件,也要注意。

作者認為,朱凱迪冒著生命危險揭露橫洲發展裡的官商鄉黑勾結,鄺俊宇跟進和呼籲更多市民關注康橋之家性侵案,值得稱賞,但是有非建制派議員發生甩轆事件,也要注意。

【文:劉貳龍(前學民思潮發言人、大專新聞系學生)】

專業議政議員姚松炎,於立法會發展事務委員會,動議成立「跟進橫洲發展項目事宜小組委員會」,有十名非建制派議員缺席該議案投票,事件反映出非建制派在議會裡缺乏溝通,合作不足。

該十名非建制派議員,事後解釋指因陪同參選特首選委、出席法院聆訊、執行社會服務等原因令未能出席會議。若因各個合理原因,缺席「橫洲投票」還情有可原。但無論如何他們浪費了此議政機會,沒嘗試令立法會調查橫洲事件,盡議會監察政府的責任,難免令非建制選民失望。

廣告

有民主黨議員將缺席投票,歸究於「沒人吹雞」的問題,但議員作為一個得票數以萬計的選民代表和成年人,理應有其獨立行事和判斷能力,不應只期望事事有同路人的指示或提醒。此外,雖然議員參與會議是應有責任,但「橫洲投票」沒人「吹雞」的說法,顯示了非建制派議員,似乎沒有使用「G27」民主派會議,或其他方法先作內部協調。

那麼,整個非建制陣營應考慮完善恆常的溝通機制,更多就著議會抗爭策略、政策議題立場、社會形勢判斷等問題作討論,為議會抗爭的合作做好協調,避免再次痛失反抗良機,辜負其選民對新一屆議會的期望。否則在分組點票、議員提案權受限,如此不公的畸型議會制度,以及建制派把持大會和多數事務委員會主席職位等情況。非建制陣營在惡劣的議會環境裡,各自為政,缺乏溝通和合作,只會令抗爭力量更勢孤力弱,撼動政權暴政難上加難,相信並不是所有非建制派議員樂見之事。

廣告

此外,新一屆立法會非建制派議員表現至今好壞參半。朱凱迪冒著生命危險揭露橫洲發展裡的官商鄉黑勾結,鄺俊宇跟進和呼籲更多市民關注康橋之家性侵案,兩人和其他幫忙的議員固然有功和值得稱贊。但是今屆非建制派議員亦有很多甩轆事件。

從梁耀忠主持會議時棄甲而逃、劉小麗於運用特權法調查UGL事件的投票「撳錯掣」,以及誤讀文件指港府研究設禁閉營、議員集體缺席「橫洲事件」投票等事上。各自暴露了議員的溝通不足、判斷失誤、欠謹慎和警覺性所造成的議政問題。新一屆議會剛開鑼,在選民和議員的政治蜜月期裡,偶然的失誤還能勉強包容,但若犯錯持續,恐怕難以接受。況且今屆立法會選舉,非建制選民盡了力投票,守住重大議案和分組點票的關鍵少數否決權,昐望非建制議員亦能盡責交出一張亮麗的議政成績表,回饋其選民當初的支持。

還有是宣誓風法裡的釋法屠刀,早已架在非建制派議員的頸項。梁振英與律政司,先以司法覆核為手段,剝奪了青政梁游的議員資格。後又再有建制派人士入稟高院,覆核其他泛民或本土自決派議員的宣誓問題。可見政權對異見者的政治封殺必定陸續有來。因此,在這個風雨飄搖的時代,非建制議員的謹慎議政和抗爭警覺性,還有建立恆常的緊密溝通和合作,對於共抗暴政變得更重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