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橫洲風暴與狼英困獸鬥

2016/9/26 — 11:44

行政長官梁振英(左三)、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右三)等高官,2016年9月21日下午在政府總部出席橫洲發展記者會。

行政長官梁振英(左三)、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右三)等高官,2016年9月21日下午在政府總部出席橫洲發展記者會。

如果沒有人在選舉前後持續恐嚇高票當選的候任立法會議員朱凱廸,就沒有鎂光燈射向橫洲棕地不開發問題與滅三村(永寧村、鳳池村、楊屋新村)風暴,那麼屏山鄉事委員會主席曾樹和(高佬和)、地產商新世界鄭家純、鄉議局主席劉業強、民建聯議員梁志祥、2012年梁振英小桃園飯局、2013年天水圍黑幫保護梁振英、歷年來官商鄉黑勾結、摸底、溝通等欺善怕惡細節、沒有書面記錄的摸底會議、以先易後難掩飾欺善怕惡、以摧毀綠地代替開發棕土等事實,就沒有可能即時引發社會廣泛關注。

與此同時,如果沒有中共高層授意策動《成報》在選舉前後自8月31日起接連多天口誅筆伐梁振英、張曉明、姜在忠、董建華「亂港四人幫」及「西環模式」,就沒有鎂光燈射向目前已成眾矢之的、孤立無援、依然對連任特首躍躍欲試的梁振英,以及他如何卸責給千呼萬喚可能「參選」下屆特首的財政司司長曾俊華等人,卸責對象至今還涉及鄺俊宇、黃偉賢,令人嘆為觀止。梁振英不斷卸責,總有被揭穿之時。理屈詞窮,他唯有裝哭,謊稱已竭盡全力,「粒粒皆辛苦」。一哭二鬧三卸責,狼英總覺有辦法。

廣告

然而,一方面有橫洲土地醜聞,另一方面又有《成報》嚴厲批判,兩股風潮湊合在一起,構成一場「完美風暴」,釀成「蝴蝶效應」,直撲梁振英,令他裝哭也無用,欲哭也無淚。他現在的處境,猶如困獸鬥。

綜觀橫洲風暴,社會主流輿論大多分散討論以下多個議題或訴求:公開舊報告、特權法調查、檔案法立法、優先開發棕地原則、村民長住不遷不拆訴求、官商鄉黑摸底揭秘、針對特首及高官隻言片語的幽默嘲諷等。綜合來說,香港人現在正是需要有細節的「真相」,以及要求有效力的「制裁」。「真相」靠記者、公民、知識人、立法會議員,「制裁」靠司法。時至今日,在朱凱廸及其他土地問題研究者的長期努力,以及媒體記者的揳而不捨之下,「真相」已經被理出一個大致的頭緒。

廣告

我當然完全支持這些做法,而且這些做法也相當重要。然而,很多人往往忽略了以下兩個重點:一是揭示和斬斷租金暴利鏈條,二是揪出始作俑者及實施制裁。如果不去關心這兩點,不對準關鍵位置開展猛烈反擊,那麼上述眾多建議最後很多都會變成曲高和寡,難以奏效,不了了之。

首要關鍵在於1比4至13的龐大租金暴利。換言之,有人充當「包租公」,從眾多官地及私地的土地使用權人(業主)手上低價承租土地,然後以4至13倍高價轉租出去給第三方在棕地上經營露天貨櫃場或停車場。為何可以這樣獨佔棕地而持續收租?既有義,又能安,你懂的!面對鄉黑勢力,業主和場主當然不敢置喙,生怕得罪屏山土霸曾樹和。

需知道曾樹和曾經針對丁屋僭建問題,說過「文有文鬥,武有武鬥,革命成功,就一定要流血」的一番豪言,實在一鳴驚人,而且他的公司在橫洲那幅棕地上經營約17公頃大的停車場,佔了整個橫洲34公頃土地的一半面積,因此租金收入相當可觀,而所謂「革命」和「流血」都是連他自己也不相信的廢話。最奇怪的是,當中有8.5公頃屬於政府土地,疑涉霸佔官地,然後出租收租,但是梁振英政府竟然坐視和縱容曾樹和繼續侵佔而謀取暴利,顯有極大問題。

需知道「棕地包租」往往比「套丁賣樓」更好賺。後者可能違法,程序繁複,而且回收成本與賺取利潤的時間週期頗長,只是「小貪」的玩意。然而,前者除了黑幫和侵佔,只要租入後租出,完全合法,即租即收,回報豐厚,持續獲利,簡單快捷,正是「大貪」的寶貝。只要找到一些江湖人士裝腔作勢,只要串通政府官員對侵佔官地隻眼開隻眼閉,一切就可以如入無人之境,財源立即滾滾來。這正是「官商鄉黑」的真諦,也是為甚麼揭發真相的朱凱廸會遭受恐嚇的真正主因。

斬斷官商鄉黑的資金鏈,義不容辭,但是必須對準兩個重點:黑幫、侵佔。其實,整個「棕地包租」謀取暴利的核心在於「涉黑」。試想:如果沒有黑幫介入,難道那些小業主不會希望賺足曾樹和現在賺的大錢嗎?全面剿擊黑幫組織及其頭目,全面在財務、民事、刑事等多方面調查及審核曾樹和及其包租公司的一切交易細節,媒體曝光,司法制裁,政府不為也,非不能也。全面清點橫洲全境被侵佔的官地,如有發現被侵佔,立即起訴違法包租公和實際佔用人,媒體曝光,司法制裁,政府不為也,非不能也。

至於那些鄉黑勢力所講的三大藉口(交通配套、貨櫃安置、風水寶山)完全不能成立(可建道路、可另覓地興建多層貨櫃車場、棕地非青山),全無必要深入討論。剿黑、捕匪,才是當務之急、燃眉之急。

探討為何最初計劃在橫洲34公頃棕地上興建17000萬個公營房屋單位,然後在「摸底」後突然變成在南面拆村及在綠化地帶上「先建」(只建)4000個單位,固然重要。批判梁振英「分階段論、不放棄論」的謊言本質,固然重要。不過,「剿匪」更加重要。與其橫議,不如行動!如今官匪一家親,既然政府不行動,公民社會及政治團體就必須把經縝密調查後確定的真相說出來,然後開展一波接一波激烈的包圍與抗爭,把鄉黑匪幫的醜態越鬧越大。這樣才是救朱凱廸和救香港人的最佳選擇,千萬不要讓橫洲問題不了了之。

另一關鍵是揪出始作俑者:梁振英。他的罪狀可以歸結為八個大字:乞援黑幫、無能制黑。2012年,梁振英在中聯辦幕後支持下,有意參選特首,但當時的勁敵唐英年卻獲得商界及鄉事派的公開支特。梁振英有意力挽狂瀾,於是糾集黑幫頭目及鄉事人士,開設流浮山小桃園飯局,希望鄉事派全體選委能夠至少過一半票數給自己,不投唐英年。中間涉及甚麼利益勾當,至今諱莫如深。席上正好有屏山土霸曾樹和。後來在習近平及中聯辦幕後運作下,最後鄉事派全投梁振英,讓他當選特首至今。鄉霸自詡造王有功,於是攤大手板和要求投桃報李的時代正式開始。

其實,以前香港政治領袖從來不會為了取得政治權力而求助於黑道。我未聞麥理浩、尤德、衛奕信、彭定康、董建華、曾蔭權,需要勾結黑幫支持來取得政治權力。黑道有求白道,自然逢迎拍屁;白道有求黑道,不會跪地哀求,頂多視為馬桶。然而,梁振英在小桃園飯局中,卻一反過去常態,竟然「哀求」鄉黑賜票,猶如口渴時在馬桶裏拿水來喝。鄉黑眼前一亮,回眸一笑,從此心裏根本看不起梁振英,開始把他視為提款機。

你去天水圍,我來派人「保護」你,令你以後知恩圖報。你要「摸底」拿地建屋,我用拍一拍來「警告」你,令你知道你有小桃園把柄在我手中,頂多以後一拍兩散。我更加配合中聯辦指令,今年選舉時糾集一大群無知村民票投民建聯梁志祥,恐嚇朱凱廸,外加「掌心雷」和老人車來「伺候」你,令你感受到周融式「驕傲」。反正,你這頭餓狼以後就活在我的五指山之下。如果你是孫悟空,我就是如來佛祖,你頭上已經「以自己的方式」戴上了由我指揮的金剛箍。你這個傻仔!哈哈哈!

乞援黑幫,猶如吸毒。一名共產黨幹部乞援黑幫,不論當時是否配合領導指令或有任何苦衷,都是賣黨和叛黨的行徑,導致香港黑幫足以反過來擺佈共產黨,完全反客為主,攻守易勢,實在難辭其咎。除非中共撤換梁振英和中聯辦幹部,否則香港鄉黑勢力就可以一直對著共產黨奸笑下去。畢竟,梁振英已經早在2012年掘好了這個屬於自己的墳墓,現在被恐嚇朱凱迪的鄉黑勢力突然把他一掌推了下去,然後一剷接一剷棕色的泥土就從上面倒下來,真是粒粒皆辛苦。他還有逃生的機會嗎?下文續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