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檢討刑事通報機制 加強支援在內地被拘留港人

2019/8/21 — 15:46

被行政拘留的鄭先生(Simon Cheng FB)

被行政拘留的鄭先生(Simon Cheng FB)

【文:香港社區組織協會 民權教育中心】

一名香港市民本月從香港前往深圳公幹,晚上從深圳搭乘高鐵回港,期間曾透過網上社交軟件聯繫親屬,其後失去聯絡。家屬翌日曾向香港警方及入境處求助,惟當局只告知家屬回內地報案,其後入境處亦僅口頭通知事主被「行政拘留」,其他個案資料一律欠奉,至今人間蒸發逾十天,人身安危未卜。或許有人猜測當事人身犯刑法,因此被內地執法機關拘留,然而,究竟當事人為何被拘留?被拘留在那裡?何時才能獲釋?涉及那個執政法部門?觸犯了內地什麼法例?這些在當事人或家屬都是一連串問號,不明所以。以上情況絕非個別事例,是次香港居民被行政拘留後失聯的情況,恰好反映現行中港兩地通報機制的殘缺,未能真正保障港人人身安全及合法權益。

刑事通報機制實施廿年 未包括行政拘留

廣告

中港兩地自 2001 年起實施刑事通報機制,目的是訂明兩地政府相互通報有關向對方居民採取刑事強制措施或提出刑事檢控,以及對方居民在本方區域內非正常死亡的情況。通報機制實行至今近廿年,因著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被拘留後延遲通報,引起社會對通報機制的關注。並於 2018 年 2 月 1 日開始訂立新措施,包括:訂明通報時限、通報內容、通報機制適用部門及通報渠道等,然而,機制並不適用於通報「行政拘留」案件,導致被行政拘留的港人孤立無助。

行政拘留屬常見處罰  限制自由權力缺制約

廣告

「行政拘留」屬中國內地法律制度中的一種常見的行政處罰方式,主要以《治安管理處罰法》為法律依據。然而,有別於刑事拘留和司法拘留,行政拘留的法定行政機關,即公安機關可對違反治安但又不構成犯罪的人,施以短期限制人身自由的處罰;期限一般為 10 日以內,較重的不超過 15 日。公安機關決定向當事人作出行政拘留後,當事人有權申請行政覆議或行政訴訟,期間被處罰的人或其親屬,在找到保證人或繳納保證金後,可申請暫緩執行行政拘留。

雖然法例明文規定,但具體執行卻存有極大差距。行政拘留最大的問題是對人身自由有極大限制,惟處罰權力缺乏司法制度中的法院或其他機關的制約。公安機關有極大的裁量權,在強調打擊、輕視保護下,當事人難以就決定提出行政覆議或行政訴訟,所謂人權保障亦幾為空談。現時被行政拘留的港人對案件詳情及自身權利亳不知情,家屬同樣亦被蒙在鼓裡,特區政府又不積極跟進,難以想像依法保障人權。此外,內地亦有不用經過法庭審訊,至可施以限制人身自由的處罰,例如: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戒毒條例》,公安機關可要求吸毒人士在強制隔離戒毒場所,進行為期最長達兩年的強制戒毒;此類被限制人身自由的情況,是否同樣應納入通報機制的範圍呢?

以私隱為由拒絕協助 說法實屬歪理

以往政府曾以保障個人私隱為由而拒絕訂立機制向家屬透露資訊,說法無據且屬歪理,原因是由自當事人被拘留起,其家屬便有需要知悉其情況並提出協助;除非當事人明確表示拒絕透露被行政拘留,否則在一般情況下,當局仍應訂立機制作出通報。香港特區政府並未履行職責,積極協助被拘留的香港居民,態度敷衍塞責,令人憤慨。相反,特區政府有責任與內地執法部門,了解被拘留的香港居民的詳情;包括: 被拘留的原因、拘留地點、拘留時限、施行拘留的部門單位等基本資料。特區政府應積極維護被拘留人士的合法權益,包括法律諮詢及法律代表服務、官員探訪、當事人若不服決定而提出異議的渠道(例如行政覆議或行政訴訟)、家屬或律師探訪的安排等方面的協助。

改革中港兩地通報機制 涵蓋行政拘留及其他處罰形式的個案

中港兩地應進一步改革通報機制,除了通報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或不正常死亡的個案外,更應將通報範圍擴大至帶有處罰性質的行政拘留個案,日後更應擴闊至在兩地被處罰而被安排服刑或限制人身自由的案件(例如其他行政處罰個案)。通報時限方面,當局由現時按不同情況訂定的七日以內至不多於三十天,縮短至改由犯罪嫌疑人被限制人身自由起不多於二十四小時內作出通報;若執法部門變更或延長任何強制措施亦然。除首次通報外,應定期(例如:每兩個月)向在港家屬匯報當事人的情況。一旦執法機關對當事人轉變強制措施或延長扣押,亦應通知在港家屬,同時亦應處理家屬及當事人提出的質疑及投訴。

另方面,兩地政府應立法規範通報機制,以監督兩地執法機關人員嚴格按照機制辦事。具體個案協助方面,當局應為當事人及其家人的法律支援,包括: 闡釋刑事案件處理程式、犯罪嫌疑人的法律權益,並研究為未有能力自行委聘法律代表的當事人提供法律援助服務此外,特區政府在內地各省市設立的辦事處(如駐京辦、駐粵辦),應專責處理被扣港人個案,定期派員探望被拘留港人,並提供一切可行協助。定期向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提交週年檢討報告,並定期檢視及詳細分析港人在內地遇事的情況,就完善有關機制提出改善建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