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檢討泛民的配票策略

2016/9/9 — 12:07

立法會選舉2016,超級區議會候選人民主黨的涂謹申(左)、街工梁耀忠、民主黨鄺俊宇,在聽到大會宣佈自己的票數後,相擁慶祝,泛民在超區中,共取三席。(TVB直播截圖)

立法會選舉2016,超級區議會候選人民主黨的涂謹申(左)、街工梁耀忠、民主黨鄺俊宇,在聽到大會宣佈自己的票數後,相擁慶祝,泛民在超區中,共取三席。(TVB直播截圖)

【文:財奴】

今屆立法會選舉塵埃落定,傳統泛民和本土自決的候選人於分區直選和超級區議會功能界別的選舉中,得到接近六成選票。和上屆比較,反建制勢力總算能收復部份失地,令六四黃金比例重現。可惜的是,各政黨並未能將所得選票物盡其用,令部分議席流失去建制陣營,亦令個別本來穩操勝券的候選人陷入險情。本文將檢討反建制陣營於今次選舉的配票策略,並就未來的操作提出建議。

本屆選舉其中一個最令人意外的結果,是於民調一直徘徊於落選邊緣的民主黨超區候選人鄺俊宇得到近50萬張選票成為票王。雖然這個結果差點令資深議員涂謹申下馬,但卻同時帶來一個重大的啟示,就是大部分泛民的支持者為了令所支持的政黨取得更多議席,是願意接受策略配票的,關鍵是政黨如何將配票的訊息有效地傳達到選民的心裡。以往我們認為泛民的支持者較有獨立思考,要他們接受政黨的指示投票較為困難,但鄺俊宇的高得票正好反映泛民支持者儘管有獨立思考,但面對共同敵人時,同樣展示出高度的團結和集體智慧,以後各反建制政黨除了要爭取更多的選民支持,也要花更多的心思於配票策略,務求善用手上的每一票。

廣告

在分析這次選舉結果和配票策略之前,筆者先作出兩個大膽假設。首先,較為激進的本土派大都對傳統泛民不滿,由於票源不同,兩者很難合作配票。但即使新舊的反建制勢力不能合作,也不會影響配票的效果,因為筆者相信每個成熟社會的大多數人都會偏向和理非非,認同激進思潮的人永遠只佔少數。假如本土派長期佔據社會上10%左右的投票人口,他們大槪在每個選區可以取得一席,他們亦不會吸走太多剩餘票造成浪費。因此,只要在傳統泛民的黨派之間實施配票策略,便可得到效果。

第二個假設,是傳統泛民各黨派(在這裡包括人民力量和社民連)之間有合作空間。這個假設很重要,如果各黨派各自為政堅決不和其他路線相近的政黨合作,以黨和個人的利益凌駕於全港市民的利益,在泛民碎片化下攤薄票源,注定「攬炒」。雖然今屆選舉多區都出現泛民候選名單數量多於實際可能贏得的議席,但到關鍵時刻出現多名機會不大的候選人棄選保大局,令筆者覺得傳統泛民仍然是有合作配票的空間的。

廣告

整體而言,反建制陣營於今屆選舉的部署和配票策略並不成功。在分區直選中,反建制陣營於五區的得票率介乎55%至65%之間,但只贏得35席當中的19席,佔總議席的54%。其中於港島區、九龍東及新界西所得議席的百份比都比得票率低。而在超區直選中,反建制陣營在得票58%的情況下,涂謹申只以不足一萬票險勝王國興,勉強保得住第三席。

造成得票率高但所得議席少,主因以下幾點。首先,泛民碎片化是最大原因。於大部份的選區,在計及建制派的鐵票所穩得的議席後,非建制派候選名單的數量遠超過實際可能贏得的議席。在這個情況下,必定會有非建制名單落選而浪費選票。

筆者拿新界西為例,以建制派的鐵票及背後操盤人的配票能力,民建聯的兩席和工聯會及新民黨各一席,基本上是沒有可能搶走的。非建制實際上最多可以贏到的議席只有五席,但卻有超過十張的候選名單上陣,結果單單是同樣以勞工權益為賣點的街工和工黨名單雙雙落選便浪費了超過五萬張選票,再加上民協和人社所得的票數,便有近10萬票付諸東流,讓僅得三萬五千多票的何君堯漁人得利。

其次,是投票當日反建制陣營的配票訊息混亂,令支持者無所適從。戴耀庭教授發起的雷動計劃,即使有良好的初衷,卻不能發揮應有的作用。筆者再以新界西為例,原本李卓仁並不在雷動計劃的推薦名單,可是到投票快要結束時又突然改為全力支持李卓仁,可惜為時已晚,無力回天。其實,以搖擺不定的民調為基礎,配合投票當日收集的數據向參與者發出投票建議,並不可行。雷動計劃的參與人數只有數萬,但它的推薦名單卻可能成為全港眾多願意策略投票的選民的參考對象,結果造成過多的人依據計劃投票,做成反效果。

除了以上兩點,筆者認為各政黨胡亂打告急牌,而沒有清晰地把配票策傳達給選民,也是反建制陣營這次選舉工程的一大敗筆。這次以超區的選舉為例,在陳琬琛、何啟明和關永業相繼棄選後,泛民剩下來的三位候選人理應輕鬆獲勝的。因為在六四黃金比率之下,泛民只要將選票平均分配給三張名單,建制在票數不足下無論如何也贏不了最後一席。如果泛民最後只能取得兩席,那絕對是自己的策略失敗,辜負選民的期望。那為何涂謹申最後只能以些微票數險勝王國興呢?其實,民主黨原本的策略是讓港島及新界東的支持者投票給涂謹申,其餘的投給鄺俊宇。在考慮到各區的選民數字和泛民支持者的比率後,這個建議是有效的。

可是由於民調顯示鄺俊宇位於當選邊緣,民主黨可能太害怕失去第五席,結果選舉當日只見民主黨為鄺俊宇拉票,令到鄺過份吸票,直到下午才發覺涂謹申勢危,幸好最後有驚無險。

針對以上情況,筆者作出以下建議。第一,各傳統泛民政黨必需加強協調。筆者明白這建議說易行難,各政黨均有自己的利益考慮。但如果像今次新界西那樣胡亂出牌,得益的只有建制派。筆者建議以民調為傳統泛民協調的基礎,決定出選名單的數目。

我舉例,假設某選區有六個席位,由於建制派有鐵票必定能取得兩席,而本土派亦可取得一席,那麼傳統泛民便應該只派三張名單出選,並以民調中排名最高的三位泛民議員為這三張名單的首位,其餘參選者只能加入這三張名單的第二、第三位置,看看有沒有機會偷襲得手。如果民調結果太接近或泛民未能協調出選名單,應該舉行初選以決定出選名單。傳統泛民必需面對現實,利用這四年時間建立大家也同意的協調機制,不要「攬炒」,也不要被人分化。

筆者的第二個建議是所有的配票策略必需要在選舉前向外公佈,不要「告急」,也不要以民調或票站調查為基礎,於選舉當日左搖右擺。我們在過去幾屆的選舉都看到,很多候選人得票率都比民調的結果低很多,例如今屆的陳淑莊、梁國雄和涂謹申都是「高開低收」,最後只能驚險保住議席。

這結果明顯是因為選民參考了民調數據,為了確保泛民可以多一點議席而自行配票,今屆得到雷動計劃的「指引」,情況更嚴重。既然從鄺俊宇的得票數字可看到絕大多數選民願意配票,泛民名單應該主動提出配票策略,引導選民投票。民意調查應該只用於協調出選名單,選舉時泛民可採取主動,教選民如何投票,增加勝出機會。筆者過去幾屆都很想利用手上一票去幫助於當選邊緣的泛民候選人入閘,可惜配票訊息太混亂,往往浪費了手上一票。

最後一個建議,也許是最重要的,是配票策略必需毫不含糊地告訴選民,並且越簡單越好,例如以地區為基礎,在計算過每地區的選民數字後,建議元朗天水圍的選民投給A,屯門的投給B,如此類推。我們已經知道選民是願意配票的,各參選政黨要做的就是把握每個機會(選舉廣告/選舉論壇等等),把已定好的策略傳達出去。

筆者希望各泛民政黨無論是否接納上述建議,都應該放棄惡性競爭,衷誠合作,不要讓黨爭窒礙香港的民主進程。

發表意見